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风情】

  在水乡,你可常听到"皮包水"的说法。不是因为水多,而是那里的人喜欢喝茶、爱坐茶馆的缘故。大运河沿线的小镇上,茶馆遍布,茶客如蚁,每天清晨,江南水乡的风情韵致就在这袅袅的水烟中迷醉般展开。
  历史上,乌镇茶馆最多的时候有六十几家,地处中市的访卢阁、三益楼、常春楼、一洞天、明月楼、天韵楼等规模较大,档次也高,茶客的身份也尊贵些;而分散在东南西北四栅的小茶馆,主顾都是四乡里来镇上做买卖的农民。两者各有各的特点,前者俗称街庄,雅致些,但要说起水乡的原汁原味、质朴醇厚来,后者(俗称乡庄)更贴近些。乡庄只做上午,街庄常做下午。
  茶馆之所以经历千百年离乱盛世而不衰,自有它作为生活基本的一面,但在信息传播落后的年代,茶馆是信息交流和处理公众事务的重要场所。一个茶馆便是一个小镇的“新华社”,各种消息都在这里发布;大至长江洪水,小至李家小孩吵夜,近如阿大捉螃蟹反被螃蟹咬……现在村村都有广播、电视、录音机,但茶客还是喜欢到茶馆里嗑山海经,即便是新兴的咖啡馆、舞厅也没能冲击它的存在。

【乌镇水阁】

  和许多江南水乡小镇一样,街道、民居皆沿溪、河而造,正所谓“人家尽枕河”。乌镇与众不同的是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搁上木板,人称“水阁”,这是乌镇所特有的风貌。 水阁是真正的“枕河”,三面有窗,凭窗可观市河风光,午夜梦回,听底下水声訇訇,别有一番情趣。茅盾曾在《大地山河》中这样描述故乡的水阁:“……人家的后门外就是河,站在后门口(那就是水阁的门),可以用吊桶打水,午夜梦回,可以听得橹声欸乃,飘然而过……”
  传说水阁是由一位机智的豆腐倌的违章建筑而来,可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许多历史都已烟消云散,唯有这集生活的实用与享受于一体的建筑形式因着人们的喜爱而得以保存和延续。谁说历史不是普通人创造的呢?如今当我们依窗而坐,品一盏香茗,水雾氤氲中的水阁显得那么散淡,犹如一幅水墨,诉说无尽心事;当我们漫步于长廊,踩着上千年的石板,水光粼粼中的水阁又是如此的悠闲,仿佛故地重游,不知今夕何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阁是乌镇的灵气所在,虽然它没有奢华,难比高楼,但一千年来,就是它默默地陪伴着乌镇勤劳善良的人们度过了他们每一个平凡而实在的日子。有了水阁,乌镇的人与水更为亲密;有了水阁,乌镇的风貌更有韵味;有了水阁,乌镇的气质更为悠雅;有了水阁,乌镇的历史添了一份委婉;有了水阁,乌镇的游程多了一份回味……是的,水阁是乌镇的独创,是乌镇的魅力所在,是每一个乌镇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那抹最亮丽的回忆。
  碧水蜿蜒,小桥流影,橹声欸乃中看水阁画卷般在眼前徐徐展开,看水乡人在水阁中起居住行,听古镇人乡音叫唤此起彼伏,这已渐渐成为赏游乌镇的一项重要内容。乌镇的水阁正已它独特的韵味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喜爱。

