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 姆 面 具

  青海藏传佛教寺院遍布全省各地,教派纷繁,因而各个地区各个寺院所表演的“羌姆”及其面具各具特色。

  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诞生于塔尔寺,该寺为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其宗教和文化艺术的影响波及海内外,不仅是佛教圣地,也是艺术殿堂。塔尔寺的“羌姆”也可称格鲁派羌姆的代表之一,其面具品类齐全,造型刚正大方,具有独特艺术气质。在地域方言中,也有把“跳欠”称为“嘎尔欠”的,这与蒙古地区的“查玛”同出一源,均属佛教供养仪式。塔尔寺的“羌姆”与当年从西藏传来之时相比,其表演风格发生了很大变化。

  民间对塔尔寺的“羌姆”,形象地比喻为“塔尔寺的羌姆像病人”,反映出该寺院的“羌姆”从面具的气质、表演时的情绪、节奏上形成强烈的变化。当怒相本尊“切嘉”法王(戴牛头面具)和“旦正”明王(又称马首明王或马首金刚)出场时,信教徒磕头献哈达投布施,形成肃穆森严的场面。长期以来,羌姆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吸引着众教徒前往膜拜,信徒为“睹形象而曲躬”,“闻法音而称善”,透射出人们对面具伪装的神佛产生一种敬畏心理,从这个意义上说,羌姆重在深化僧侣和百姓对佛教的虔诚,以弘扬佛法和宣传教义。羌姆面具则是神佛的化身,面具代表的是神秘世界中某种神灵的形象,以其雅俗共赏的审美形式感化人心,从而起到登坛诵经难以起到的宣传教化作用。

  青海玉树藏区属康巴语区,早期藏传佛教以萨迦派为主,随着格鲁派的兴盛,一些寺院又先后皈依黄教。在各教派寺院中,“羌姆”的面具五花八门,有的横眉怒目、青面獠牙,有的眉目慈善、容颜笃定。 “切嘉”法王的面具在神舞中出现,以威武、潇洒为特点。“久协”(四大金刚)是场面壮观的集体面具舞蹈,展现出激昂雄壮、森严肃穆的气氛。

  玉树藏区诸多寺院表演的羌姆,面具以“孔雀”、“老寿星”、“五色鹿”为特点,以表演汉文化类型的面具而著称。类似汉族老寿星的“长寿老人”憨态龙钟的造型,基本是中原面具的写照。据资料显示,元代以后,青藏高原上政治和宗教之间斗争的疾风暴雨已趋于平静,政治格局和社会相对稳定。此间,从汉文化中传来的艺术形象,如寿星、和尚、罗汉、仙人、猴子等也能被藏密面具所接纳,藏区部分寺院至今保存的有“供养施主”、“大小和尚”、“仙班列神”等。由于汉、藏文化的相互影响、相互渗透,从而形成了绚丽多姿、色彩斑斓的康巴面具艺术。

  同仁地区为“安多”藏文化的代表地区之一,藏传佛教各教派在这里得到发扬光大。各寺院的羌姆异彩纷呈,羌姆面具工艺精美,光彩夺目,风格各异。寺院设有专门服装师为每个面具角色制作与形象性格吻合的服饰,面具则由寺院和民间历代技艺高超的雕塑艺人精心制作。面具所表现的角色多为本寺护法神,这些神祗在寺院的各经堂均有雕塑和绘画,平时与神佛受到同等的供奉。这些神佛用面具的形式来体现,等于将静态的神佛造型用“羌姆”(舞蹈)艺术形式表现得活灵活现,将佛经上抽象的故事变为具象的故事,达到以宣传教义、弘扬佛法之目的,这是其它手段和形式难以达到象面具艺术这样的功能。

  宁玛派(俗称红教)羌姆面具有自身的特色,具有代表性的如:贵德县罗汉堂寺、共和县的吉东寺和同仁县的浪加寺、江龙琼贡寺等寺院,以上寺院羌姆种类繁多,面具五花八门,造型奇特,以骷髅面具为特色。如“莲花生八名号”是宁玛派最著名的面具法舞,在宁玛派只限罗汉堂寺演出。

