(一) 联 句
  联句是旧时作诗方式之一﹐由两人或多人共作一首﹐相联成篇﹐多用于上层饮宴或朋友间的酬答。
  这种联句的茶诗在唐代之后开始出现﹐如茶圣陆羽和他的朋友耿湋欢聚时所作的《连日多暇赠陆三山人》诗﹕

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 (湋)
喜是樊阑者﹐惭非负鼎贤。 (羽)
禁门闻曙漏﹐顾渚入晨烟。 (湋)
拜井孤城里﹐携笼万壑前。 (羽)
闻喧悲异趣﹐语默取同年。 (湋)
历落惊相偶﹐衰赢猥见怜。 (羽)
诗书闻讲诵﹐文雅楼兰荃。 (湋)
未敢重芳席﹐焉能弄绿笺。 (羽)
黑池流研水﹐径石涩苔钱。 (湋)
何事重香案﹐无端狎钓船。 (羽)
野中求逸礼﹐江上访遗编。 (湋)
莫发搜歌意﹐予心或不然。 (羽)

  联句最少由两人共作﹐多则不限。据《吴门四才子佳话》载﹐明代四才子也曾留下了一首绝佳的茶诗联句。
  文中说﹕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周文宾四人一日结伴同游﹐至泰顺(今属浙江温州)境地﹐酒足饭饱之后﹐昏昏欲睡。唐伯虎说:“久闻泰顺茶叶乃茶中上品﹐何不沏上四碗﹐借以提神。”顷刻间﹐香茶端上。祝枝山说﹕“品茗岂可无诗﹖今以品茗为题﹐各吟一句﹐联成一绝。”联句如下﹕

午后昏然人欲眠﹐ (唐伯虎)
清茶一口正香甜。 (祝枝山)
茶余或可添诗兴﹐ (文征明)
好向君前唱一篇。 (周文宾)

  泰顺茶庄的老板对此联句赞不绝口﹐视技山建议将诗送与老板﹐以换四包好茶。茶庄老板令伙计取来四种茶叶﹐分送四人。自此﹐茶庄便将当地名茶四味﹐包装成盒﹐谓之“四贤茶”﹐并将四才子这首联诗刻印传布﹐于是﹐泰顺茶叶也随之名扬四方。
  茶诗联句更多的是在茶宴或茶会上的即兴之作。茶客往往围绕着一定的中心﹑规定一个韵字﹐每人一联或一句﹐组成一首诗。这种创作方式往往被友情诚挚的故旧知友们所选择﹐以增进沟通﹑理解﹑或表达离情别绪等等情怀。
  如唐代的政治家﹑书法家颜真卿在浙江湖州刺史任上时﹐曾邀请友人月夜啜茶﹐与陆士修等人即兴作《五言月夜啜茶联句》﹕

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清言。 (陆士修)
醒酒宜华席﹐留僧想独园。 (张 荐)
不须攀月桂﹐何假树庭萱。 (李 崿)
御史秋风劲﹐尚书北斗尊。 (崔 万)
流华净肌骨﹐疏沦涤心原。 (颜真卿)
不似春醪醉﹐何辞绿菽繁。 (叶 昼)
素瓷传静夜﹐芳气满闲轩。 (陆士修)

   诗的首联“泛花邀坐客﹐代饮引清言”已成为流传千古的名句﹐它道明了茶饮能助人清谈﹐使人畅所欲言﹐增加交流﹐促进了解﹐加深友谊。几个志趣相投的友人聚在一起品茗谈心﹐清新脱俗﹐淡雅逸趣﹐这是何等高雅的享受﹗
  联诗联句是文人雅士聚会时最常见的风雅之举。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多次描写了大观园中的贵族男女的吟诗联句﹐其中不乏咏茶的绝佳联句。
  如第七十六回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妙玉所续的联句为﹕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又如芦雪庵即景联句﹐为宝玉与众姐妹相聚于芦雪庵“割腥啖膻”饮酒赏雪时所共吟﹐以眼前的事物为题材写成。其中有﹕

