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雕塑艺术·雕刻

  明清竹雕流派

  嘉定派竹雕

  自明代正德、嘉靖之后,竹刻艺术发展十分迅速,几乎每个时期都有一些杰出的艺术家涌现出来。当时,大部分竹刻高士都集中在江苏嘉定和金陵一带,一些士人便将这些精工典雅的作品,根据雕刻技法和风格特征划分流派,于是出现了嘉定派。

  嘉定派生产中心主要是在江苏嘉定(今上海嘉定县)。嘉定派最早的创始人是朱  竹雕十八罗汉山子 清 高35厘米 十八罗汉山子分布在桥胖山隅,形姿多样,神态各异,巧妙的设计,嫡熟的雕工,为作品增添光彩。鹤,在嘉定竹刻艺术中,以朱鹤祖孙三代最为著名。朱鹤,字子鸣,号松邻,他擅长诗文书画,精雕镂艺术。有记载称,其子朱缨,号小松和其孙朱稚征,号三松,均能继承父业。朱鹤本人文学艺术造诣很深,且有创造精神。他性情孤僻,与俗寡合,但却时常与书画名家、文学家交往,因其善书画,通古篆,早年又得缪篆不传之密,所以在他的竹雕设计和制作中,经常以笔法运用于刀法之中,其所制作的笔筒、香筒、臂搁、佛像等,虽然有的朴茂质拙,有的精妙绝伦,但又大多是以“洼隆浅深”,刻五六层的镂空深刻透雕迸行制作的。朱鹤认为:如果不进行透雕和深刻就不算雕刻。因此,他将南宗画派揉合在北宗的雕刻之中,创造出深刻法,为唐代以来发展的竹刻艺术开辟了新的途径。其作品深受当时士人的器重,人们争相求购,得到他器皿的人,不呼器名,而是直接以“朱松邻”称之。甚至到了清代中期,乾隆帝看了他刻制的竹器,也题有“高枝必应托高士,传神莫若善传神”的诗句加以赞扬。

  继竹刻大家朱鹤之后,其子朱缨、其孙朱稚征在嘉定竹刻中也颇负盛名。嘉定派竹雕到了清代康雍乾嘉时期(1662一1820),巴达到了黄金盛世。嘉定也被称为“竹刻之乡”,有名的竹刻家就达六七十人之多,其中较为突出的有吴之番、周澈、封锡爵、封锡禄、封锡障、施天章、张希黄等,均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对后世影响深远。

  嘉定派竹雕当中,由于时代的不同,各人的文化艺术素养又不一样,所以名家作品都有他们各自的个性特性。
 

  竹根雕采药老人
  清早期 高14.7厘米
  采药老人用竹根雕成,高束发譬,长臂清瘦,面露微笑,足登草履,药锄旁置,撩衣露膝倚坐在一块玲拢剔透的山石之上,似在小息。其衣纹笑貌无不带有仙逸之感,栩栩如生。在老人手提的花篮中,满盛着寿桃、灵芝和仙草,是“灵仙祝寿”之意。此作品采用了搂雕、圆雕等多种棱法,雕工精湛,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竹雕佳作。吴之番款。
  竹雕浴马图笔筒
  清 高15.5厘米
  直筒形,器型周正,外壁雕刻浴马图,构思巧妙,雕工精湛,线条流畅。吴之番款。
  周芷岩刻山石翠竹紫檀笔简
  清 早期高14厘米
  直筒形,三足。外壁一侧刻山石翠竹,布局疏密得当,雕刻涛洒自如;另一侧刻五言律诗一首,款为“芷岩制”。此为周芷岩精品之一,显示了其在雕刻花卉、山石、草虫等方面的高超技艺。

  太白醉酒图笔筒
  清 中期 高14.8厘米
  笔筒包浆温润亮丽,浅浮雕太白醉酒图,姿态酣畅。并以行书题诗:“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诗尾题款:“丁未春三月书”。铁画银钩,雕刻流畅有力。吴之番款。

竹雕松下高士山子(清代中期)