【乌镇香市】

  香市这一民间风俗在乌镇流传已久,其规模仅在杭州的西湖香市之下。
  香市从清明节开始,约半个来月。清明节那天,乌镇西南20公里处的含山有个“轧蚕花”的庙会,赶会者从含山下来即到乌镇,于是,乌镇的香市就拉开了帷幕。
  赶香市的主体是农民,游春的同时,不忘捎带着出售自家做的竹器、蚕具和农副产品。妇女们有个任务,就是要到乌将军庙前的上智潭中“汰蚕花手”,以求日后养蚕无病无灾。养蚕是当地农民的主要产业,蚕的好坏直接影响一年的生活,所以很多风俗也是围绕祈蚕而举行的,如含山蚕花节。
  择清明到谷雨赶香市是有道理的。谷雨一到,农家就要投入饲养春蚕的大战,所以,清明至谷雨这段时间正好闲着,又值风和日丽,正好行乐。
  而乌镇能形成香市,可能与乌镇多寺庙以及去杭州的香客途经乌镇烧回头香这件事有关。乌镇建于梁代存至民国的古刹有3座,唐长庆年间,寺庙有30多座。明清时期,乌镇的寺、院、庙、观、堂、庵不下40余处。寺庙多,香客来得多,随之而来的摊贩、戏班子等是为香客服务的。一来二去,固定的“香市”就约定俗成了。同时,由于杭州西湖香市名闻天下,每年清明前后,苏州、无锡、常州和嘉兴、湖州农村的农民都要途经乌镇前往杭州烧香,回来后,还要在佛事兴盛的乌镇还香,名曰回头香。这批香客涌进乌镇,大大催化了当地的香市。
  后来,香市渐渐匿迹了。当地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在修真观前恢复香市,以丰富旅游的内容,为游客增添游兴。

《香 市》/茅盾

  "清明"过后,我们镇上照例有所谓"香市",首尾大约半个月。
  赶"香市"的群众,主要是农民。“香市"的地点,在社庙。从前农村还是"桃源"的时候,这"香市"就是农村的"狂欢节"。因为从"清明"到"谷雨"这二十天内,风暖日丽,正是"行乐"的时令,并且又是"蚕忙"的前夜,所以到"香市"来的农民一半是祈神赐福(蚕花二十四分),一半也是预酬蚕节的辛苦劳作。所谓“借佛游春"是也。
于是"香市"中主要的节目无非是"吃"和"玩"。临时的茶棚,戏法场,弄缸弄餐,走绳索,三上吊的武技班,老虎,矮子,提线戏,髦儿戏,西洋镜,--将社庙前五六十亩地的大广场挤得满满的。庙里的主人公是百草梨膏糖,花纸,各式各样泥的纸的金属的玩具,灿如繁星的"烛山",熏得眼睛流泪的檀香烟,木拜垫上成排的磕头者。庙里庙外,人声和锣鼓声,还有孩子们手里的小喇叭、哨子的声音,混合成一片骚音,三里路外也听得见。
  我幼时所见的"香市",就是这样热闹的。在这"香市"中,我不但赏鉴了所谓"国技",我还认识了老虎,豹,猴子,穿山甲,所以"香市"也是儿童们的狂欢节。
  "革命"以后,据说为的要"破除迷信",接连有两年不准举行"香市"。社庙的左屋被"公安分局"借去做了衙门,而庙前广场的一角也筑了篱笆,据说将造公园。社庙的左起殿上又有什么"蚕种改良所"的招牌。然而从去年起,这"迷信"的香市忽又准许举行了。于是我又得机会重温儿时的旧梦,我很高兴地同三位堂妹子(她们运气不好,出世以来没有见过像样的热闹的香市),赶那香市去。
  天气虽然很好,“市面"却很不好。社庙前虽然比平日多了许多人,但那空气似乎很阴惨。居然有锣鼓的声音。可是那声音单调。庙前的乌龙潭一泓清水依然如昔,可是潭后那座戏台却坍塌了,屋椽子像瘦人的肋骨似的暴露在"光风化日"之下。一切都不像我儿时所见的香市了!
  那么姑且到惟一的锣鼓响的地方去看一看罢。我以为这锣鼓响的是什么变把戏的,一定也是瘪三式的玩意了。然而出乎意料,这是"南洋武术班",上海的《良友画报》六十二期揭载"卧钉床"的大力士就是其中的一员。那不是无名的"江湖班"。然而他们只售平价十六枚铜元。看客却也很少,不满二百(我进去的时候,大概只有五六十)。武术班的人们好像有点失望,但仍认真地表演了预告中的五六套:马戏,穿剑门,穿火门,走铅丝,大力士......他们说:“今天第一回,人少,可是把式不敢马虎,--"他们三条船上男女老小总共有到三十个!在我看来,这所谓"南洋武术班"的几套把式比起从前"香市"里的打拳头卖膏药的玩意来,委实是好看得多了。要是放在十多年前,怕不是挤得满场没个空隙儿么?但是今天第一天也只得二百来看客。往常"香市"的主角--农民,今天差不多看不见。后来我知道,镇上的小商人是重兴这"香市"的主动者;他们想借此吸引游客"振兴"市面,他们打算从农民的干瘪的袋里榨出几文来。可是他们这计划失败了!