烹茶冰渐沸﹐ (宝琴)
煮酒叶难烧。 (湘云)

  将茶事描写得自然生动而不落俗套。


(二) “一七体”
  茶诗之中有一种“一七体”﹐这种诗体是我国唐朝的一种古体诗种﹐类如古埃及的金字塔﹐是有趣的“宝塔诗”。
  排列为一﹐二二﹐三三﹐四四﹐五五﹐六六﹐七七﹐首句一字﹐末句七字﹐韵依题目﹐全诗一韵到底。平仄也有讲究﹐中间字数依次递增﹐各自成对。
  由于这种诗体格律规范较严﹐过份讲究形式﹐因此创作难度极大﹐在浩瀚的唐诗之中显得凤毛鳞角。而天才诗人元稹的咏茶《一言至七言诗》﹐却将这种诗体运用如神﹑妙趣横生。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前岂堪夸。

  据《唐诗纪事》卷39记载﹐此诗是元稹与王起等人欢送白居易以太子宾客分司宾客的名义去洛阳﹐在兴化亭送别时﹐元稹的即席诗。白居易以“诗”为题﹐写了一首﹐元稹以“茶”为题﹐写了这首。
  元稹与白居易为挚友﹐常唱和。当时白居易的心情较为低回﹐思想有些消沉﹐临别之际﹐元稹咏诗劝慰。
  诗人咏茶﹐起句点题﹐以后每二句为一组﹐对仗工整。诗中二三两句﹐写茶叶香﹑芽嫩﹐赞菜质优﹐暗喻好友白居易品质优秀。四五两句﹐写茶受诗客与僧家﹐实言好友深受广大诗人与僧人的爱慕。六七两句﹐写茶的外形和碾磨﹐接下去两句写煎茶及茶汤的色泽﹑形态﹐嗣后两句写诗人与茶相陪﹐情谊深厚﹐最后写茶的功效﹐夸茶“洗尽古今人不倦”。诗人巧妙地用“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几句来劝慰白居易﹐表达了两人之间真挚的感情。
  此诗又可如此排列﹐作阶梯状﹕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前岂堪夸。

(三) 回文诗
  在茶诗中﹐最有奇趣的要数回文诗。
  回文﹐是利用汉语的词序﹑语法﹑词义十分灵活的特点构成的一种修辞方式。
  回文诗词有多种形式﹐如“通体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等。
  “通体回文”指一首诗从末尾一字倒读至开头一字﹐另成一首诗。
  “就句回文”指一句内完成一个回复过程﹐每句的前半句与后半句互为回文。
  “双句回文”就是下一句为上一句的回读。
  “本篇回文”就是一首诗词本身完成一个回复﹐即后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复。
  “环复回文”指先连读至尾﹐再从尾字开始环读至开头。
  总之﹐这种回文诗的创作难度很高﹐但运用得当﹐它的艺术滋力是一般诗体所无法比拟的。
  如唐代吕岩创作的“玉连镮”[注]回文诗《酒箴》:“神伤德坏身荒国败”﹐仅八个字﹐却能组成16首回文诗。
  宋代是回文诗创作的鼎盛时期﹐苏武也曾作过这种读后令人拍手称奇的诗作。
  苏轼是一位卓越的艺术天才﹐他在诗﹑词﹑文﹑书法﹑绘画等方面均有建树﹐为北宋时期多才多艺的文化巨人。他一生嗜茶﹐并精于茶艺﹐留下了70多篇咏茶的诗赋文章﹐内容涉及评茶﹑种茶﹑名泉﹑茶具﹑尝茶﹑煎茶﹑茶史﹑茶功等各方面﹐形式有古诗﹑律诗﹑绝句﹑茶词﹑杂文﹑赋﹑散文以及回文诗。
  苏轼的茶回文诗有《记梦二首》。诗前有短序﹕
  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茶团﹐使美人歌以饮。余梦中写作回文诗﹐觉而记其一句云﹕“乱点余花吐碧衫。”意用飞燕吐花事也。乃续之为二绝句。
  序中清楚地记载了一个大雪始晴后的一个梦境。在梦中人们以洁白的雪水烹煮小团茶﹐并有美丽的女子唱着动人的歌﹐苏轼沉浸在美妙的情境中细细地品茶。梦中写下了回文诗。梦醒之后蒙眬间只记得起其中的一句﹐于是续写了两首绝句﹕