  吴之番竹刻的独特风格

  吴之番,宇鲁珍,号东海道人,是活跃于清初康熙前半时期的著名竹木雕刻家,继朱三松之后嘉定竹刻的第一名手。他精于行草书画,也是清代初期著名的画家。吴之番擅长圆雕、浮雕等各种技法,早年曾以朱三松为师,承袭了朱氏雕刻技巧。经过反复摸索、改进,他将画入竹,铲去不用的地方,留空四周作为背景,凸起的地方,根据画中或是远山水、或是岩壁树石、或是人物景致等深浅不同的需要,铲去深浅不同的层次,以浅浮雕的形式突出主题,创造了“薄地阳文”的雕刻形式。这种浮雕法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师法三朱,以深刻做高浮雕,用深浅高矮不同的层次,产生深度感。高凸处接近圆雕,底陷处有的则采用透雕技法。经过他的改进,所雕刻的花纹层次丰富,凹凸起伏使用得当,深浅透视精细得神,即使是凸起的高度也低于朱氏的高浮雕。另一种是模拟龙门石刻中的浅浮雕技艺。这种刻法去地较浅,由于吴之番精于绘画,懂得绘画的诀窍,构图十分明朗。他喜欢用文学故事、传说和典故作为题材。在这些题材中,他将所要刻画的图文只占器皿的一部分,其余部分则全部铲去,直至露出竹的肌理,任其光素。此种刻法与明代的深刻、浮雕、花纹布满全器的章法全然不同,而是主宾、虚实分明,布局疏密有序,素地可见到朴质的竹丝,精刻细琢部分则肌润光泽,线条圆转流畅,宛若天成。其所产生的绘画效果较强,变化微妙,风格独具。

  张希黄款留青山水纹笔筒
  清 高11厘米
  清代仿张希黄竹刻作品甚多,但精品并不多见。而且作品用留青技法,将远山近石、屋宇树丛构成严谨的图画,其自然有力的线条,较之张希黄纤巧之工不同,另有一番情趣。张希黄款。
 

吴之璠制竹雕老人题壁臂搁

  金陵派竹雕

  明中叶至清道光年间,在竹雕艺术上能与嘉定派齐驱并驾的,是濮澄开创的金陵派。金陵派竹雕以浅刻、简刻为主要特征。这种技法雕镂不深而层次不减,表面略加刮磨,却古朴有味,虽看似了了几笔,却意境深远。

  金陵派竹雕的创始人是濮澄。濮澄,字仲谦,生于万历十年(1582),主要活动于明代万历至崇帧时期。他刻竹通常是以浅浮雕为主,时而也刻制一些高浮雕作品。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用盘根错节的竹根,根据竹材的自然形状和特征,用简洁的刀法,略施雕凿,随形施刻,自然成器。

  清初学者宋荔堂在《竹罂草堂歌》中赞誉濮仲谦的记载,不仅说明仲谦是位身怀绝技、一艺多能的雕刻艺术家,而且说明了他的独具特色、与众不同的刻竹风格。由于对雕刻技法的欣赏角度不同,他最喜欢的是以用刀很浅的浮雕技法为主,有人称之为“水磨器”。当时,他用这种技法刻制扇股、酒杯、笔筒、臂搁之类器物,也使用在木器和牙角上,曾妙绝一时,受到世人的喜爱。由于在制作风格上与嘉定朱氏“高、深、透”的风格不同,又因他住在金陵,随即就按竹刻风格将竹刻分成两派,即金陵派和嘉定派,濮仲谦也就是金陵派的创始人。另外还有方洁,子矩平,号治庵,浙江黄岩人。他工诗善书画,最擅长刻竹,人称“方竹”,也是金陵派竹雕名家。方洁最拿手的是在竹臂搁和竹内黄上用阳文浅浮雕法替别人刻肖像,面部用陷地浅浮雕,其余部分用阴刻。因两种方法配合得天衣无缝,所以他的这种铁笔被人称为绝艺。

 
 

  竹刻竹节笔筒
  明晚期
  濮仲谦是金陵派的创始人,他喜欢根据竹材的自然形状和特征,用简洁的刀法,略施雕凿,自然成器。此笔筒为其代表作品之一,直筒形,外壁浅浮雕竹枝图,雕工精湛,与众不同。

潘西风 梅花笔筒(清)

 

  竹刻臂搁
  清中期
  长27厘米
  臂搁正面浅刻高山突起,溪水清流,古树茅屋,构图层次丰富,景物错落有致。左上题刻为“丙戌年日治庵制”,下落“方”字印章文。

 

封锡爵 竹雕白菜笔筒(清早期)

  竹雕松树形小壶
  明晚期 12.3*8.4*8.5厘米
  壶用天然盘连的竹根雕成松树形,以松干为主体,松枝盘曲成柄,断梗做流。壶盖巧雕成枝叶形,叠压错落,形似折枝,又与壶身主干相连,柄下隐刻阴文“仲谦”楷书款。壶呈棕褐色,采用深、浅浮雕技法雕成,构思奇巧。

   

