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和画谱》/宋·无名氏

卷二十

  墨竹叙论

  绘事之求形似,舍丹青、朱黄、铅粉则失之,是岂知画之贵乎?有笔不在夫丹青、朱黄、铅粉之工也,故有以淡墨挥扫,整整斜斜,不专于形似,而独得于象外者,往往不出于画史,而多出于词人墨卿之所作。盖胸中所得,固已吞云梦之八九,而文章翰墨,形容所不逮,故一寄于毫楮,则拂云而高寒,傲雪而玉立,与夫招月吟风之状,虽执热使人亟挟纩也。至于布景致思,不盈咫尺,而万里可论,则又岂俗工所能到哉?画墨竹与夫小景,自五代至本朝,才得十二人。而五代独得李颇,本朝魏端献王璟、士人文同辈。故知不以著色,而专求形似者,世罕其人。
 
  墨竹(小景附)

  △五代
 
  李颇
 
  

  亲王頵 令穰 令庇 王氏 李玮 刘梦松 文同 李时敏 阎士安梁师闵僧梦休李颇(一作坡),南昌人。善画竹,气韵飘举,不求小巧,而多于情。任率落笔,便有生意。然所传于世者不多。盖竹,昔人以谓不可一日无,而子猷见竹,则造门不问谁氏,袁粲遇竹辄留,七贤、六逸,皆以竹隐。词人墨卿,高世之士,所眷意焉。颇不习他技,独有得于竹,知其胸中故自超绝。今御府所藏一:
 
  丛竹图
 
  亲王皇叔端献王頵,英宗第四子也。幼而秀嶷,长而颖异,忠孝友爱,出于天性。方居东宫时,自熙宁至于元丰,凡十上章疏,乞居外第,于是神宗以其同气之情,终不允许。至元祐初,固请期于必从而后已,于是太皇太后哲宗两宫重违其意,乃允其请。盖忠孝友爱,故非出于勉强也。平居之时,无所嗜好,独左右图书,与管城毛颖相周旋,作篆、籀、飞白之书,而大小字笔力雄俊。戏作小笔花竹、蔬果,与夫难状之景,粲然目前。以墨写竹,其茂梢劲节,吟风泻露、拂云筛月之态,无不曲尽其妙。复善鱼蒲藻、古木江芦,有沧洲水云之趣,非画工所得以窥其藩篱也。今御府所藏七十:
 
  箨笋荣竹图二 箨笋小景图一
 
  带根笋竹图一 劲节笋竹图二
 
  折枝嫩梢图一 折枝秋梢图一
 
  折枝古竹图一 荣竹图一
 
  蒲竹图二 騑竹图一
 
  写生鸭脚图二 水墨丛竹图四
 
  水墨荣竹图二 水墨芦竹图二
 
  水墨宿竹图二 水墨老竹图一
 
  水墨紫姜图一 水墨笋竹图二
 
  墨竹黄鹂图二 墨竹小景图二
 
  墨竹图三十 墨竹春梢图二
 
  折枝墨竹图一 四景墨竹图一
 
  墨竹春梢凝露图一墨竹孙枝蘸碧图一
 
  墨竹挺节凌霜图一
 
  宗室令穰,字大年,艺祖五世孙也。令穰生长宫邸,处富贵绮纨间,而能游心经史,戏弄翰墨,尤得意于丹青之妙。喜藏晋宋以来法书名画,每一过目,辄得其妙,虽艺成而下,得不愈于博奕狗马者乎?至于画陂湖林樾、烟云凫雁之趣,荒远闲暇,亦自有得意处,雅为流辈之所贵重。然所写特于京城外坡坂汀渚之景耳,使周览江浙荆湘、崇山峻岭、江湖溪涧之胜丽,以为笔端之助,则亦不减晋宋流辈。尝因端午节进所画扇,哲宗尝书其背云:“朕尝观之,其笔甚妙。”因书“国泰”二字赐之,一时以为荣。官至崇信军节度观察留后,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封荣国公。今御府所藏二十有四:
 
  墨竹双鹊图二 柘竹双禽图二
 
  四景山水图四 小景图二
 
  风竹图一 溪山春色图一
 
  夏溪行旅图一 秋塘群凫图一
 
  寒滩密雪图一 江汀集雁图一
 
  水墨鸲鹆图二 怪石筠柘图二
 
  雪江图一 雪庄图一
 
  远山图一 访戴图一
 
  宗室令庇,善画墨竹,凡落笔,潇洒可爱。世之画竹者甚多,难得疏秀不求形似,尽娟娟奇态者。故横斜曲直,各分向背,浅深露白,以资奇特,或作蟠屈露根,风折雨压。虽援毫弄巧,往往太拘,所以格俗气弱,不到自然妙处。唯士人则不然。未必能工,所谓形似,但命意布致洒落,疏枝秀叶,初不在多,下笔纵横,更无凝滞,竹之佳思,笔简而意已足矣。俗画务为奇巧,而意终不到。愈精愈繁,奇画者务为疏放,而意尝有余,愈略愈精,此正相背驰耳。令庇当以文同为归,庶不入于俗格。官见任衡州防御使。今御府所藏一:
 