【民间习俗】-【接五路】
  接五路,本指接五路行神,后来演变成接五路财神。旧时商家春节休假后,一般都在初四晚上接请五路财神,初五开市,以图吉利。按说接五路是在初五,为什么又说在初四晚上?原来,初五日是正日,由于大家求利心切,都想自己比人家早一点迎到财神,于是,这时间就一点点提前了,甚至提前到初四的早晨。这样当然不符合规矩,后来就由长者出面,规定初四日晚上一起行动迎神。
  初四日下午三点,接五路仪式的准备工作就开始了,直到晚上九、十点钟结束。先是摆案桌,一般用两张八仙桌拼起来即可,讲究的要三张,外加半张,俗称三桌半。头桌是果品如广橘、甘蔗,寓意财路广阔,生活甜蜜;二桌是糕点,寓意高升、常青;三桌为正席,供全猪、全鸡、全鱼,并元宝汤等。半桌是饭、面、菜,一碗路头饭中插一根大葱,葱管内插一株千年红,寓意兴冲冲、年年红。第三桌上的酒菜须等接上五路财神后方可奉上。
  接五路须主人带上香烛分别到东、西、南、北、中五个方向的财神堂去请接,每接来一路财神,就在门前燃放一串百子炮。全部接完后,主人和伙计依次向财神礼拜,拜后将原供桌上的马幛火化,表示恭送财神。仪式才算是结束了。

【地方戏曲】-【皮影戏】
  皮影戏,又被羊皮戏,俗称纸人头戏,是一种将羊皮或牛皮制作成人物、动物造型的活动剪纸,由艺人用竹签棒将它紧贴在背后透以灯光的白色在影幕上操纵,以此表演故事的民间艺术。
  皮影始于春秋战国。至西汉,皮影进入宫中。到了唐代,皮影剪刻日益精致,敷色填彩,用作讲史传经。真正让皮影成为百戏中的正剧,当在宋代。汴京皮影之盛,宋代的《明道杂志》、《梦粱录》等著作均有描述。浙江皮影的兴起与宋室南迁有关,大批京华艺人南下临安偏都营生,北方的技艺与南方的文化融合,革新后的皮影在临安大受青睐,并出现了一些著名艺人。
  我国的皮影一般分为武戏和文戏,内容大多是历史或演义传说,如《孙悟空大战牛魔王》、《水浒》、《岳传》、《三请樊梨花》、《封神榜》等。
  以前,当节日或庆典活动时,皮影戏总是大出风头,它是人们主要的娱乐形式之一。皮影戏的鼎盛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只有乌镇的皮影戏馆还在天天演出,仿佛是给对传统曲艺有兴趣的文化人和对皮影戏一往情深的白发老人留下的最后寄托。
  或许,皮影戏这朵民间艺术的野玫瑰在乌镇那浓浓的水乡韵味的浸润下,又会有浓烈绽放的一天。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桐乡栏目  进入忆江南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