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这种美丽而又神奇的巨鸟,尽管事实上是不存在的虚拟的生物,却一直是中国古代先民崇拜的对象。人们认为她能带来光明,让祥瑞降临于世;她又是「百鸟之王」,美丽动人。她的出现,预兆天下太平,人们能生活得更加美满幸福。故而,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把凤看作是美丽和幸福的化身。
  凤鸟既然是美丽神灵的物类,人们在衣、食、住、行的多个方面,便都喜爱用凤鸟作装饰纹样。凤鸟题材常常应用于宫廷、民间的各种各样的工艺美术品上;历代工匠画师、民间艺人以极其丰富的想像力和艺术刻画力,创造性地描绘出各式各样、多姿多彩的凤鸟纹样。艺术家集天下鸟类之美丽于凤鸟一身,遂使她的形象更加完美无瑕。在中国装饰艺术史上,凤纹以其独特的民族形式和艺术魅力,作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之一,当之无愧。

  一、凤的神话和起源
  古老的神话,常常是古代艺术衍生的土壤。中国最早的凤纹,也毫不例外地和中国远古代的神话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研究者对于这种相依的渊源关系,主要存在两种说法:
  一是玄鸟图腾说。诗曰:「天生玄鸟,降而生商」,所谓玄鸟即是凤鸟。就是说天上神凤降临而商朝出现。凤鸟同龙蛇一样,是中国古代民族的图腾。新石器时期的原始社会彩陶上描绘的一些鸟纹,就是凤的形象的雏形(插图一、二、三)。

     
图一
图二
图三

  后来,凤纹就越来越普遍而清楚地镌刻在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不仅作为一种实用图腾标记,而且逐渐推广而成美的艺术形象。二是彩鸟祥瑞说。此说本于《山海经·南次三经》: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异物志》也说:「其鸟五色成文,丹喙赤头,头上有冠,鸣曰天下太平,王者有道则见。」后世人便一直认为,五彩鸟如果一出现,就是凤无疑,她象征着祥瑞,如《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及《晋书》中都曾记载五彩鸟的出现之事。秦汉以来。凤鸟的形象就多是这种神化的美丽巨鸟。汉代的《山阳麟凤碑》上刻有凤凰形状,下面注曰:「天有奇鸟,名曰凤凰。」。四川出土的「凤凰出」砖,在长方形砖体上镌刻一只娟秀美丽的长尾大鸟,「凤皇」两字在头部前方,「出」字在尾后下角处(插图四)生动地反映了当时人们渴望见到凤凰出现的善良愿望。一九七三年在内蒙古和林格尔出土的汉代壁画中,一只大鸟,身旁伴随着五只小鸟,(插图五)在大鸟颈下榜题:「凤凰从九韶」五字。以上这些图纹和描述,集中地代表了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凤凰形象和实质。

     
图四
图五

    上述两种神话传说,流传于民间,人们无例外地以丰富的想象,对她作了不断充实的探索性的形象描绘,逐步成型。凤纹形象,体现了不同时期的文化艺术特点,充分表达了人们的理想、追求和意愿。秦汉时期,除凤凰形象的描绘以外,还有朱雀、鸾鸟、赤鸟、长离、鹏、雏等各种神鸟,形象大同小异,都是凤鸟的变体和异化,是凤纹丰富多彩的不同表现形式(插图六)。

 
图六
    汉代对于「四灵」,有两个说法:一个是麟、凤、龟、龙;另一个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凤凰或朱雀均为「四灵」之一,代表南方方位。《春秋演礼图》中说:「凤为火精,在天为朱雀」,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凤,南方朱鸟可见,凤凰、朱雀、朱鸟实际上是指同一种神鸟。又《拾遗记》记述:「尧在位七十年……有祗支之国,献重明之鸟,……状如鸡,鸣似凤,能抟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害……其未至之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则魑魅丑类自然退。」据此,考古学家认为,汉画像石墓中,墓门铺首之上所刻对称鸟兽,其鸟具冠展翼,若凤凰者(参见《南阳汉画像集》),即取意于重明鸟也,认为她能驱退鬼蜮魑魅,故用以装饰拱卫墓门(插图七)和龙纹一样,世上本来并没有凤凰这一生物,凤纹是人的一种艺术创造,一种神化了的想像的生物,而凤凰的形象,在远古时期还是十分朦胧的和神秘的。
 
图七

  因此,难怪有人考证说:「凤这种鸟的来踪去迹。是由燕子变成了孔雀」。最能概括说明被古人神化了的凤,要算《说文·部》中的注释了:「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像也,鸿前后,蛇颈鱼尾,鹳鸳思,龙文龟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说文》中所描述的这种形象,对照汉魏时期的凤纹,足证其具有代表性。

