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近代画家中,傅抱石的名字几乎是家喻户晓,享誉海内外了。曾有评论家称他“不但是本世纪中国第一流的画家,也是世界第一流的画家”。在傅抱石61年的生涯中,曾在南京先后生活了20年。

  1933年,傅抱石东渡扶桑前,曾在玄武湖留影。这是他第一次来南京,自此便与南京结下不解之缘。1935年,他留学日本归来,次年经徐悲鸿推荐到中央大学美术系任教。从此以后,除去抗战期间随中央大学迁往重庆八年多和在江西老家不到两年之外,南京始终是傅抱石全家的居住地。

  傅抱石对南京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爱石头城的一草一木。特别是六朝古都的风景名胜,最令他心醉。自抗战胜利举家迁来南京之后,他笔下的题材便渐渐从巴山蜀水变成了江南景色,尤其是南京周围的景物频频进入他的画面。金陵山川风物、六朝烟云对他的艺术观和艺术创作产生过重大影响。他对金陵山水一往情深,常以一个艺术大师的犀利目光和独特风格,濡毫染翰加以描绘。他画金陵山水,多据实景写生,反复酝酿取舍,进行创作,技法精湛,饱含深情,故能发山水之精微,出奇制胜,别出心裁,有别于明清诸家。他画南京题材的作品,既有《虎踞龙盘今胜昔》、《雨花台颂》、《中山陵》这类交响乐式的鸿篇巨制,也有《江南春早》、《燕子矶》这样的抒情诗式尺页小品。但不论巨幅或小品,都流露出了他对祖国、对南京的执著真情。 

  下面我们循着抱石先生笔下的南京风景线:钟山、中山陵、梅花山、雨花台、玄武湖、秦淮河、鸡鸣寺、鼓楼、燕子矾……试作一番巡礼。

  《虎踞龙盘今胜昔》创作于1964年。此画为傅抱石经意之作,曾经画过多幅。最大的为丈六匹,还有的136厘米x192厘米。画面上以浓墨写钟山三峰并峙,形如笔架,以迎面巍峨耸翠的巨峰为主体,峰顶天文台熠熠闪光,山势蜿蜒起伏回旋,占画面近半,有倚天拔地之势,颇有“钟山如龙独西上,欲破巨浪乘长风”(明高启《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的气氛。此画是全景式构图,结构严谨,层次清楚,主次得体,画出了钟山巍峨壮美,表现了石城天翻地覆的变迁,形象地体现了毛泽东的诗意。画面近处山峰松林以浓墨挥洒写成,以浓淡表现远近层次,近山远水层层推远。山中缭绕的云雾、浩渺无际的江水,均以虚笔表现,“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笪重光《画筌》)。画面以虚衬实,增强了钟山幽深、峻拔之势。山以浓郁滋润的墨色层次构成,具有苍莽雄浑的气势,而远处连片屋舍等则精细刻画。全画形成动与静、虚与实、疏与密的鲜明韵律感,可见作者之匠心。江面天空淡施曙红,水天一色,有清新之感,使人精神振奋。全画显出壮阔的气势,磅礴的境界,可谓大块文章大风歌。

  《中山陵》,1965年作,共有两幅。第一幅画面为倚山而建的自由钟形陵墓建筑群,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递阶渐高,层层上升,巍巍庄严,气象不凡,予人洽气长存、高山仰止之感。画上主体建筑群精勾密勒,细致入微。整个建筑群曲折回旋,起伏跌宕。松林则以浓墨破笔揉擦写成。全画从整体入手,用概括手法,不作琐屑刻画。画面色彩以墨绿衬托白色,显然吸收西洋画技法,显出画面暗中透明,烘托主题陵墓建筑群。此画风格雄浑不失古朴,幽深而庄严。第二幅,原画无题,似可题为《中山陵印象》,构图甚为别致:春雨潇潇时节,从陵左侧鸟瞰中山陵全景,建筑群楼台亭塔静静地矗立在群山环绕、万木森森的环境中,此起彼伏,或隐或显,山水、云树、陵墓建筑群融为一体,寥寥数笔,气氛烘托而出,画面优美深沉,寓意深刻,使人一望即生肃穆之情。

