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和画谱》/宋·无名氏

卷十五

  花鸟叙论

  五行之精,粹于天地之间,阴阳一嘘而敷荣,一吸而揪敛,则葩华秀茂见于百卉众木者,不可胜计。其自形自色,虽造物未尝庸心,而粉饰大化,文明天下,亦所以观众目,协和气焉。而羽虫有三百六十,声音颜色,饮啄态度:远而巢居野处,眠沙泳浦,戏广浮深;近而穿屋贺厦,知岁司晨,啼春噪晚者,亦莫知其几何。此虽不预乎人事,然上古采以为官称,圣人取以配象类,或以著为冠冕,或以画于车服,岂无补于世哉!故诗人六义,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而律历四时,亦记其荣枯语默之候。所以绘事之妙,多寓兴于此,与诗人相表里焉。故花之于牡丹、芍药,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而松竹梅菊,鸥鹭雁鹜,必见之幽闲。至于鹤之轩昂,鹰隼之击搏,杨柳梧桐之扶疏风流,乔松古柏之岁寒磊落,展张于图绘,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今集自唐以来,迄于本朝,如薛鹤、郭鹞、边鸾之花,至黄荃、徐熙、赵昌、崔白等,其俱以是名家者,班班相望,共得四十六人。其出处之详,皆各见于传,浅深工拙,可按而知耳。若牛戩、李怀衮之徒,亦以画花鸟为时之所知。戩作《百雀图》,其飞鸣俯啄,曲尽其态,然工巧有余而殊乏高韵。怀衮设色轻薄,独以柔婉鲜华为有得,若取之于气骨,则有所不足,故不得附名于谱也。
 
  花鸟一

  △唐
 
  滕王元婴 薛稷 边鸾 于锡 梁广 萧悦 刁光 周滉
 
  五代

  胡擢 梅行思 郭乾晖 郭乾祐滕王元婴,唐宗室也。善丹青,喜作蜂蝶,朱景元尝见其粉本,谓“能巧之外,曲尽精理,不敢第其品格”。唐王建作宫词云“传得滕王蛱蝶图”者谓此也。今御府所藏一:
 
  蜂蝶图
 
  薛稷,字嗣通,乃河东汾阴人收之从子也。少有才藻,为流辈所推。外祖魏正家藏书画甚多,至于表疏之类,无所不有,皆虞世南、褚遂良真迹。稷既饫观,遂锐意学之,而书画并进。善花鸟、人物、杂画,而尤长于鹤,故言鹤必称稷,以是得名。且世之养鹤者多矣,其飞鸣饮啄之态度,宜得之为详。然画鹤少有精者,凡顶之浅深,氅之黳淡,喙之长短,胫之细大,膝之高下,未尝见有一一能写生者也。又至于别其雄雌,辨其南北,尤其所难。虽名手号为善画,而画鹤以托爪傅地亦其失也。故稷之于此,颇极其妙,宜得名于古今焉。昔李杜以文章妙天下,而李太白有稷之画赞,杜子美有稷之鹤诗,皆传于世。盖不识其人,视其所与,信不诬矣。稷在睿宗朝历官至太子少保,封晋国公,《唐史》自有传。今御府所藏七:
 
  啄苔鹤图一 顾步鹤图一
 
  鹤图五
 
  边鸾,长安人。以丹青驰誉于时,尤长于花鸟,得动植生意。德宗时,有新罗国进孔雀,善舞,召鸾写之。鸾于贲饰彩翠之外,得婆娑之态度,若应节奏。又作折枝花,亦曲尽其妙。至于蜂蝶,亦如之,大抵精于设色,如良工之无斧凿痕耳。然以技困穷,卒不获用,转徙于泽潞间,随时施宜,乃画带根五参,亦极工巧。近时米芾论画花者,亦谓鸾画如生。今御府所藏三十有三:
 
  踯躅孔雀图一 鹧鸪药苗图一
 
  孔雀图一 木瓜雀禽图一
 
  梨花鹁鸽图一 木笔鹁鸽图一
 
  金盆孔雀图一 木瓜花图一
 
  花鸟图一 菜蝶图二
 
  木瓜图一 葵花图一
 
  鸷禽图一 鹊鹞图一
 
  写生鹁鸽图一 花苗鹁鸽图一
 
  芭蕉孔雀图二 李子花图一
 
  折枝李实图一 梅花鹡鸰图一
 
  牡丹图一 牡丹白鹇图一
 
  牡丹孔雀图一 梨花图一
 
  千叶桃花图一 写生折枝花图一
 
  花竹禽石图二 鹭下莲塘图二
 
  石榴猴鼠图一
 
  于锡,不知何许人也。善画花鸟,最长于鸡,极臻其妙。有《牡丹双鸡》《雪梅双雉》二图。鸡,家禽,故作牡丹;雉,野禽,故作雪梅,莫不有理焉。今御府所藏二:
 
  牡丹双鸡图一雪梅双雉图一
 
  梁广,不知何许人也。善画花鸟,名载谱录,为一时所称。故郑谷作《海棠诗》,有“梁广丹青点笔迟”之句也。谷以诗名家,不妄许可,谷既称道,广之画可见矣。今御府所藏五:
 
  四季花图一 夹竹来禽图一
 
  海棠花图三
 
  萧悦,不知何许人也。时官为协律郎,人皆以官称其名,谓之“萧协律”。唯喜画竹,深得竹之生意,名擅当世。白居易诗名擅当世,一经题品者,价增数倍,题悦画竹诗云:“举头忽见不似画,低耳静听疑有声。”其被推称如此!悦之画可想见矣。今御府所藏五:
 