其一:
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花吐碧衫。
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其二: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培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

  这是两首通体回文诗。又可倒读出下面两首﹐极为别致。

其一:
岩空落雪松惊梦﹐院静凝云水咽歌。
衫碧吐花余点乱﹐纤纤捧碗五颜鸵。
其二:
窗晴斗碾小团龙﹐活火新瓯浅焙红。
江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

  清代的黄伯权(清本着名诗人黄遵宪之侄)还创作过一首《茶壶回文诗》﹐其诗如下﹕

落雪飞芳树﹐幽红雨淡霞。
薄月迷香雾﹐流风舞艳花。

  其诗又可回读为﹕

花艳舞风流﹐雾香迷月薄。
霞淡雨红幽﹐树芳飞雪落。

  此外﹐清代诗人陈琼仙曾以秋天的景物为名创作27首回文诗﹐总标题名为《秋宵吟》﹐其中《秋月》一首﹐算是首茶诗﹐它写诗人于月下泛舟﹐树木与山峦在模糊的月光下移动着﹐诗人品茗弹琴﹐在竹声中诗兴颇浓。诗云﹕

轻舟一泛晚霞残﹐洁汉银蟾玉吐寒。
楹倚静荫移沼树﹐阁涵虚白失霜峦。
清琴瀹茗和心洗﹐韵竹敲诗入梦刊。
惊鹊绕枝风叶坠﹐声飘桂冷露浸浸。

  其诗可回读为﹕

浸浸露冷桂飘声﹐坠叶风枝绕鹊惊。
刊梦入诗敲竹韵﹐洗心和茗瀹琴清。
峦霜失白虚涵阁﹐树沼移荫静倚楹。
寒吐玉蟾银汉洁﹐残霞晚泛一舟轻。

  在回文茶诗中﹐最有名的要数清代张奕光的《梅》:

香暗绕窗纱﹐半帘疏影遮。
霜枝一挺干﹐玉树几开花。
傍水笼烟薄﹐隙墙穿月斜。
芳梅喜淡雅﹐永日伴清茶。

  其诗倒读为﹕

茶清伴日永﹐雅淡喜梅芳。
斜月穿墙隙﹐薄烟笼水傍。
花开几树玉﹐干挺一枝霜。
遮影疏帘半﹐纱窗绕暗香。

  由于回文诗的用韵﹑形式要求苛刻﹐所以历代留传下来的绝大多数回文茶诗诗意不够新鲜﹑完整﹐有的甚至莫名其妙﹐辞意混乱﹐成为一种无聊的文字游戏。

[批注] 玉连环
  回文诗的一种﹐由八字首尾连成环形﹐每四字一句﹐或左或右﹐以任何一字为起端﹐皆可成文。


(四) 竹枝词
  竹枝词是原唐代巴蜀一带的民歌﹐自刘禹锡仿作后﹐成为文士竞相习用的文学形式。
  竹枝词专以泛咏地方风土为分﹐其中有不少是反映茶乡﹑茶市﹑茶俗的。如以下几首﹕
  范成大的《夔州竹枝歌》﹕