  二、凤的传说
  在神化过程中孕育成长起来的凤鸟,在装饰艺术领域里,并不完全象龙纹那样显得神幻莫测。在某种意义上。她比龙纹更接近自然形态而更富于人性化,具有一定的情感因素,人们在崇仰中更感亲近和喜爱。传说在很早以前,百鸟无忧无虑地生活在美丽的大森林里,天天欢乐歌唱。有一只羽毛朴素的、不受群鸟注目的小鸟,名字叫做凤凰。她不像其他鸟儿那样,只管玩乐,而是从早到晚忙碌着采集各种果实,还把别的鸟扔掉食物一起收藏在山洞里。喜鹊讥笑她是「财迷精」,乌鸦讽刺她是「小傻瓜」。但凤凰并不生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辛勤操劳。后来,有一年发生了大旱灾,茂盛的森林也几乎枯萎,百鸟找不到食物,有的头昏眼花,有的气息奄奄……这时,凤凰把自己多年积存的食物,一一分给百鸟,终于使众鸟渡过了难关。百鸟感激凤凰的救命之恩,赞颂她的高尚情操,每只鸟都从自己身上选了一根最漂亮的羽毛,做成一件五光十色、绚丽耀眼的「百鸟衣」,献给了凤凰。从此,凤凰成了最美丽的鸟,并被推选为「百鸟之王」。每年凤凰生日,百鸟都要飞去向凤凰祝贺。「凤凰」从此成为世上美好事物和崇高赞美的象征,而「凤凰」的形象,进入了装饰艺术,给这领域增添了无比的光彩。《东周列国志》记载一则故事云:秦穆公有一女,名弄玉。姿容绝世,聪颖无比,善吹笙,不求乐师而自成音调。穆公令巧匠剖玉作笙,弄玉吹之,声如凤鸣。穆公乃为之修筑「凤楼」,楼前并建「凤台」。一夜,弄玉在「凤楼」见天净云高,明月如镜,乃取出玉笙临窗而吹,其声清悦,回荡天际,忽闻和声随风传来,若远若近,幽雅清奇。弄玉停笙而听,则和声亦随之而止。弄玉惘然,置笙就寝。夜梦西南天门洞开,霞光灿烂,一英俊男子戴羽冠,披鹤氅,骑彩凤自天而降;登凤台,对弄玉曰:「吾乃太华山之主,上帝旨,与你完婚,天缘也。」腰间解下赤玉箫,倚栏吹之,彩凤争翼鸣舞,凤声与箫声相和,弄玉不禁神思迷恋……。次日,弄玉禀穆公,令人到太华山寻萧史归。穆公请奏箫。萧史才吹一曲,清风熠熠,奏二曲,彩云四合;奏三曲,白鹤成对,翔舞空中;孔雀数双,栖集林际,百鸟鸣,经多时方散。穆公惊问原委,萧云:「箫声和美,极似凤鸣,凤乃百鸟之王,故百鸟皆闻声而翔集。昔舜作箫韶之乐,凤凰应声而来仪。凤凰且可来,何况其他鸟乎?」萧史、弄玉婚后,夫妻和睦,日居「凤楼」,渐不食人间烟火。萧史教弄玉奏「来凤」之曲。约半载,一夜,夫妇月下吹箫,有紫凤集于台左,赤龙盘于台右,于是萧史乘赤龙,弄玉乘紫凤,双离「凤台」翔云而去。汉代还流传一个故事:文学家司马相如,少年家贫。有一次被一个叫卓王孙的富商邀去饮酒,无意中发现卓王孙有一在家寡居的年轻女儿,叫卓文君。相如一见钟情,就弹起凤凰琴,唱起「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表示爱慕之情。卓文君听了十分感动,于是连夜随司马相如私奔,后结成夫妇。「凤求凰」一词,从此用来喻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大概是由于这些优美动人的故事传说,在装饰纹样上便出现了「吹笙舞凤」、「吹箫引凤」(插图八、九))、「鸾凤和鸣」、「鹤飞凤舞」(插图一○))、「百鸟朝凤」(插图一一)「龙凤呈祥」(插图一二)等一系列寓意吉祥的图案。凤纹形象已不再那么神秘朦胧和似是而非了,凤鸟图案已成为一种清新、生动、活泼的艺术形象,逐渐发展为民族装饰艺术的代表和象征之一。

     
图八
图九
图一○

 