  墨竹图
 
  亲王端献魏王頵妇魏越国夫人王氏,自高祖父中书令秦正懿王审琦以勋劳,从艺祖定天下,为功臣之家。而未闻闺房之秀,复能接武光辉者。端慧淑慎,有古曹大家之风,则魏越国夫人其后焉。盖年十有六,以令族淑德妻端献王。其所以柔顺闲靓,不复事珠玉文绣之好,而日以图史自娱,至取古之贤妇烈女可以为法者,资以自绳。作篆隶,得汉晋以来用笔意。为小诗,有林下泉间风气。以淡墨写竹,整整斜斜,曲尽其态,见者疑其影落缣素之间也。非胸次不凡,何以臻此?今御府所藏二:
 
  写生墨竹图二
 
  驸马都尉李玮,字公炤,其先本钱塘人,后以章懿皇太后外家,得缘戚里,因以进至京师。仁宗召见于便殿,问其年,曰“十三”,质其学,则占对雍容,因赐坐与食,玮下拜谢而上,举止益可观。于是仁宗奇之,顾左右引视中宫,继宣谕尚兖国公主。玮善作水墨画,时时寓兴则写,兴阑辄弃去,不欲人闻知,以是传于世者绝少,士大夫亦不知玮之能也。平生喜吟诗,才思敏妙。又能章草、飞白、散隶,皆为仁祖所知。大抵作画生于飞白,故不事丹青,而率意于水墨耳。官至平海军节度使、捡校太师,赠开府仪同三司,谥修恪。今御府所藏二:
 
  水墨蒹葭图湖石图
 
  刘梦松,江南人。善以水墨作花鸟,于浅深之间分颜色,轻重之态,互相映发,虽彩绘无以加也,自成一种气格耳。又作《纡竹图》,甚精致,盖竹本以直为上,修篁高劲,架雪凌霜,始有取焉,今梦松乃作纡曲之竹,不得其所矣。或造物赋形不与之完,或有所拘阂,而不遂其性,又或以所托非其地而致此,皆物之不幸者,将以著戒焉。今御府所藏三:
 
  雪鹊图二纡竹图一
 
  文臣文同,字与可,梓潼永泰人。善画墨竹,知名于时。凡于翰墨之间,托物寓兴,则见于水墨之戏。顷守洋州,于鸑纮谷构亭其上,为朝夕游处之地,故于画竹愈工。至于月落亭孤,檀栾飘发之姿,疑风可动,不笋而成,盖亦进于妙者也。或喜作古槎老枿,淡墨一扫,虽丹青家极毫楮之妙者,形容所不能及也。盖与可工于墨竹之画,非天资颖异,而胸中有渭川千亩,气压十万丈夫,何以至于此哉?官至司封员外郎、充秘阁校理。今御府所藏十有一:
 
  水墨竹雀图二 墨竹图四
 
  折枝墨竹图一 疏竹生青壁图一
 
  著色竹图一 古木修筠图二
 
  文臣李时敏,字致道,成都人,时雍之弟。作字与兄时雍相后先,大字尤工,每作丈余字,初不费力。又善弧矢,凡箭发无不破的,虽百发未见其出侯者。而时敏有吏才,妙于丹青。盖书画者本出一体,而科斗、篆籀作而书画乃分。宜时敏兄弟皆以书画名冠一时。官止朝请郎。今御府所藏一:
 
  诗意图
 
  阎士安,陈国宛丘人。家世业医,性喜作墨戏。荆飐枳棘、荒崖断岸,皆极精妙,尤长于竹。或作风偃雨霁,烟薄景曛,霜枝雪干,亭亭苒苒,曲尽其态。中书令谥武恭王德用好收花竹之画,士安作《墨竹图》献之,德用一见,叹美不已,遂以为箧中之冠。奏补国子四门助教。后之学者,往往取以为模楷焉。今御府所藏二:
 
  墨竹图一折枝墨竹图一
 
  武臣梁师闵(一作士闵),字循德,京师人。以资荫补缀右曹。父和,尝以诗书教,师闵略通大意,能诗什。其后,和因其好工诗书,乃令学丹青,下笔遂如素习。长于花竹羽毛等物,取法江南人,精致而不疏,谨严而不放,多就规矩绳墨,故少瑕緌。盖出于所命,而未出于胸次之所得,出于规模,未出于规模之所拘者也。大抵拘者犹可以放,至其放则不可拘矣,盖师闵之画,于此方兴而未艾,欲至于放焉。今任左武大夫、忠州刺史、提点西京崇福宫。今御府所藏二:
 