白头老媪簪红花﹐黑头女娘三髻丫。
背上儿眠上山去﹐采桑已闲当采茶。

  元人马祖常的一首竹枝词﹕

红蓝染裙似榴花﹐盘蔬饤饾芍药芽。
太官汤羊厌肥腻﹐玉瓯初进江南茶。

  明王稚登一首﹐专咏西湖龙井﹕

山田香土赤如沙﹐上种梅花下种茶。
茶绿采芽不采叶﹐梅花论子不论花。

  清康友祥一首专咏茶器﹕

州西陶老制茶垆﹐赤日行天雨伞舒。
一至官场人送礼﹐陶垆名已传江湖。

  清佚名作《上海洋场竹枝词》咏高大雅致的上海丽水台茶楼﹕

台名丽水上三层﹐龙井珠兰香味腾。
楚馆秦楼环四面﹐王孙不压曲栏凭。

  清周顺侗《篿川竹枝词》描写了当时西乡茶户的生活﹕

三月春风长嫩芽﹐村庄少妇解当家。
残灯未掩黄粱熟﹐枕畔呼郎起采茶。
茶乡生计即山农﹐压作方砖白纸封。
别有红笺书小字﹐西商监制白芙蓉。
六水三山却少田﹐生涯强半在西川。

  每到三月﹐茶芽萌发﹐家中少妇残灯下将黄粱煮熟﹐唤醒丈夫去山上采茶。茶被压制成方形茶砖﹐用白纸缄封﹐贴上有小字的线笺﹐到集市卖﹐以维持一年生计。


(五) 排 律
  以下是齐己的一首五言排律《咏条十二韵》:

百草让为灵﹐功先百草成。
甘传天下口﹐贵占火前名。
出处春无雁﹐收时谷有鸯。
封题从泽国﹐贡献入奉京。
嗅觉精新极﹐尝知骨自轻。
研通天柱响﹐摘遶蜀山明。
赋客秋吟起﹐禅师昼卧惊。
角开香满室﹐炉动绿凝铛。
晚忆凉泉对﹐闲思异果平。
松黄干旋泛﹐云母滑随倾。
颇贵高人寄﹐尤宜别柜盛。
曾寻修事法﹐妙尽陆先生。

  齐己名德生﹐姓胡氏﹐潭之益阳人﹐出家大沩山同庆寺﹐复栖衡岳东林﹐自号衡岳沙门。
  这首五言排律的茶诗共有十二联。前二联首先介绍了百草之灵的茶所具有的品性﹐后十联分别描绘了茶的生长﹑采摘﹑入贡﹑功效﹑烹煮﹑寄赠等一系列茶事﹐语言上的对仗堪称一绝﹐除首尾二联外﹐每联上下两句都对仗工整﹐极显语言的优美整饬。


(六) 古 诗
  以下是李白的一首五言古诗《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序略)

尝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白如鸦﹐倒悬清溪月。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
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
楚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举世未见之﹐其名定谁传。
宗英乃禅伯﹐投赠有佳篇。
清镜触无盐﹐顾惭西子妍。
朝坐有余兴﹐长吟播诗天。

  此诗是一首咏茶名作﹐字里行间无不赞美饮茶之妙﹐为历代咏茶者赞赏不已。
  公元752年﹐李白与侄儿中孚禅师在金陵(今南京)栖霞寺不期而遇﹐中孚禅师以仙人掌茶相赠并要李白以诗作答﹐遂有此作。
  它生动描写了仙人掌茶的独特之处。前四句写景﹐得天独厚﹐以衬序文﹐后入句写茶﹐生于石中﹐玉泉长流“根柯洒芳泽﹐采服润肌骨”好的生长环境培养了上乘的品质。最后八句写情﹐以抒其怀。
  下面是卢仝的一首七言古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