     
图一一
图一二


  三、凤纹的艺术特征
  在新石器时期,有没有凤纹样?学术界的看法至今不一致。有人认为新石器时代彩陶上的鸟纹即是凤的雏形。如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件象牙碟形器上,刻划了一组对称的鸟纹(插图一三)可认为是一对凤纹样。

 
图一三

  它们相对朝着一个光圈形,仰首扬尾,神采奕奕。画中双凤欣喜悦的向往和追求的神情,可说是我国原始先民们对美好愿望的表现和写照。「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古代诗经所表达的情意与之相呼应,恐怕不是偶然的。在民间流传至今日的「丹凤朝阳」图案,正与此诗寓意相通。如前所述,商周时期,凤凰被看作是一种神鸟。故在奴隶主使用的玉器和青铜器上,凤纹的刻划,突出地表现统治者的「天命」观念。这时的凤纹几乎都作花冠状,丰满的翅膀和长长的尾羽,宽大有力的爪,显示出一派勇武健硕的情态。如殷墟出土的玉凤(插图一四、一五、一六),青铜器父丁卣腹部和父乙觥腹部的凤纹(插图一七、一八、一九)其式样都具有代表性。当时甲骨文和金文中的凤字,

     
图一四
图一五
图一六

 

     
图一七
图一八
图一九

也完全表现出这样一种特征(插图二十),这时的凤纹完全是鸟类的神秘化和艺术的夸张。其中,最富有神话气氛的形象是安阳妇好墓出土的「人凤合体」玉饰(插图二一)纹样造形与其他玉凤相似,但凤头改作人头,头上置高冠,圆眼,菱形眼框,又有耳,凤体双钩冠羽纹和云纹。还有一类「龙凤合体」的玉饰(插图二二、二三)作蘑菇形羽冠,双圈圆眼,长翅举翘,足分三爪,凤体是双钩阴线翅羽纹,勾云纹。在凤背驮着一只卷状长尾

     
图二一
图二二
图二三

的龙。龙有蘑菇形角,并刻眼目纹、重环纹、斜方格纹等。它们都典型地概括了这一时期凤纹的形式特征。关于商周青铜器上的凤纹的主要形式特征,中国考古界的具体的看法是:这些凤纹都是鸟的侧面形象,在青铜器上往往作对称式的排列。凤冠,有多齿冠、长冠和花冠三种,凡有勾喙的鸟体都可称之为凤,且绝大部分鸟喙呈闭合的弯钩形。头部的眼大多为正圆或椭圆形,凤体作鸟体或鸡体型。长短的比例常常根据装饰的部位而有不同的变化。花冠凤纹都作卷体式,凤的首尾相接,主要装饰在壶和簋一类器物上。凤纹最富有变化的是尾羽,有长尾、垂尾、分尾和对称连尾等形式。长尾凤纹的尾部最长的可达鸟体的四分之三,夸张的手法令人赞叹。长尾或凤鸟纹的尾端又有上卷和下卷的不同,它们主要流行于殷墟中期到西周中期。凤纹尾羽较宽作下垂状,称垂尾凤纹,盛行于西周中期。较晚的凤鸟纹因构图变化,使尾羽和凤体分离,即是分尾式。分尾也有上卷和下卷的不同,大多盛行于西周中期。
  商周时期的凤纹,大多以雄浑、肃穆、稳健而见胜,显示了奴隶制社会的等级森严、凝重保守的风气和当时的审美情趣。战国时期是百家诸子争鸣,新经济蓬勃发展的时期,凤纹展现了新的风貌。如湖南长沙出土的「彩绘三凤漆盘」和「彩绘双凤漆盘」上的凤纹(插图二四、二五)婉曲秀丽,妩媚多姿;湖北江陵出土的龙凤九彩绣衾上的凤纹(插图二六)长冠长翼,婉转翩翻,姿态柔美动人。

     
图二四
图二五
图二六


  在汉代各种工艺品和建筑装饰上,自然界的鸟,几乎都用作图案题材。如雁、燕、鹰、凫、鹤、鹦鹉、孔雀、锦鸡、喜鹊、乌鸦、麻雀、鹭、鹳、鸳鸯、鸱枭等等。但是,最鲜明而富有时代特征的是凤凰、鸾鸟、朱鸟、朱雀等一类神化的瑞鸟纹样。这些能给人们带来祥瑞和兆庆的神鸟,在装饰物上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这些凤鸟形体大方,挺胸展翅,高视阔步,气宇轩昂。如四川成都凤凰山和渠县出土的石刻朱雀纹样及河南、山东、徐州出土的画像石上的各种凤鸟、朱雀纹样(插图二七、二八)汉代的凤鸟图案,充分流露出形象的动态与气势,处处表现出整体的容量感、线形的速度,以及变化的力量。