  《梅花山》创作于60年代。此幅以泼墨写大块黑色山峦,山下丛丛红梅盛开,清姿神韵,楚楚动人,灿如云雾,景象热烈。此幅吸收水彩及版画技法,画面富于装饰性。红黑色彩对比鲜明,梅花用大块红色艳而不俗。用笔湿润而圆畅,反复渲染,使画面朦胧中有含蓄之美。

  《雨花台颂》,1959年作。画面描绘在铁干虬枝苍松掩映下的雨花台,远接钟山五色祥云,近挹长江浩荡波涛。气势雄壮的山岗上,苍松翠柏丛中矗立毛泽东手书巨碑,巍然挺拔,令人肃然起敬。一队“红领巾”拾级而上,在红旗前导下谒陵。山下是连绵高压电缆和毗连成群的厂房,象征着石城蓬勃发展的新姿。纪念碑四周苍松林海似群星拱月,使纪念碑以至整个山岗气氛雄伟博大。作者以浓墨大笔挥写倾斜而下、夭娇多姿的苍松,形成遮天盖地的磅礴气势,象征着先烈岁寒不调之节操,万古长青之精神。天空几抹红云渲染得恰到好处,起了烘托主题的作用。此画是历史感与现实感相融汇,境界壮阔、情思激荡的力作。

  玄武湖,分别以《初春》、《春风杨柳万千条》、《玄武湖一角》、《月下玄武湖》(原画无题,笔者试拟名)为题。《初春》,1957年作,乍看貌不惊人,构图极简略,以浓墨写躯干硕大的古柳两株。绿影婆娑,似乎染绿了湖水。水中点缀几只游船,整个画面春意盎然。寥寥数笔,就写出了玄武湖“天生丽质”。两株古柳处理别致,绿荫如盖,笔墨古雅苍劲从学问中来。画面虽简,然艺术感染力极强。《月下玄武湖》写柳枝低垂,朦胧月色下几只游船在静静地荡着,树与水、月光融为一片。

  《江南春早》写潇潇春雨中远处覆舟山山色苍茫,逶迤起伏,烟柳笼罩的翠虹堤疏密有致地掩映在花树丛中,桃花烂漫如锦,湖光山色,使人联想到“千里莺啼绿映红”、“玄武湖头春可怜,绕堤花柳媚遥天”的诗句。此幅以温州皮纸画出,用破笔揉擦,加以皴染,显然吸收了水彩画技法。山水花树有机结合,浑融一体,构图曲折有致,以湿笔点染揉突出江南春雨迷蒙特色,如同一首清新幽雅的抒情诗。

  《秦淮柳荫》,1955年作。以淡赭色写九曲秦淮两边坡岸,岸边遍植娉娉婷婷的杨柳,枝柯横斜,婀娜多姿,远处淡墨渲染的山峦连绵起伏……画面予人秦淮春色无尽之感。

  《鸡鸣寺》创作于1956年。画出了高低交错、回环掩映的古刹风光。作者融情入景,表现了优美、静谧的情趣。

  《鼓楼》创作于50年代。以细笔勾出飞檐翘角城阙式建筑,上下两层。四面红墙巍峙,掩映于绿荫丛中,十分壮观。远山、草地则以大笔渲染,交替以浓淡墨写绿树、红花,有水彩画效果。

  《燕子矶》,60年代作。画面以苍茫之笔勾画横空出世的矶崖。江中点点白帆鼓风竞发,山下担夫疾走。寥寥数笔,把燕子矶凌空锁云之势表现得淋漓尽致。更令人称奇的是,未画一笔水波,更无惊涛拍岸,却把大江浩渺无际的气势画了出来。映衬危崖峭壁、山势峻拔。画面不大,笔墨简约。构图予人异军突起之感,将燕子矶奇险神韵尽摄于笔端。

  纵览傅抱石笔下的南京风景线,犹如聆听一曲历史感与现实感交相融汇的乐章。他所画金陵山水仅是他卷帙浩繁的山水卷轴中的一小部分。观画可见作者热爱祖国、热爱南京的情思溢于画表。(信息来源:美术家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名家栏目  进入绘画专题 进入现代名家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