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
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
闻道新年入山里﹐蛰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
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轻﹐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 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
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该诗又称《七碗茶诗》。它以神逸的笔墨﹐描写了饮茶的好处﹐为世人称奇。
  诗中描述诗人关闭柴门﹐独自煎茶品尝﹐茶汤明亮清澈﹐精华浮于碗面。碧云般的热气袅袅而上﹐吹也吹不散。
  诗人刚饮一碗﹐便觉喉舌生润﹐干渴顿解﹔
  两碗下肚﹐胸中孤寂消失﹔
  三碗之后﹐精神倍增﹐满腹文字油然而生﹔
  四碗饮后﹐身上汗水漫漫冒出﹔平生不快乐的事情﹐随着毛孔散发出去了﹔
  喝了第五碗﹐浑身都感到轻松﹑舒服﹔
  第六碗喝下去﹐仿佛进入了仙境﹔
  第七碗可不能再喝了﹐这时只觉两胶 生出习习清风﹐飘飘然﹐悠悠地飞上了青天﹐“蓬莱山﹐在何处﹖”诗人要乘此清风而去﹗
  优美的诗句﹐高雅的立意﹐深受历代文人的喜爱。
  诗人把茶饼比喻为月﹐于是后代诗作反复摹拟其意。如苏武的“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特别是“唯有两 习习清风生”一句﹐文人尤爱引用﹐梅尧臣“亦欲清风生两 ﹐以教吹去月轮旁。”卢仝的号玉川子﹐也因而为人们津津乐道。陈继儒“山中日月试新泉﹐君合前身老玉川。”
  《七碗茶诗》在描绘饮茶好处之时﹐同时对帝王们凭借显赫权势为所欲为的骄横也作了巧妙的讽刺﹕“天子欲尝阳羡茶﹐百草不放先开花”﹐既把贡茶采制的季节(在百花开放之前采摘)烘托显示出来﹐又把帝王凌驾一切的嚣张之势暗示出来。


(七) 茶 词
  从宋代起﹐诗人把茶写入词中﹐留下了不少佳作﹐其中﹐以黄庭坚最为有名﹐如《品令》:
  凤舞团团饼﹐恨分破﹐教孤零。金渠体净﹐只轮慢碾﹐玉尘光莹。汤响松风﹐早减二分酒病。味浓香永﹐醉乡路﹐成佳境。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下快活自省。
  《满庭芳》:
  北苑春风﹐方圭圆壁﹐万里名动京关。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烟。尊俎风流战胜﹐降春睡﹐开拓愁边。纤纤捧﹐研膏溅乳﹐金缕鹧鸪斑。相如﹐虽病渴﹐一觞一咏﹐宾有群贤。为扶起灯前﹐醉玉颓山﹐搜搅胸中万卷﹐还倾动三峡词源。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窗前。
  《看花四》:
  夜永兰堂醺饮﹐半倚颓玉﹐烂熳坠钿堕履﹐是醉时风景。花暗触残﹐欢意未阑﹐舞燕歌珠成断续﹐催茗饮﹐旋煮寒泉﹐露井瓶窦响飞瀑。纤指缓﹐连环动触。渐泛起﹐满瓯银粟﹐香引春风在手﹐似粤岭闽溪﹐初采盈掬。暗想当时﹐探春连云寻篁竹。怎归得﹐鬓将老﹐付与杯中绿。
  另外﹐苏轼有一首《行香子》:
  绮席才终﹐欢意犹浓﹐酒阑时高兴无穷。共夸君赐﹐初拆臣封。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斗赢一水﹐功放千钟﹐觉凉生两腋清风。暂留红袖﹐少却纱笼。放笙歌散﹐庭馆静﹐略从容。


(八) 元 曲
  元曲中有相当部份是与茶有关的﹐如李德载《喜春来﹐赠茶肆》小令十首﹐下面节录其中的三首:
  (一) 茶烟一缕轻轻扬﹐搅动兰膏四座香﹐烹煎妙手胜维扬。非是谎﹐下马试未尝。
  (七) 兔毫盏内新尝罢﹐留得余香满齿牙﹐一瓶雪水最清佳。风韵煞﹐到底属陶家。
  (十) 金芽嫩采枝头露﹐雪乳香浮塞上酥﹐我家奇品世闻无。君听取﹐声价彻皇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茶文化栏目  进入茶文化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