  乌节照碧图二 梅竹鹑鹩图一
 
  风竹图一 笋竹图一
 
  刁光,长安人。自天复初入蜀,善画湖石、花竹、猫兔、鸟雀之类。慎交游,所与者皆一时之佳士,如黄荃、孔嵩,皆师事之。议者以谓孔类升堂,黄得入室,其知言哉!年逾八十,益不废所学。今蜀郡僧寺中壁间花竹,往往尚有存者。今御府所藏二十有四:
 
  花禽图五 芙蓉鸂鶒图一
 
  引雏鹩子图一 蜂蝶茄菜图一
 
  桃花戏猫图一 鸡冠草虫图一
 
  雏雀图一 萱草百合图一
 
  折枝花图一 竹石戏猫图二
 
  药苗戏猫图二 子母猫图二
 
  子母戏猫图一 群猫图一
 
  猫竹图一 夭桃图一
 
  儿猫图一
 
  周滉,不知何许人也。善画水石、花竹、禽鸟,颇工其妙。作远江近渚,竹溪蓼岸,四时风物之变,揽图便如与水云鸥鹭相追逐。盖工画花竹者,往往依带栏楯,务为华丽之胜,而滉独取水边沙外,故出于画史辈一等也。今御府所藏十有二:
 
  荷花鸂鶒图一 秋荷鸂鶒图二
 
  蓼岸鹭鸶图一 芙蓉杂禽图一
 
  水石双禽图一 水石鹭鸶图二
 
  水鹭图一 秋塘图一
 
  秋景竹石图一 鸂鶒图一
 
  胡擢,不知何许人也。博学能诗,气韵超迈,飘飘然有方外之志。尝谓其弟曰:“吾诗思若在三峡之间,闻猿声时。”其高情逸兴如此。一遇难状之景,则寄之于画,乃作草木禽鸟,亦诗人感物之作也。今御府所藏六:
 
  木瓜锦棠图一 折枝花图一
 
  写生折枝花图一 单叶月季花图一
 
  杂花图一 桃花图一
 
  梅行思,不知何许人也。能画人物、牛马,最工于鸡,以此知名,世号曰“梅家鸡”。为斗鸡尤精,其赴敌之状,昂然而来,竦然而待,磔毛怒癭,莫不如生。至于饮啄闲暇,雌雄相将,众雏散漫,呼食助叫,态度有余,曲尽赤帻之妙,宜其得誉焉!鸡者,庖厨之物,初不足贵。昔人谓画犬马为难工,以其日夕近人,唯鸡亦如此。故作斗鸡,不无意也。行思,唐末人,接五代,家居江南,为南唐李氏翰林待诏,品目甚高。今御府所藏四十有一:
 
  牡丹鸡图一 蜀葵子母鸡图三
 
  萱草鸡图二 鸡图十三
 
  引雏鸡图五 子母鸡图三
 
  野鸡图一 笼鸡图六
 
  负雏鸡图一 斗鸡图六
 
  郭乾晖,北海营丘人,世呼为郭将军。善画草木鸟兽,田野荒寒之景。钟隐者,亦一时名流,变姓名执弟子礼,师事久之,方授以笔法。乾晖常于郊居畜其禽鸟,每澄思寂虑,玩心其间,偶得意即命笔,格律老劲,曲尽物性之妙。今御府所藏一百有四:
 
  丛竹柘鹞图二 柘条鹊鹞图一
 
  老木禽鹞图二 古木鹰鹊图一
 
  竹石伯劳图二 鹞搦伯劳图一
 
  丛棘伯劳图二 柘竹杂禽图一
 
  柘竹鹞子图一 柘竹野鹊图二
 
  柘竹噪鹊图一 柘条鹌鹞图三
 
  柘条鹞子图一 柘林鹊鹞图四
 
  柘条鹑鹞图一 鹘鹞图一
 
  梨花鹞禽图一 芦棘鹑鹞图一
 
  架上鹞子图十六 野鸡鹌鹑图一
 
  枯枿鸡鹰图四 竹木鸡鹰图二
 
  写生鹌鹑图一 古木鹧鸪图四
 
  俊禽奔兔图二 苍鹰捕狸图二
 
  鹊鹞图四 古木鹞子图一
 
  鸷禽图一 鸡鹰图六
 
  棘兔图二 棘鹑图一
 
  棘芦图一 秋兔图一
 
  棘雉图三 噪禽图一
 
  鹑鹞图八 鹧鹞图六
 
  苍鹰图一 鹌鹑图一
 
  鸡图一 鹰图一
 
  野鸡图一 鹞子图一
 
  猫图一 鹘图一
 
  野鸭图一
 
  郭乾祐,青州人。兄乾晖,有画名。乾祐善工花鸟,名虽不显如其兄,然所学同门,亦相上下耳。其渐染所及,自然近之耶。如画鹰隼,使人见之,则有击搏之意,然后为工,故杜子美想像其拏攫,则曰“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是画之精绝能兴起人意如此,岂不较其善否哉?至俊爽风生,非笔端之造化,何可以言传也?又能画猫,虽非专门,亦有足采。今御府所藏四:
 
  野鹘图一 秋棘俊禽图二
 
  顾蜂猫图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历代画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