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洋溢着生命活力和激情的时代,以青年将军霍去病为代表,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而一往无前的奉献精神,如一马当先般地启领了当时全社会万马奔腾的时代精神,造就了汉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全盛局面。这一情景,我们今天在当时的造型艺术中,尤其是在马的艺术中,可以看得十分清晰。

  马,既是汉人现实生活中的重要伙伴,更是汉代艺术创作中的重要素材。霍去病墓的石刻《马踏匈奴》、《跃马》、《卧马》,凝蓄了一种大力巨量的雄深雅健之美。武威墓的铜铸《马踏飞燕》,则奔放着一股风驰电掣的神速。还有大量的壁画、画像石、画像砖中的马,或缓行,或奔驰,无不在古拙中焕发着飞扬的气势。汉高祖曾作《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德猛士兮守四方!”我们知道,在当时,“猛士”、骏马,二者实在是须臾不可或分的。所以,汉武帝又有《西极天马歌》云:“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在这里,骏马又成了国家统一、民族强盛的标志。

铜铸《马踏飞燕》(汉)

  《淮南子》中提到:“寻常之外,画者谨毛而失貌。”这一段话实际上反映了汉人对于造型艺术的审美追求,不要拘泥于细节的真实(毛),而应该抓住对象的整体气势(貌)。这一追求,同样生动地体现在汉代马的艺术中。无论雕塑还是绘画,汉代造型艺术中的马,从写实的角度,它们都显得似乎是不真实、技巧“不成熟”的,但从传神的角度,它们又都是高度真实、技巧高度成熟的。马的形象,都是头小而英俊,颈长而弯曲;胸围宽厚,躯干粗实,臀部圆壮,但一点不见臃肿,而是充溢着一股膨胀的力量;四肢细而修长,但绝不瘦弱无力,而是给人以矫健飞扬、万里可横行的腾骧之感。神俊的头和颈,包涵着无穷力量的躯体,可以轻捷地飞驰的四肢,三部分似乎不真实的形,“不合理”地搭配到一起,竟然如此逼真地传达出整体的神!这是汉代艺术匠师杰出的创造,这种创造,在本质上,与骏马一往无前的精神是相一致的。所以,尽管到了后世,画马成了中国造型艺术中专门的一科,历代也涌现出了不少专擅画马的高手大家,各有气韵生动的优秀作品传世,但这一万马奔腾的艺术景观,归根到底,应该正是由汉代的造型艺术一马当先地带动起来的。而值此中华民族再次腾飞之际,汉代造型艺术中的马,也必将给我们带来新的激励和启迪。   徐建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雕塑栏目  进入工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