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古代妇女用以涂脸颊或嘴唇。历代典籍中有关胭脂的写法有很多,如“焉支”、“烟支”、“鲜支”、“燕支”、“燕脂”、“阏氏”等等。关于胭脂的起源,有两种不同的说法:

  一说胭脂起于自商纣时期,是燕地妇女采用红蓝花叶汁凝结为脂而成,因为是燕国所产得名。

  《中华古今注》中记载:“燕支草似蒯花,出西域,土人以染,名为燕支,中国人谓之红蓝粉。”

  一说胭脂原产埃及,在汉代经中亚传入匈奴,因其色泽红润鲜美,故匈奴人采之制作染料,并用作妇人美容品。公元前139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带回的异族风物中就有胭脂。东汉时班固出使西域回来说过:“匈奴名妻曰阏支,言可爱如燕支。”燕支花,就是红蓝花。

  红蓝花的花瓣中含有红、黄两种色素,花开之时被整朵摘下,然后放在石钵中反复杵槌,淘去黄汁后,即成鲜艳的红色染料。

  妇人妆面的胭脂有两种:一种是以丝绵蘸红蓝花汁制成,名为“绵燕支”;另一种是加工成小而薄的花片,名叫“金花燕支”。

  这两种燕支,都可经过阴干处理,到了大约南北朝时期,人们在这种红色颜料中又加入了牛髓、猪胰等物,使其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脂膏,由此,燕支被写成“姻脂”,“(臙)脂”。“脂”字有了真正的意义。

  除了红蓝外,制作胭脂的原料还有重绛、石榴、山花以及苏芳木等。重绛是一种绛红色染料,它的色彩比较浓重,不及红蓝鲜艳透明。在汉魏时常常被用来作燕支的材料。石榴花也是一种红色颜料,在隋唐时常用来炼染女裙,时称“石榴红裙”,但也可用来制成胭脂。  

  与石榴花相仿的是山花,山花是一种野生植物,经过提炼加工,则可为化妆材料。苏方木也名“苏木”,它的颜色虽比较黯淡,但作为染料饿历史却很长,早在魏晋时期就是一种主要的红色染料。

  由于胭脂的推广流行,汉代以后,妇女作红妆者与日俱增,且经久不衰。

  “美人妆,面既施粉,复以燕支晕掌中,施之两颊,浓者为酒晕妆浅者为桃花妆;薄薄施朱,以粉罩之,为飞霞妆。”从《妆台论》中对女子晓妆的描述,可见胭脂对女性红妆是何等重要。

  东晋王嘉《拾遗记1·卷七》中写魏文帝美人薛灵芸拜别父母后入宫,一路上泪下不止,用玉唾壶承泪,到京师时,壶中泪凝如血,这红泪一定是因为沾染了脸上的胭脂。

  西晋时胭脂的制作方法:取胭脂绵百二十章,避以沸汤,令尽出其汁。又用赤金箔如胭脂数,真珠末四分,大红珊瑚末四分,血珀末三分,梅花冰片一分,和金箔捣为泥。将所避胭脂汁,入精细瓷碗,分作二十分。又将金箔等分作二十分,入胭脂汁内,搅匀置烈日下。候其稠,乃取胭脂绵缩取其汁,晒之极干,用净竹器盛之。下设冷泉水,水中点以时花之极芬者,一二杂于胭脂,移就朗月以吸月华。月初七至十四五,望后之月,虽佳勿取。满八九日,又置烈日晒极干,然后以绢素封固第次取用。

  胭脂在唐代时尤为盛行,如唐诗有“三千宫女胭脂面”句,王建《宫词》:“归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泼红泥。”说的是一个宫女在盥洗完毕后,脸盆中犹如沉淀了一层红色的泥浆。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记:“贵妃每至夏月,常衣轻绡,使侍儿交扇鼓风,犹不解其热。每有汗出,红腻而多香,或拭之于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红也。”说杨贵妃红妆之重,连擦汗的帕子都染成了红色。虽然在说法上夸张,但多少反映了当时的浓妆之风,近代出土唐代彩俑和壁画也印证了这一点。