     
图二七
图二八

  大概由于「五彩大鸟」的高度理想化,汉代的凤鸟纹样雄伟而不强悍。汉代凤纹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按不同的装饰物应用而采用适合的造型,如汉代漆器上的凤纹样、汉代瓦当、画像石上的凤鸟纹样、与汉代青铜器上的凤纹样都具有不同的个性特色。即使是一方小小的「肖形印」凤纹图案(插图二九

 
图二九
)也别具风韵,其简洁、拙朴、浑厚的形式美至今仍为人们赞赏和乐道。
  魏晋南北朝时期,凤纹的形式特征在汉代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发展,由于当时佛教的盛行而使凤鸟形象注入了新的精神理念。装饰题材扩大了,花卉缠枝纹样广泛应用,凤凰多采取在清新的花卉图案之中展翅飞翔之形象,显得格外的潇洒自如,轻盈妙曼。
  唐代凤纹在中国封建社会中灿烂一时。当时的装饰艺术的形式感也更加强烈。人与社会的关系已成为实用美术常见的题材,在内容上更加富于生活的情趣。自秦汉以后,凤鸟的瑞祥观念稍见淡薄,各种新的形式便自然地脱颖而出,或清健、或壮美、或淡雅、或华丽。凤纹表现的各种形式,对唐代开拓的装饰艺术的一代新凤,起到了促进的作用。凤纹的造型更加「鸟体」化。许多铜镜上的凤纹(插图三○、三一)都轻歌漫舞、生意盎然,充满快乐情趣。成双成对的「鸾凤」,嘴上衔着一条打有「同心结」的飘带,和鸣祝颂,象征着美满幸福;这自然和辉煌的盛唐的物质文化生话息息相关,反映出升平的气象。另外。我们从唐代头饰及敦煌佛窟中出现的凤鸟图案上(插图三二、三三)可看到唐代凤纹进一步与人们的生活情趣相和合的现象。如女性头部装饰的金钗花冠上,凤纹以特有的丰腴的容姿,反映出时代的品味。

       
图三○
图三一
图三二
图三三


  宋元两代的凤纹,同样具有各自的特点。自唐代以后,中国瓷器工艺的发达,使凤纹获得了更加广阔的发展天地。宋元两代凤鸟装饰纹样,都可以从瓷器上找到许多优秀作例。如宋代江西吉州窑凤菊纹瓷枕,元代的各凤纹罐和青花凤首壶,「凤喜牡丹」执壶纹样等(插图三四、三五、三六),都极为典型。宋代的凤纹,喜用柔和的线条,显示怡然自得的情调。宋代装饰艺术在观念形态上偏重寓意,凤鸟纹样便也多吉庆如意的民俗思想愿望和气息。如政和年间的「凤穿牡丹」图案(插图三七、三八)已渐渐地成为程式化的表现方式。

     
图三四
图三五
图三六
   
图三七
图三八

  元代瓷器装饰成熟,凤纹的种种表现都富有艺术性,有些形象随手画来,浓淡得宜,明快流畅。
  到了明清时期,凤纹装饰已经成为一种特定的造形,无论在圆形、方形或各种各样的装饰形体内,纹样构成都各具其内在形式,而凤纹的共性形态,也进一步规范化。其中,如明清的「团凤」图案,最是独具一格的饰模式,它与织物上的「团花」。器物上的「开圆」相配适,表现出特有的装饰风格。当年南京织造云锦的老艺人,在长期的实践设计中,总结出一套画凤口诀:「凤有三长,眼长、腿长、尾长。」,并要「首如锦鸡,头如藤云,翅如仙鹤」。这代表了明清工艺美术品上凤鸟纹样的成熟的装饰特征(插图三九)明清装饰艺术的最富有生气的作品,就是大量的民间工艺品。民间的蓝印花布、刺绣、挑花;民间木雕、石雕、砖雕和民间剪纸等作品中,形式感更加强烈,手法也更为丰富多样(插图四○、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

     
图三九
图四○
图四一

  随着时代的发展,凤鸟纹样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已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变,今天仍在不断创造着新的形式。观诸崭新的凤鸟纹样,不仅富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同时也牢牢地保持着中华民族传统的审美情趣,这是令人欣慰和鼓舞的。新的凤纹必将焕发出更美丽的光彩,为中国传统艺术发扬光大而作出贡献。

     
图四二
图四三
图四四

     
图四五
图四六
图四七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纹饰栏目  进入传统图案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