  柳溪新霁图一 芦汀密雪图一
 
  僧梦休,江南人。喜延揖画史之绝艺者。得一佳笔,必高价售之。学唐希雅作花竹禽鸟、烟云风雪,尽物之态。盖亦平生讲评,规模之有自。今御府所藏二十有九:
 
  风竹图十四 笋竹图七
 
  丛竹图六 雪竹图一
 
  雪竹双禽图一
 
  蔬果叙论

  灌园学圃,昔人所请,而早韭晚菘,来禽青李,皆入翰林子墨之美谈,是则蔬果宜有见于丹青也。然蔬果于写生最为难工,论者以谓郊外之蔬易工于水滨之蔬,而水滨之蔬又易工于园畦之蔬也。盖坠地之果易工于折枝之果,而折枝之果又易工于林间之果也。今以是求画者之工拙,信乎其知言也。况夫蘋蘩之可羞,含桃之可荐,然则丹青者,岂徒事朱铅而取玩哉?诗人多识草木虫鱼之性,而画者其所以豪夺造化,思入妙微,亦诗人之作也。若草虫者,凡见诸诗人之比兴,故因附于此。且自陈以来至本朝,其名传而画存者,才得六人焉。陈有顾野王,五代有唐垓辈,本朝有郭元方、释居宁之流,余有画之传世者,详具于谱。至于徐熙辈长于蝉蝶,鉴裁者谓为熙善写花,然熙别门兼有所长,故不复列于此。如侯文庆、僧守贤、谭宏等,皆以草虫果蓏名世,文庆者亦以技进待诏,然前有顾野王,后有僧居宁,故文庆、守贤不得以季孟其间,故此谱所以不载云。
 
  蔬果(药品草虫附)

  △陈
 
  顾野王
 
  五代

  唐垓 丁谦
 
  

  郭元方 李延之 僧居宁
 
  顾野王,字希冯,吴郡人。七岁读五经,九岁善属文,识天文地理,无所不通。尤长于画。在梁朝为中领军,后宣城王为扬州刺史,野王与琅琊王褒并为宾客。野王善图画,乃令野王画古贤,命王褒书赞,时人称为“二绝”。画草虫尤工。多识草木虫鱼之性,诗人之事,画亦野王无声诗也。入陈,官至黄门侍郎。今御府所藏一:
 
  草虫图
 
  唐垓,不知何许人也。善画禽鱼、生菜,世称其工。然鱼虫草木,虽甚微也,自非妙于万物而为言,发而见于形容者,未易知此。至有《野禽》《生菜》《鱼虾》《海物》等图传于世矣。且画鱼虾者,不过汀渚池塘,与夫庖中机上之物。至海物,则罕见其本焉。若其瑰怪雄杰,乘时射势,鼓风霆、破万里浪,不至乎中流,折角点额,则画亦雄矣。垓之于海物者,其有得于此焉。今御府所藏一:
 
  生菜图
 
  丁谦,晋陵人。初工画竹,后兼善果实园蔬。傅粉浅深,率有生意。虫蠹残蚀之状,具能模写,至使人扪之,若有迹也。尝画葱一本,为江南李氏赏激,亲书“丁谦”二字于其上,盖欲别其非常画耳。其后寇准藏之,以为珍玩焉。今御府所藏三:
 
  写生莲藕图一写生葱图二
 
  武臣郭元方,字子正,京师人。善画草虫,信手寓兴,俱有生态,尽得蠉飞鸣跃之状,当时颇为士大夫所喜。然率尔落笔,疏略简当,乃为精绝。或点缀求奇,则欲益反损,此正所谓“外重内拙黄金注”者也,论者亦以此少之。大抵造物之意,初无心于整齐,至于自形自色,则各有攸当,苟物物雕琢,使之妍好,则安得周而遍哉?故刻楮虽工,造一叶至于三年,君子不取也,岂非直欲渐近自然乎?元方官至内殿承制。今御府所藏三:
 
  草虫图三
 
  武臣李延之,善画虫鱼草木,得诗人之风雅,写生尤工,不堕近时画史之习。状于飞走,必取其俪,亦以赋物各遂其性之意。官止左班殿直。今御府所藏十有六:
 
  写生草虫图十 写生折枝花图一
 
  金沙游鱼图一 双鹤图一
 
  双獐图一 双蟹图一
 
  喓々图一
 
  僧居宁,毗陵人。喜饮酒,酒酣则好为戏墨。作草虫,笔力劲峻,不专于形似,每自题云“居宁醉笔”。梅尧臣一见,赏咏其超绝,因赠以诗,其略云:“草根有纤意,醉墨得已熟。”于是居宁之名藉甚。好事者得之,遂为珍玩耳。今御府所藏一:
 
  草虫图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历代画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