  唐代以后,尽管妇女的妆饰风俗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涂抹红妆的习俗始终不衰。辽代妇女的红妆,虽不见于文载,但实例却屡有发现。如考古发掘报告所记,辽宁法库叶茂台辽董壁画,山西大同十里铺辽墓壁画所绘妇女,“双颊全涂红粉”,反映了当时的风尚。这种习俗一直沿续到清朝末年,由于女子教育的兴起,青年学生纷纷祟尚素服淡汝,才改变了这种妆饰现象。

  《御香飘渺录》中说慈禧用的胭脂,是采集了上好的玫瑰花瓣,用干净的石臼慢慢地把花瓣舂成厚浆后,用细纱过滤取汁,再把当年新缫就的蚕丝剪成胭脂缸口大小,放到花汁中浸泡,等完全浸透取出晒干,就成了上好的胭脂。

  《宫女谈往录》里提到的胭脂制法:

  差不多一过了阴历四月中旬,京西妙峰山就要进贡玫瑰花,宫里开始制造胭脂了。这事自始至终要由有经验的老太监监督制造。老太后的精力非常旺盛,对于这些事也要亲自过目,所以我们也随着参与了这些事。

  首先,要选花。标准是要一色砂红的。花和花的颜色并不一样,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把花放在一起,那颜色就分辨出来了。一个瓣的颜色也不一样,上下之间,颜色就有差别。因此,要一瓣一瓣地挑,要一瓣一瓣地选。这样造出胭脂来才能保证纯正的红色。几百斤玫瑰花,也只能挑出一二十斤瓣来。内廷制造,一不怕费料,二不怕费工,只求精益求精,没这两条,说是御制,都是冒牌。

  选好以后,用石臼捣。石臼较深,像药店里的乳磨,但不是缩口,杵也是汉白玉的,切忌用金属。用石杵捣成原浆,再用细纱布过滤。纱布洗过熨平不许带毛丝。就这样制成清净的花汁。然后把花汁注入备好的胭脂缸时。捣玫瑰时要适当加点明矾。说这样颜色才能抓住肉,才不是浮色。

  再把蚕丝绵剪成小小的方块或圆块,叠成五六层放在胭脂缸里浸泡。浸泡要十多天,要让丝绵带上一层厚汁。然后取出,隔着玻璃窗子晒,免得沾上尘土。千万不能烤,一烤就变色。

  用的时候,小手指把温水蘸一蘸洒在胭脂上,使胭脂化开,就可以涂手涂脸了,但涂唇是不行的。涂唇是把丝绵胭脂卷成细卷,用细卷向嘴唇上一转,或是用玉搔头(簪子名)在丝绵胭脂上一转,再点唇。老太后是非常考究的,对这些事丝毫也不马虎。

  我们两颊是涂成酒晕的颜色,仿佛喝了酒以后微微泛上红晕似的。万万不能在颧骨上涂两块红膏药,像戏里的丑婆子一样。嘴唇要以人中作中线,上唇涂得少些,下唇涂得多些,要地盖天,但都是猩红一点,比黄豆粒稍大一些。在书上讲,这叫樱桃口,要这样才是宫廷秀女的装饰。这和画报上西洋女人满嘴涂红绝不一样。