  浙派竹雕

  浙派竹雕艺术是“留青圣手”张希黄开创的。张希黄,本名宗略,字希黄,以字行。浙江嘉兴人。张希黄对竹雕艺术的贡献,主要是改进了唐代以来的传统“留青”竹雕技法。“留青”又称“皮雕”,是一种在竹子的“青筠”(青竹皮)上雕刻的技法,即留用竹子表面的一层竹青雕刻图纹,铲去图纹以外的竹青,露出竹青以下的肌肤。这种竹雕不仅精巧,而且外表润泽;经年之后青筠处泛黄,竹肤颜色则愈深,色泽与质地的对比,图案便神奇地显出其独特的韵味。张希黄刀笔之下的“留青”,则是对传统技法的匪夷所思的改进与发展,他在同一个器件上,采取青筠全留、多留、少留或不留,以服从画面内容的需要,分出层次。经年之后形成色彩从深到浅,自然退晕的效果,把毛笔国画在纸面上体现的浓淡色泽变化,巧妙地反映到竹雕中来,因而使留青图案突破图案形色,兼备笔墨神韵和雕刻趣味。他的传世之作,皆细致工妙、精美绝伦,其中以“山水楼阁”笔筒最为典型。被称为“立体的界画神品”。张希黄以竹的表皮作书画, 成绩斐然,人们称他为“留青圣手”。他的作品,精细的构思和绝妙的制作工艺浑然一体,带有浓厚的文人气息,并且影响和带动了一大批竹雕艺人,最终形成高雅淡泊、巧而不媚的浙派风格,堪与嘉定派、金陵派齐驱并驾。二十世纪中期,留青竹雕的代表刻家多聚居在上海,如浙江吴兴的金西崖,江苏武进的徐素白,苏州的支慈庵及无锡的张韧之等。
 

朱稚征 竹雕松下高士香筒(清)

  ← 竹雕蕉荫
    读拐图笔筒
  清 高14厘米
  器型周正,随形雕刻两仕女于芭蕉树下相伴读书,画面层次鲜明,刻工精细。

顾宗玉 竹雕迎驾图笔筒(清早期)

尚勋 竹雕竹林七贤图笔筒(清中期)

  ← 竹雕竹林
    七贤笔筒
  清 高17厘米
  此笔筒采用浮雕与留青相结合的技法,用刀如笔,重重叠叠的松针,纤细如毫,节节上升的竹子亦极具质感。

 


  进贡皇宫的竹皇器

  竹黄这种民间工艺品原在浙江、湖南一带流行,并没有作为地方物产贡入皇宫内廷。后来,乾隆帝前后六次南巡,发现了这种工艺品,甚为喜爱,遂命地方上作为物产每年向皇宫进贡。乾隆帝在南方各名胜处所建的行宫内陈列摆设的此种物品,精制淡雅,深受人们喜爱。当时民间的竹黄器在造型、花纹装饰上都比较简单。而进贡到宫廷内的器物却是精美异常。其中有些造型规格和图案设计是由清宫如意馆画师提供,各地再按图案采办、督造,有些则是将贴黄匠人召至宫中进行制作。这些按规定缴纳进贡的作品,几乎都是穷工弹巧,精美绝伦,包括盒、匣、文具、盘、牙签筒等,其中仅盒一类,品种样式就五花八门,举不胜举。至于图纹装饰上更是精工细作,远非民间器物可比。据清宫中进单所载,如乾隆二十二年(1757)二月初二日,河东河道总督张师载进贡:文竹一统尊、石榴尊等。又如乾隆三十四年(1769)七月初一日,江宁织造舒文进贡:文竹如意盒成对、文竹芝仙盒成对、文竹万福盒成对等。这些竹黄制品大部分是委派江宁织造承办的,也有一些是地方官买来作为年节礼物献上的。但无论是承造的方物,还是敬献的礼物,在工艺上都是非常精丽典雅的。这类竹黄仿古器物作品虽不多,但品种较为齐全,件件皆是精工细作。除仿古作品外,在其他造型的作品中,那些文房用具以及陈设、文玩器皿等,也均富丽精巧,使人百看不厌。

  徽派竹雕

  徽州古称“新安”,地处皖南。明清时期,那里文风日盛,逐步形成业儒传统,并诞生了著名的“新安文化”。历史上,徽州不仅以产纸、墨、砚著名,砖雕、木雕、石雕并称“徽州三雕”,在海内外享有盛誉,而且竹雕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有骄人业绩。因此,随着嘉定、金陵、浙江三个艺术流派的兴起,“徽派竹雕”也很快显明于世。

  “徽派竹雕”的代表人物有吴元满、李希乔、张立夫和程文在等。吴元满是明末安徽人,精通书法,擅长篆刻,尤喜“六书”研习。因此,竹雕独显文字风采,并以金石碑体为主,运刀时都能和运笔一样得心应手。形成了浑如三代鼎彝的独特艺术风格。李希乔是清初著名的竹雕大师,号“石鹿山人”,他的竹雕既有吴元满书法入竹的风绪,又有新创,简笔刻画如竹石、人物山水臂搁、笔筒,线条简洁、流畅,画面清丽而富有意韵。张立夫是清代道光、咸丰年间成名的竹雕大师,以多才多艺饮誉江南。以雕版、刻漆为业,多有建树,竹雕作品也独具一格。

