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笼,也叫竹笼,或竹火笼。有一首《咏五彩竹火笼》的诗:“可怜润霜质,纤剖复毫分。织作回风缕,制为萦绮文。含芳出珠被,耀彩接湘裙。徒嗟今丽饰,岂念昔凌云。”把熏笼的用材、工艺、形态、用途讲得清清楚楚。熏笼的用途有两个:一是把竹笼扣在炭炉上,可以防止炭灰飞扬;二是将它扣在熏炉上,用来熏衣服和被褥。这里谈的是后一种。

  熏衣,古代汉族服饰风俗。汉代贵族上层社会,普遍有燃香料熏衣之习。用以燃香之器有香炉、熏笼等,后世沿之。《太平御览.服用五.香炉》引《襄阳记》:“荀令君(指荀彧)至人家,坐处三日香。”南朝梁简文帝《拟沈隐侯夜夜曲》:“兰膏断更益,熏炉灭复香。”宋洪刍《香谱》凡熏衣,以沸汤一大瓯,置熏衣笼下,以所熏衣覆之,令润气通彻,贵香入衣难散也。然后于汤炉中,燃香饼子一枚,以灰盖......常令烟得所。熏讫,叠衣,隔宿衣之,数日不散。”

  比起古人在生活的讲究上,有时让今人也自叹弗如。古人使用熏笼,其实并不是为了烘烤湿衣服,而是通过熏蒸,让衣服沾上香喷喷的气息。多奢侈啊!其目的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人们熨烫衣服并在衣服上喷撒香水。古代熏衣的方法是:在特制的香盘中倒上热水,再把一只香炉立在香盘当中,炉中梦香,然后扣上熏笼,将衣服摊展在熏笼上,慢慢熏烘。

  华丽的女人衣裙摊开在熏笼上,底下微火送香,成为当时闺房中的一景。“藕丝衫子柳花裙,空着沉香慢火熏。”(元稹《白衣裳》)“御纱新制石榴裙,沉香慢火熏。”(晏几道《诉衷情》)猜测女人身上独特的体香,有些可能是长期穿熏香过的衣服的缘故。这么说来,熏笼在增加女人味上也是功不可没的。

  美人披着新熏过的、散发奇香的轻纱丽锦之衣,自然就成为诗词中渲染描写的对象。如和凝的一首《山花子》,通篇写一位艺妓的打扮:

  “莺锦蝉彀馥麝脐,轻裙花草晓烟迷……春思半和芳草嫩,碧萋萋。”“麝脐”就是麝香,说的是,彩锦、薄纱的衣裙经过熏烘,散发出贵重的香气,衣裙上缬染而成的花草纹,就像是笼在清晨的雾烟中一般,这位风月生涯未久的年轻女子,她的情感像绿草像嫩草,正在春天里生长。

  在熏衣之外,人们还用熏笼来熏被。牛峤《菩萨蛮》:“熏炉蒙翠被,绣帐鸳鸯睡。”周邦彦《满江红》:“宝香熏被成孤宿。”均展现了昨睡前富贵人家卧室内的场景。一袭被子经熏笼熏过后,盖在身上,又舒适又暖和,清爽的气息想必令人神魂俱适,所谓“惹香暖梦绣衾重”,似乎连做梦都沾上温暖的芳香了。更重要的是,香衾可以刺激情欲,给男欢女爱增加浪漫而温馨的气氛。于是,就有了温庭筠《更漏子》写道,一位“眉浅淡烟如柳”的女子,会“待郎熏绣衾”,女子在等待意中人来临的时候,特意把绣被熏香。

  尹鹗《秋夜月》则写了一个迷情的夜晚:“黄昏慵别,炷沉烟,熏绣被,翠帷同歇。醉并鸳鸯双枕,暖偎春雪。语丁宁,情委曲,论心正切。夜深、窗透数条斜月。”一位名妓与她的眷恋者,在白天的娱乐活动结束之后,仍然懒得分手,于是梦起名香,熏好绣被,共度缠绵之夜。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切切私语,直到深夜。而这样的闺房,在清晨的景象则是:“翡翠屏开绣幄红,谢娥无力晓妆慵,锦帷鸳被宿香浓。”(张泌《浣溪沙》)开云屏,挂帐帘,美人懒洋洋起身,这时候帐子里的双人绣被上,隔夜的香气浓郁如初。

   用熏笼熏被,是在床上进行的,怕的是衾被沾染尘土,这样,负责熏被的女子自然也要坐到床上去了,于是古诗词中就出现了“斜倚熏笼”的文学意象。温庭筠《清平乐》:“凤帐鸳被徒熏,寂寞花锁千门。竞把黄金买赋,为妾将上明君。”绣被已经熏香,却无人来共度良宵,这样一个情境下,美丽女子只好斜靠在熏笼上,其哀哀怨怨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生怜爱之情。斜倚熏笼,简直就是痴痴等待、寂寞难耐的真实写照。明代诸暨人陈洪绶还专门画过一幅《斜倚熏笼》图呢。(自搜狐博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常识栏目  进入传统文化常识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