  “现在先说我们所用的这种粉:它的原料其实也和寻常的粉一般是用米研成细粉,加些铅便得,并且你从表面上看,它的颜色反而尤比寻常的粉黄一些,但在实际上,却大有区分。第一,它们的原料的选择是十分精细的,不仅用一种米;新上市的白米之外,还得用颜色已发微紫的陈米,如此,粉质便可特别的细软。第二,磨制的手续也决不像外面那样的草草,新米和陈米拣净之后,都得用大小不同的磨子研磨上五六次;先在较粗的石磨中研,研净后筛细,再倒入较细的石磨中去研,研后再筛,这样研了筛,筛了研的工作,全都由几个有经验的老太监担任,可说是丝毫不苟的。这两种不同的米粉既研细了,就得互相配合起来,配合的分量也有一定,不能太多太少,否则色泽方面便要大受影响。第三,我们这种粉的里面,虽是为了要不使它易于团结成片的缘故,也象外面一样的加入铅粉在内,然而所加的分量是很少很少的,只仅仅使它不团起来就得;外面所制的往往一味滥加,以致用的人隔了一年半载,便深受铅毒,脸色渐渐发起青来,连皮肤也跟着粗糙了,有几种甚至会使人的脸在不知不觉中变黑起来;如果在举行什么朝典的时候,我们的脸色忽然变了黑色,岂不要闹成一桩绝大的笑话!”

  “我们所用的胭脂,制造起来,简直尤比粉来得讲究:它们是纯粹用玫瑰花的液汁所制成的,玫瑰花汁原算不得是什么希罕的东西,寻常的胭脂中,用它的尽有;所以我们的特长,又在精选,因为玫瑰花的颜色不但不能几千万朵完全一样,便是同在一朵上的花瓣,也往往深淡各别,如把这种深淡各别的花瓣一起收来,捣成液汁,结果便难望能有颜色鲜明匀净的胭脂可得,至少必不能和一朵颜色极正常的鲜玫瑰花相比。因此,我们把许多玫瑰花采来之后,必须逐一检验,只把颜色正常的花瓣摘下备用,其余的一概弃去;这种拣选工作峭但很费时间,而且也不是一个毫无经验的生手所能从事的。……”

  “待到颜色正常的玫瑰花瓣拣满了相当的数量以后,于是便把它们安在洁净的石臼里,慢慢在舂,一直舂到花瓣变成厚浆一般才歇;接着再用细纱制成的滤器滤过,使一切尽可能质完全滤去,成为最明净的花汁,这样就得开始做胭脂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工作了。……”

  “花的液汁制成后,我们便用当年新缫就的蚕丝来,(当然是未染过的白丝),压成一方方象月饼一样的东西;它们的大小是依着我的胭脂缸的口径而定的,所以恰好容纳得下。这一方方的丝绵至少要在花汁中浸上五天或六天,才可以通体浸透;瞧它们一浸透,便逐一取出来,送到太阳光下面去晒着,约莫晒过三四天,它们已干透了,方始可以送进来给我们使用。所费的工夫,仔细算来确也不少,幸而我们也用得不怎样浪费,每做一次,总可够五个月半年之用咧!”

  太后擦胭脂又是怎样搽法呢?

  “伊先剪下的一小方红丝绵在一杯温水中浸了一浸,便取出来在两个手掌的掌心里轻轻地擦着,擦到伊自己觉得已经满意了,这才停止;因为从前的女人,掌心上总是搽得很红的,所以太后第一步也是搽掌心。掌心搽好,才搽两颊;这时候伊可没工夫再和我说话了,伊把伊的脸和镜子凑得非常的近,并用极度小心搽着,以期不太浓,也不太花,正好适宜为度。最后才是点唇,不过从前的人决不象现在人一样的把上下唇的全部统搽上口红,伊们是只在唇的中间搽上一点胭脂,这恐怕就是受着文人“樱桃小口”的一句形容词的影响罢!”

