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南

  ——西塘归来自填不韵词

  桥连影,烟光碎波生。

  欲将水色比长空,已见飞鸟自引朋。

  秋意不觉浓。

  画中行,迤逦梦未竟。

  吴越流年一水横,最是娇媚西塘灯。

  夜色两三层!

  引子

  大约与“西”字相关的,都有些极致之美罢。

  九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苏家弄。

  沿着石板铺成的小路向前走,周末的西塘毕竟热闹,来往的行人很多。擦肩而过的时候都微微侧身,在逼仄的空间里微笑着彼此谦让。

  而我所在的城市,越是宽广越是让人觉着荒凉。

  这条长而窄的弄堂,从喧嚣的这头看不到风景的那头。阳光从高高的马头墙上投射下来,把这个连双臂也不能尽展的世界隔成一半明媚一半沉郁。

  界限如此分明。如同,我即将进入的古镇和原本置身的城市。

  来西塘,就是为了遗忘。

  苏家弄的尽头是西街。

  依旧是狭长的街道和如织的游人,但此处与刚才恍若两个世界。民居是明清时代的风格,墨瓦粉墙,翘檐飞角。街道两边是林立的店铺,朱漆木门、明净轩窗,各种旗幡随风招摇,房檐下都挂着一串串长长的红灯笼。

  仿若回到了那些古旧的年代。时光如滔滔逝水,音容却依稀宛在。尘世的变迁从始至终,不知今日我所见的,和几百年前站在这里的人所见的,还有什么是相同的。

  没有事先预订房间,按照网上攻略的介绍四处寻访“河边旅社”,谁知沿着西街来回走了两遍也没找到。后来再看的房间都不如人意。

  不得已,还是放弃了临水的客栈,去了黎园。

  说黎园是客栈,不如说它是私家花园。江南园林式的庭院布局,小巧亭台、姣姣游鱼。老板是当地的书法家,儒雅又热情。在带我们看房的过程中还不忘介绍雕花家具的独特文化。

  我一直相信,大隐隐于市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因为世人轻狂,真正能有几个守着一方狭小天地而怡然自乐、心安理得呢?

  听君之言,如沐春风。于我而言,能遇上这样的人,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二

  飞花迷眼江南梦。

  眼前的风景,分毫不差正是梦中的颜色。眉目清秀、柔情满怀。此地此景,正是柳七歌咏杭州的千古名词《望海潮》中的最婉约那阙:“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杭州的袅娜,西塘风物异曲同工。而西塘的恬静,杭州早已缺失。

  一泓碧水映青天,左岸垂柳,右岸人家。江上舟摇,楼上帘招。临水的埠头上,还有浣洗的妇人。她手中的衣衫搅起层层涟漪,乱了悠悠的水流,也乱了我思慕的心。

  不知为何,绝美的江南总是让我觉得惆怅。

  “小酌庭中和雪醉,低吟月下伴花眠”。只在寄情山水时,方可不问世间事。我一直有着自己执迷的甘醇情怀,所以注定终生都堪不破某些现实的郁积。于是我只能一再远行。虽然明知道,梦终究会醒,生活依然要面对。耽搁得再久,还是要回去。

  但能多停留一刻,也是好的。

[1] [2] [3] [4]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嘉善栏目  进入江南专题 进入忆江南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