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雕塑艺术·雕刻

  东方之竹

  竹筒形螭虎纹玉杯(明代)
  通高15厘米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竹是东方美的象征。对竹的观赏和品味并使之成为一门艺术,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传世的竹筒形玉杯有多件,而这件是公认的代表之作。

  玉杯系选用上等青玉琢制,玉材局部有隐隐约约的褐斑,这本是瑕疵,但其在器外壁自然舒展的延伸,犹如有意剔留的竹青,匠师慧眼独识,化瑕斑为神奇,弄拙成巧,使之变得更加珍贵。

  玉杯为扁圆的三节竹筒形,竹节中间掏膛为杯,体向一侧微微弧弯,线条流畅,富有美感,杯底一节作闭口状,并琢有竹根部的圆圈纹,极有情趣。竹节间的圆圈凸弦纹和生机蓬勃和竹枝和竹叶,更是一着神笔,将整个玉杯刻活。

  竹叶下一只顽皮的螭虎(似龙如虎)正沿着杯壁向上匍爬,从它上探的头颅,胀紧的四肢骨肉和倾力卷曲的尾巴来看,似乎已使尽全身气力,表现出一副想趁主人离开之时,偷品杯中佳茗的憨态。

  杯把的处理,匠师也费了一番心机,被毛竹紧紧掩住的梅花,好像经不起春天的诱惑,破竹而出,紧紧依附在竹筒上,与竹筒珠联璧合,融为一体。

  竹与中国人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中国文人之所以爱竹,爱竹形艺术,是因为人们把竹子一尘不染,不畏严寒,高雅素洁的品性作为自己品行的准则,在竹子身上寄托着文人们清高的生活情趣。所以,竹被列为松竹梅“岁寒三友”之一和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成为文人生活的影子,赋诗作画的题材。

  晋代王献之有“何可一日无此君”的感慨;宋代苏东坡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的心声;明代于谦作诗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以竹坚贞不拨的性格明志;清代郑板挢更是到了“无竹不入居”和作画“胸中成竹”的地步。

  从这件竹筒形玉杯中,我们确能感受到中国人爱竹的情怀。

  琢玉之义

  “桐荫仕女”玉雕(清代)
  高15.5厘米 宽25厘米 厚10.8厘米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俏色玉是玉雕艺术宝库中技艺最为精湛,艺术价值最高的品种之一。成于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的“相荫仕女”玉雕,更是俏色玉中的佼佼者。

  这件俏玉雕所反映的是美丽的江南庭院景致:上面是数轮圆筒瓦,微微下垂,庭院西侧垒筑瘦、漏、露、皱的太湖石,垒石周围树蕉丛生,繁密茂盛,一幅迷人的江南园林的安谧景象。

  院外着袍的妙龄少女,手持灵芝,轻盈地向徐开的院门走去。门内的长衣少女,双手捧盒,向门外走来。这一切都通过细细的门缝,互为呼应,情景交融,把两个少女的心理活动刻画得生动传神,画面充满浑厚的生活气息。

  但是,谁能想到,这件乾隆皇帝珍爱的宝物,竟由一块废料琢成。原来,它是一位在清廷供职的琢玉高手,利用一块琢玉碗时剩下的弃料雕成,这原是一块黄白色的整材已雕成玉碗的和田玉,余弃的废料既有裂痕(后经匠师巧妙处理成门缝),又有桔黄色的玉皮子(匠师把它琢成梧桐、蕉叶与覆瓦、垒石),经匠师化拙为巧的鬼斧神工处理,终成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品。

  这件作品雕成后,深得乾隆皇帝赏识,特制“御题诗”和“御识文”命人阴刻于器底。“御识文”叙述了玉材及雕琢情况。“御题诗”是乾隆赞美这件稀世玉雕的,“义重无弃物,蠃他泣楚廷”,意即玉工之“义”,比之卞和在楚国宫廷上不怕断足致残,多次器献玉璞之举还“重”,将爱玉的情感推向极致。

  创 造

  “大禹治水”玉山(清代)
  玉山高224厘米 宽96厘米 底座高60厘米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大禹治水”玉山,是中国玉器宝库中用料最宏,运路最长,花时最久,费用最昂,雕琢最精,器形最巨,气魄最大的玉雕工艺品,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玉雕之一。

  它描述的是千古流传的大禹治水的故事,是根据清内府所藏宋代或宋以前的《大禹治水图》画轴临仿而成。夏禹是久传民间的圣王,大禹治水是数千年来人们一直传颂的伟大功绩,他那不畏艰难,改造山河的博大胸怀,一直是中国人民征服自然的巨大精神力量。

  “玉禹山”是在乾隆帝亲自筹划下雕琢而成的,乾隆为显示自己法先王的圣绩,将大禹治水这一不朽题材雕刻在价值连城的巨玉上,以博千古之名。正如他题诗所云:“功垂万古德万古,为鱼谁弗钦仰视。画图岁久或湮灭,重器千秋难败毁。”

  “玉禹山”置于嵌金丝褐色铜铸座上,系用呈青白二色的最为名贵的密勒塔山和田玉雕成,重5350千克。青白玉的晶莹光泽与雕琢古朴的青褐色铜座相配,更显得雍容华贵,互映生辉。“玉禹山”卓立如峰,峭壁峥嵘,瀑布急涌,古木参天,聚集着凿山导水的劳动大军,玉师以剔地起突的雕琢法,巧妙地结合材料的原有形状,灵活安排山水人物,在山巅浮云处,还雕成一个金神带着几个雷公模样的鬼怪,彷佛在开山爆破,使这件描写现实的作品,具有了浪漫主义的色彩。

  “玉禹山”工程浩大,费时费工。玉样从新疆运到北京历时三年多,在宫内先按玉山的前后左右位置,画了四张图样,随后又制成蜡样,送乾隆阅示批准,随即发送扬州,因担心扬州天热,恐日久蜡样熔化,又照蜡样再刻成木样,由苏扬匠师历六年时间琢成,玉山运达北京后,择地安放,刻字钤印,又用两年功夫,颇费周折,才大功告成。

  “玉禹山”的雕成,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是一次伟大的壮举。它的正面钤刻乾隆的“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大方印,背面刻“八征耄念之宝”方印,下方还有长篇御制诗及注文,可见他对此作品何等骄傲,何等珍视,把它当作自己一生的总结。

  “玉禹山”永远是一件无与伦比的艺术珍品和国之瑰宝。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雕塑栏目  进入雕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