  这段话提到面脂外,也提到了点唇的口脂。前面说了胭脂是面脂和口脂的统称。口脂也是素来被看重的,战国宋玉《神女赋》写“眸子炯其精朗兮,暸多美而可观。眉联娟以娥扬兮,朱唇的其若丹。”

  唐岑参《醉戏窦美人诗》中 “朱唇一点桃花殷。”说的都是女性红唇之美。《唐书》中记:“腊日献口脂、面脂、头膏及衣香囊,赐北门学士,口脂盛以碧缕牙筒。”说用来盛口脂的容器是雕花象牙筒,可见口脂在诸多化妆品中是多么被重视和喜爱。唐代人把抹口脂又称为点唇,僖宗年间,口脂的种类计有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嫩吴香、半边娇、万金红、圣檀心、露珠儿、内家圆、天宫巧、洛儿殷、淡红心、猩猩晕、小朱龙、格双唐、媚花奴共十六种,并称为胭脂晕品。

  一般认为胭脂的原料是染色植物红蓝花或苏木,何坦野先生对这一传统说法提出质疑,认为古代制作胭脂的原料是一种叫“紫茉莉”又叫“胭脂花”植物的花瓣,并认为古代文献中所提的红蓝花可能是一种根本不曾存在的植物。万方对此考辨如下: 

  在古代紫茉莉主要供药用,也可取其种仁制作美容化妆品“红粉”、“香粉”之类。

  但据《本草纲目拾遗》和《草花谱》中的说法,紫茉莉的花朵颜色并不是“胭脂红”色,而是紫白黄三色,开花时间短,易褪色,用于制作美容化妆品的主要是它的种子内的白粉,故有“粉豆花”、“粉团花”、“粉孩儿”、“胭脂水粉”等多种异名。说它可以点唇,是用紫茉莉的紫色花朵的新鲜自然汁液点染嘴唇,作为胭脂的替代品使用,故有“胭脂花”之别名。

  《红楼梦》中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①中平儿被宝玉劝到怡红院理妆,不见粉,宝玉将一个宣磁盒子揭开,里面盛着十根玉簪花棒儿,说“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对上料制的。”平儿见它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扑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不像别的粉涩滞。以及第六十四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也是此物。紫茉莉种子为坚果,无论何时都不呈现朱红色,也没有果汁,故不存在以“花瓣和颗粒果汁渗入无色油脂”制作胭脂的可能。

 

紫茉莉,又有人称胭脂花

  盛胭脂的器皿

唐 玳瑁嵌螺钿“荷花鸳鸯”图八方盖盒

  据说,此为中国唐代皇家赠送给当时日本圣武天皇的礼物,呈八角形,表层镶满珍珠母和琥珀制成的花瓣。除此次送拍的粉盒外,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粉盒,分别收藏于日本东大寺的仓库和大和文华馆内。

南宋 影青粉盒

  宋代的瓷盒大都为影青瓷,影青是青白瓷的别名,为江西景德镇所创烧,质薄而色白,其釉色微带青色,晶莹润泽,白中泛青,所以称为“影青”。 (可惜找不到彩图)

  这件粉盒瓷质细腻、制作精巧、光照见影,盒内有3个小“碗”,用花枝相连,盖面有缠枝印花,釉面光润。“碗”内分别盛放粉、黛和胭脂。白色的粉是妇女用以面部上粉修妆的;黛是青黑色,用以描眉画眼;红色颜料的胭脂用来涂脸颊或嘴唇。古代妇女是以“白黑透红”为健美之色

清乾隆 青白玉留皮福寿粉盒

清 剔红婴戏纹粉盒    

  圆形漆盒,盒内髹黑漆,周身髹朱漆,盒面锦地刻五子闹龙灯,外围五子婴戏。四周衬以山峦、松柏、底阴刻宝相花图案。  

  剔红是漆器的一种,准确说应该是漆雕吧。是在器物上涂上几十层红漆,再进行雕刻。可贵之处是在雕刻的切面上可以清楚看见涂漆的层次,层层剔透。

清代珐琅瓜形胭脂盒

 

景泰蓝胭脂盒

现代 独山玉 天蓝如意凤胭脂盒

现代扬州谢馥春胭脂

 

新拍的红楼梦里黛玉的胭脂盒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其他栏目  进入古代女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