  其他竹雕名家

  明清两代的竹雕,除了地区形成的流派艺术之外,还有一些雕刻家在继承前人、推陈出新方面做出了贡献,发明了有别于地区流派之外的新技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李耀、张步清、马根仙、邓孚嘉、尚勋、时学庭和时钰两兄弟等人。
 
  竹黄山水镇纸
  清 29.5*4.5厘米
  镇纸正面刻宇,背面携山水图案,
雕工精湛,工艺精美。
  浅浮雕八吉祥纹竹黄盒
  此盒采用竹黄工艺,在盒盖及围
浅浮雕八吉祥纹图,线条流畅,为竹
黄工艺精品。
  竹黄“荷亭清暑”八方盒
  清中期 直径17厘米
  盒面刻绘荷亭清暑图,雕刻精美,意境清幽,线条流畅,设计巧妙。
  竹黄雕人物故事图眼镜盒
  清 高13.5厘米
  盒盖上两面浮雕骗幅和团寿宇,寓
意福寿双全。盒一面浮雕“平生三级”
图案,另一面浮雕松下高士图。工艺精
湛,线条硬挺,为清末制品。
  竹黄留青山水纹眼镜盒
  清 高15.8厘米
  此盒呈椭圆形,一面雕留青山水
纹,另一面刻诗句。工艺精到,为清
末制品。
  竹黄浅刻寿考团纹扇
  民国
  扇面浅刻郭子仪武士像,一边松树马匹刻画精细,边题为“大富贵亦寿考图戊申仲夏竹民王勋刻”,王勋[民国刻竹名家]印。

  清中晚期竹雕

  自乾隆、嘉庆之后,较为流行的是潘西风、万洁和邓渭等人的风格和柞品。邓渭以薄地阳文之法携刻名家诗词,潘西风以阴文浅刻茬臂搁上刻绘山水、仕女图画,万洁用铁笔在扇骨、臂搁、笔筒上以阴阳凹凸、邹擦等手法,刻绘山水及人物小照。他们均能运刀如笔,仙手相应,不露刀锋,在竹刻一门中有其过人之处。他们的这种雕刻风格趋势导致了时代风格的演变。因此,这时期,尤具是在文人的雕刻中,浅浮雕已很少见,那些精雕绷搂,表现刀法的高浮雕、透雕、圆雕、陷地深刻诸技法,基本无人间津。那些动物形象的立体雕刻和置于几案上的高雅凹凸的浮雕笔筒,几乎没有人再制。虽然工匠的制品,以圆雕技法刻制的竹根人物和仿造前人所制的作品出不断出现,有些风格还较近似,但功力却表现不佳,雕刻粗糙,过于雕凿,显得十分匠气。


 

  竹雕松山高逸山子
  清 高10厘米
  竹根雕刻,松石林立如山,人物现于其中,工艺精美,下有低座。
    竹雕踏雪寻梅笔山
  


  仿古竹雕

  乾隆帝嗜好古器,于是各种质地的仿古器皿相继制作出来。在此期间,以竹根为材的仿古青铜器器皿和以金石碑体为主的书法、铭文,也在竹器皿上呈现。除了有艺术创作的雕刻家和文士雕刻家之外,还有众多熟练的工匠从事生产。那些仿古竹壶、竹卤、竹瓶、竹鼎、高浮雕山水人物笔筒、立体人物雕刻等,均也一反前人浑厚朴实的风格,而专以新奇为主,越刻越奇,越奇越精,奇妙之处胜过了前代。有一件出自清宫造办处工匠之手的竹根雕刻的“提梁卤”。作者借鉴青铜器纹样加以演化,改变为适合竹刻的纹饰,将造型美与装饰美融为一体。工细之处主要在于“平地深刻”的技法,而且所制的提梁是用直竹坳曲而成的,但却丝毫没有与器身黏合的痕迹,做工细致,巧夺天工,取得了极好的艺术效果。竹刻自乾隆、嘉庆之后,风格从繁给多姿变为平浅单一,搂空雕法与圆雕技法不再被普遍使用。虽然当时仍有蔡时敏做立体圆雕,庄授纶做透雕,高浮雕也时有出现或被仿制,但都已渐渐被盛行的浅浮雕和阳文平刻所代替,不再强调造型和立体感。因为这种方法简单,更能直接在笔筒的平面上作画。竹刻的图案及题材大部分是直接取自名家的画稿,有的雕刻家直接与画家配合,出现了不是名画家的画稿不刻,或者不是名刻家雕刻不画的现象。在竹刻上为了以刀痕表现出书画的笔情墨意,他们一般多采用阳文雕刻技法,摹刻的书画达到了使人一望便知为某家笔法的境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雕塑栏目  进入雕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