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一个清晨,我独自背着旅行包前往嘉善,心里仅有的想法便是我要去看一个小镇,小镇的名字叫西塘。
  每次出行,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惊喜,感受陌生的风光,看陌生的行人,然后在心里留一些陌生而空洞的想法。然而西塘,却第一次让我找到一种可以触摸的真实。深深浅浅的街巷,蜿蜒曲折的回廊,长满青苔的河道,拱形石桥,明清建筑,还有丝竹琴音……像是一个古老的传说,仿佛置于梦中才成真切。

  西园古宅春

  穿过一条悠长的古巷进入西塘,随处可见楼台亭阁,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千年前,顿觉非得轻移步履,眼神悠悠,才宛若古宅小院里走出来的轻盈女子。
  西园是西塘历史上最大的私家花园,也是我们开始观赏的第一处古宅。踏过高高的门槛,印入眼帘的便是亭台楼阁、假山鱼池,据说是当年吴江诗人柳亚子效仿黄庭坚等人,邀友吟诗欢歌的地方。因是三月,池边正有几树盛开的梅花,淡粉如画。我与同伴从黑漆漆的假山底绕道前行,居然到了山顶的亭台,再从亭台绕小道下来,便又回到假山底,如此往复,竟仍在同一处,但意趣在此,便也觉得挺好玩。
  假山一侧是拾阶而上的扶栏,与二楼相通,如此长阶并不多见,便成了拍照的好地方。女孩从扶栏的柱子边探出头来,男孩在侧楼拍照,甜美的笑容顿时凝固其间。于是迫不及待地从背包里掏出相机拍照,坐在扶栏边,春风拂面而来,幸福便是此刻,笑容也无话可说。
  到过西塘的人,都会被镇上浓郁的文化气息所感染,西园内便有“朱念慈扇面书法艺术馆”、“百印馆”、“南社陈列室”等展厅。而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扇面书法,刚柔并济,惜墨如金,一副扇面多的写有几万字的书法作品,其精致可想而知。当然,这里的文化气息并不是陈列出来的,你甚至可以从走廊过道边挂着的书法作品中感受其流畅之美。
  西塘的古宅大多是明清时的建筑,厅堂自然很多,最有创意的是有一处堂内走道被主人改成琴房与棋房,左右以透明的窗户相隔。傍晚时分,夕阳透过天井散落在古筝与棋子上,何等惬意,仿佛看得见当年主人与友人对弈的情景。
  一些古屋顶上长着近尺高的瓦草,据传是屋宅以前主人的魂灵附在了这些草上,使它们长得如此茂盛,佑护着古屋的宁静和久长,也佑护着古镇的繁荣与祥和。

  漫步石皮弄

  刚到西塘时,三轮车夫告诉我们,到西塘一定要去石皮弄,不然就没有到过西塘。西塘的街巷很多,全镇有大小弄堂一百多条,一般宽度约2米,只适合步行。下西街的石皮弄建于明末清初,全长68米,由166块条石铺成,每块条石厚仅3公分,故称石皮。而将花岗岩凿得如此之薄也足见工艺之精湛,石皮弄也因此而得名。
  走在巷口,看见很多人围在一起拍照,才知道这就是石皮弄了。石皮弄两边都是古建筑,暗灰的条石砌起高高的墙面,将石皮弄孤立成一条细长的巷子。巷子以整齐的条石铺地,一直延伸到暗处,巷口的墙角刻着“石皮弄”三个字,若有阳光在此处交汇,使光影交织,古巷便一半明一半暗,隐隐约约韵味悠长。
  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在此拍照留念,但时间、光影与角度的不同,拍出来的照片也大不一样。为了避开行人,同伴拿着相机调试了好久,我自觉浪费了好些表情,便作痛苦状放松,竟被同伴偷拍下来。
  石皮弄最窄的地方只有0.8米,漫步其间有种独行之妙,行人必须顺着同一个方向行走,不然便被塞在巷间,不进则退,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趣。倘若遇上个大胖子,便只能作螃蟹横行,才能穿过石皮弄了。
  我想若是在三月寂静的雨天,一个人撑着油纸伞悠悠走在这巷间,头上是高高的同样狭长的天,脚下是留着岁月痕迹的条石板,两边是饱经风霜的斑驳的高墙,也许会迷失了自己,也许会误以为自己便是戴望舒笔下那个清郁的结着愁怨的丁香女孩了。