  颇具特色的玉树当卡寺属噶举派(白教)珍藏着铜制鎏金工艺的“莲花生八名号”面具、果洛州甘德县隆恩寺珍藏着铜制鎏金“格萨尔王”面具,在青海藏区寺院面具中独树一帜。其面具造型和制作工艺,都可称为青海面具艺术的珍品。

  在羌姆面具中,常以本尊、护法神、伴属神为主要形象,这是羌姆面具的重要标志。

  本尊:泛指佛的变化身(简称化身),常以善相、怒相、或善恶像相兼的形象出现。善相本尊如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度母等,怒相本尊有大威德金刚、金刚橛、马首金刚(亦称马首明王)、金刚手等,善恶像相兼的有密集金刚、上乐、喜金刚、时轮金刚和金刚亥母。而诸多本尊在密宗金刚法舞中则多以怒相出现,因恐怖的形象有利于消除烦恼和邪魔,这与金刚法舞的最终目的有关。

  护法神:是指由佛祖所降服、并立誓归顺佛法、护卫佛法的护法神,亦称护法金刚,其舞亦称金刚舞。

  伴属神(动物面具):护法神的随从者,在金刚法舞中占数量最多,体现出各教派寺院面具的不同风格。在金刚法舞中由众多随从者上场,最后主神出现,围绕主神四周伴舞。伴属神以动物形象较多。

  原始苯教的神祗多半是三头六臂,也有猪头、狗头、牛头和虎头。苯教最大的护法神是九头鸟“玛却斯巴杰毛”,意为最优秀的母亲。带有巫文化色彩的乌鸦卜、鸟卜、喜鹊卜等至今还在一些寺院羌姆中沿用。因此,藏传佛教法舞中的主尊护法神,以及一些世俗神,也常是各类动物和人身的结合物(面具),都具有浓厚的民族和宗教色彩。

  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在各寺院还有一种并非用于舞蹈而专门悬挂的面具,这些面具悬于神殿经堂。面具表现的角色多为本寺的护法神和手下的干将,个个桀骜烈猛、火眼金睛,这些神原系各经堂中的雕塑或画像,平时与佛享受同等的供奉。除表现佛、菩萨、高僧圣人之外,主要是表现出本尊“益西巴”和人鬼交融的“吉德巴”两大类护法中的各类神仙鬼怪。前一类是对神佛精神的抽象创造,多数面孔威严、激昂、凶猛、狰狞、头顶骷髅,饰以人头骨、心脏和鲜血,是宗教艺术中“美”和“善”的特殊表现;后一类重在写实,更多地赋予“人”的特征和个性,甚至出现眉目清秀的圣人和世俗美女的形象,是一些关联吉凶祸福的自然神或世俗神。

  另外,在形制方面,青海羌姆面具还有一类是复面面具与多层面具,如海南共和县吉东寺中的“章颂四面兽”面具,贵德县罗汉堂寺的“罗刹”面具,同仁县江龙琼贡寺、浪加寺的“九曜神”面具,均为三棱形三层九头同一面孔的立体型面具。这种多面形象的神像造型在面具领域里极为少见。

  羌姆面具从内容到形式分类为“神祗类”、“英雄类”、“世俗类”等,神祗类包括善(正)神和凶神。正神面具造型特征为:慈眉善眼、耳大脸宽、面带慈祥笑容、色彩适中,表现出一种圣洁与善良。凶神面具造型十分夸张,多数是一些威武凶悍的神将角色(护法神)。有的竖眉横眼、有的头生犄角,圆眸怒瞪、龇牙咧嘴、口吐獠牙,充满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威慑力量。因此,在面具造型上特别强调变形与夸张,任意想象和夸大,创造出面具造型的怪异,这种把“无生命”的物质材料变成“有生命”的神、鬼形象,应是原始宗教意识在面具文化中的反映。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风土人情栏目  进入民俗专题 进入傩文化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