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 戏 面 具

  从文化学形态上看,藏戏是源于羌姆。历史上格鲁、宁玛、噶举、萨迦等教派为吸引更多的人接受本派的佛法教化,将一些流传在民间或佛经中的故事内容,民间歌舞、说唱文学融合而形成今天具有浓郁而独异的民族地方特色的藏族戏曲。随着藏戏的日臻完善,藏戏“面具”成为藏戏舞台美术重要形制之一。在西藏最早形成了“白面具”、“蓝面具”不同流派,而青海安多藏戏作为藏戏的一个重要流派,历史上曾受西藏藏戏的影响,因而,藏戏面具风格别致、异彩纷呈,已成为青海藏戏不同流派的重要标志。

  从调查情况看,青海藏戏面具主要分布在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浪加寺、尖扎县的德欠寺、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县的珠固寺,前者称为热贡藏戏,后者称为华热藏戏。果洛州甘德县隆恩寺的格萨尔面具,既作为藏戏面具使用,又在羌姆舞蹈中使用。

青海民间藏戏的面具有以下几种形式:

  门帘式面具:亦称窗帘式面具。面具形制为一块于眼睛部位剪孔(便于透露视线),其它部位绘以图饰的平面布片,表演时悬挂脸面,代以剧中角色面部化妆,这种面具主要表现在海北州门源县珠固寺的华热藏戏(在调查时此面具已失传)。门帘式面具形制虽然简单,但在五官的描绘上,着力刻划角色的表情特征,用抽象多变的线条和具有象征意义的色彩来表明戏中角色的身份、地位、性格及感情特征,是青海藏戏中一种制作比较灵活方便的面具样式。

  磕脑面具:是以“盔帽”、“蒙面”合二为一的面具,多以泥塑为坯,采用纸浆、漆布制做而成。普遍流行于青海各藏区寺院。即便是不戴面具演出的黄南藏戏,有时为了剧情需要也要使用这类面具。如传统藏戏剧目《阿德拉毛》戏中格萨尔赛马夺魁加冕登基时和战胜霍尔的庆功大典上所用的魔怪、神舞面具,以及传统藏戏《苏吉尼玛.天葬》一场中用的虎、豹、豺、熊等动物面具,无不属于“磕脑”样式。

  磕脑面具在造型上也有采用中国传统戏曲舞台美术中“假面”、“磕脑”等样式, “假面”、“磕脑”、“盔帽”融为一体,与传统戏曲《武松》中的虎形套头相似。如传统藏戏《贡保多吉听法》面具多用此类,造型趋向中原汉族面具形制,面目慈祥、色彩中和。

藏面具的规制和制作工艺

  无论是羌姆还是藏戏在使用面具时有一定的规制。藏族全民信教,对神佛无限虔诚,拟神仿佛的面具,在他们心目中决不是单纯的实体,依然是宗教中“法王”、“护法神”、“金刚”等神或佛的金身玉体。因此,对面具的尊崇即是对神灵的敬重,特别是对“忿怒相”、“威猛相”等足以威慑邪魔恶鬼的面具,更予崇敬。每次表演羌姆、藏戏取用面具时,总是先诵经文后取用,用毕,再诵经文方可入箱(或悬挂)珍藏,这是藏传佛教各大小寺院取用面具必须遵循的仪轨。

  青海藏面具造型艺术有严谨的程式规范。羌姆和藏戏人物角色多半来自佛经故事,其面具形象主要以《造像度量经》、《佛说造像度量经疏》、《绘画度量经》、《绘画如意宝藏》、《工巧源流》等为蓝本准则而制作的,多出于寺院喇嘛艺人、民间艺人之手,其中不乏手艺高超者。如同仁热贡艺术大师坚措,属制作立体套头面具的佼佼者,在藏区闻名遐尔。

  藏面具虽然都按大藏经中的《造像度量经》为准则,但每个寺院的面具在造型上不尽相同,艺人对神佛造像的理解,制作技艺差异和造诣高低,决定了面具造型的差别,从而展现出面具造型艺术异彩纷呈的景象。

  早期面具制作材料用红土或纸浆、石膏、白布、纸、面胶(浆糊)等制成坯型,颜色主要用石色(涂色2-3次)最后刷桐油、清漆2次定型。随着时代的发展,材料的更新,制作工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选取尺寸大小合适的松脆白土云石,在白土云石上琢雕出面具雏型。用薄布撕成小块用骨胶和面胶在面具坯型上层层紧贴加裱至一定厚度为止。待布胎干后,用快刀将其表面削平修整,再用浓缩的“白土浆糊”涂抹布胎表面(干后再涂,反复数次)。泥浆干之后,方能“合佐达尔”(先用粗、细砂布砂平,再用磨石耐心打磨),并用竹篾及皮绳固定面具内部。最后赋彩精绘,刷漆定型,装戴各种佩饰。主要神佛面具可随其神佛法位高低和人们尊崇程度扩大“面具”尺码,大者高度可达数尺。

  所用颜料要求十分严格,早期用石色,但根据地区和经济条件所限,经济条件差的所用颜料为现代广告色,经济条件富裕地区,亦使用纯金金粉和德国、美国进口矿物颜料,边磨砺边描绘。色相偏爱纯红、纯黄、纯蓝、纯绿、纯黑、白等色,很少用中间色调。用色要求单纯、洗炼、艳丽。图案花纹具有装饰风味,且色彩对比强烈醒目,清漆涂面,显得浮光闪亮,烘托出面具凝重、威严深奥莫测的神态。

  面具属藏传佛画造型艺术中的一个门类,其色彩都具有宗教象征,根据不同角色的身份施以符合教义内容的色彩,这是必须遵循的传统规范。佛经里有:眼识所取“四显色”,即青黄赤白,这是藏族绘画常用的四种基本色,而藏面具的用色原则基本上与藏族绘画相同。

  红色是佛教用以表“三德能”(权威、善静、愤怒)的主要色泽;女性则表示爱慕、热情、空乐。佛僧的袈裟衣饰、浮托神灵的火海、变化身的面容、空行母的身躯,往往都以红色表现威严、镇慑、热烈之情。

  黄色则象征慈悲光明、智慧博大、兴旺和盛、功德圆满。一般佛画大面积广泛使用黄色,特别是神佛面部和裸露的肢体、头冠璎珞、宫殿顶层的背光底色均施以黄色。为了突出黄色的教义内涵和增强色彩效果,还采用纯金作颜料,泥线涂金技术达到了完美境地。

  蓝色(青色)主表威权、勇武、镇慑,如护法神像、佛像背光及身后衬景。建筑门楣底色等也都用蓝色装饰。

  绿色主大悲、表甘露清风、普渡众生、功业彪柄、无痛善行。佛和菩萨的背光,绿度母以及烘托主尊的许多自然物等,绿色都是不可少的。

  黑色(棕色)主表现恶业、妖邪黑暗,有时也体现归顺佛法的那些原为恶神勇武护法神。白色主善业,表现纯真无暇、洁白无疵、慈航博爱、圣洁温和等,如长寿三尊、四臂观世音、长寿五仙女等均大面积使用白色,颇有艺术效果。

  但是令人瞩目的塔尔寺藏面具,在色彩上追求绚丽华美,它的用色习惯与藏族绘画中的色彩象征意义又有所不同,如红色象征权力和庄严,黄色象征肃穆和忠实,蓝色象征威猛正义,黑色象征凶残邪恶等。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风土人情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傩文化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