  小桥流水人家

  西塘的引人之处,在于其幽静而柔美的江南风韵。这里河流密布,加上桥多、宅弄多和廊棚多,到处是小桥流水人家。清晨薄雾似纱,午间清风斜阳,傍晚渔舟唱游,悠然闲逸自在其中。
  有水必有桥,有水必有人家。试想小小一平方公里的古镇上,就有数十座小桥。安仁桥、安善桥、五福桥、永宁桥和清宁桥,宋代人赋予它们雅致和古朴,更赋予小镇相通的灵魂。另有清代建造的卧龙桥和渡禅桥等也别具韵味。而最别致的要数送子来风桥,仅仅一座桥从构思上已具有了江南园林的特色,移步换景。桥的中间是一饰墙,把这座桥分成左右两个世界,透过墙上镂空的扇形窗口,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到水乡古镇的侧影。一些调皮的小孩还躺到扇形窗内,悠然自得地看过往的行人。
  西塘是典型的水乡,全镇河流穿梭,许多古宅建于河道两侧,平时便以小船代步。这令我想起了绍兴的乌篷船,据说滑这种船时需手脚并用才能前行。但我在西塘看到的小船已是改制后的双桨滑船,船夫也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古宅内吃饭时,只见三三两两的小船从窗边滑过,等我准备好相机时,船却已行远了。
  我们在西塘走的大多是无人居住的景点,只从至今仍保留的古宅旧居里看到西塘人家的影子,宅深弄长,屋内有三进或五进,或甚至六七进,可住十几二十户人家,全都通过宅弄出入,正所谓“雨天不湿鞋,照样走人家”大抵就是这种情形吧!

  烟雨长廊

  远远望着“烟雨长廊”时,我竟误以为自己在梦中。虽长在江南,但这临水而居的烟雨长廊在我记忆里是没有的,而如此悠长美丽的景致无意间便在眼前,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幸好随同伴一起走在这长廊里,话语间便已融入其中,我只消感受这朦胧的景致,其余的什么都可以不想。
  沿街搭建的廊棚有一千多米,是江南水乡中独一无二的建筑。廊棚一侧设有靠背长椅供行人休息,另一侧临河而居。静谧的晨昏时刻,独自漫步悠长的廊棚下,一点点心跳,一些些怀旧,还有一丝丝的感伤,都显得那么真切。
  朝南埭的廊棚,上百年了,两岸的粉墙乌瓦,影子沉在门前的河水中,吹一阵风,湿亮的静影就散墨般淡尽。这样的地方,可游,更可居。人在其中,会回想往日,一些情思随之涌上心来。我想廊棚的夜色一定很美,月光如水,两岸侧影,倚窗相望,不禁仰叹流年。
  廊棚的一侧还有许多店铺,绣花店内三十多岁的女子坐在门边绣着肚兜上的荷花,针线飞快地上下飞舞,织成密密麻麻图案,惟妙惟肖。秤行店里的师傅在过去可是了不起的艺人,就是现在,老师傅面对来往的游客仍一脸的骄傲。最好玩的要数刻字店里的米粒刻字,在小小的米粒上刻下自己或恋人的名字,然后装在一个袖珍型玻璃瓶里珍藏,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
  有些巷口挂着书画的牌子,我们顺着巷子找到一家书画店。店主人迎上前来介绍店内的书画作品,原来主人是书画爱好者,店内所有的书法和水墨画全是他的作品。我们挑了两幅石皮巷的水墨画作留念,心想多年以后再想起,西塘如画般的美景便历历在目了。

  江南丝竹与西塘老人

  记得莫扎特故乡萨尔茨堡街上的石路吗?走在古镇西塘,不论宅弄或是廊棚里,脚踏的都是条石或砖块铺就的地面,美观耐用,古典得很,令人不禁感发思古之幽情。
  不过对于像我这样喜爱音乐的人来说,能在西塘聆听到江南丝竹琴音是最美妙的事了。临近黄昏时分,我与同伴已在西塘镇上走了几个小时,坐在小河的围栏边休息,竟听到古宅里有清脆悠扬的音乐飘来,忽尔丝竹忽尔古筝,循声望去有三三两两地游客端坐席间,或喝茶或闭目聆听,那情景赛似神仙,不由令人想起“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句子来。
  沉醉在西塘的暮色里,沉醉在古朴雅致的水乡风情中,不觉已有夕阳散落在脸颊,浅浅淡淡收敛在天边,宛如一位迟暮的老人的笑颜。临走时,身边有一位西塘老人勿勿经过,从她留着岁月痕迹的皱纹里,我仿佛看到西塘的昨天,而那勿忙的脚步又仿佛正记忆着西塘的今天。
  很难想象在繁华绮丽的沪杭线上,还会保存这样的一个民风淳朴的古镇,依旧是一拱如月的石桥,依旧是桨声四起的流水,依旧是青瓦灰墙的人家,依旧是烟雨长廊,明清建筑,和悠悠古巷……

  夜里十点

  夜里十点,朋友送我到火车站。
  乘火车离开嘉善,西塘在记忆里渐渐迷失。火车上遇到去杭州旅游的南京人,于是与他聊起杭州的人文与景点,断断续续,在他眼里都那么美,我想那或许是他梦中的江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嘉善栏目  进入忆江南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