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明代绘画

  明朝采取严格的中央集权制度,施政方针并不着重于扶持先进的经济,从而增益全国财富,而是通过赋税不均等政策保护落后的经济,以均衡的姿态维持王朝的安全。
 
  这种维护落后的农业经济而对商业及金融不加发展的做法,正是中国在世界范围由先进的汉唐演变为落后的明清的主要原因。
 
  明代八股取士,程朱理学成为正统的官方哲学。但产生于宋代的心学到了明代中叶进入高潮。经过王阳明的创造发挥,这种思想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心学不象理学那样强调“格物致知”,而是提出“心即宇宙,宇宙即心”,认为最完备彻底的“理”源自人之内心,而与读书识理义了无关涉。作为对正统的反叛,许多人从明代心学中找到灵感和力量。
 
  唐中叶以前北方的财富,到明代已完全转移到南方。明代中叶,江南一带的城市经济空前繁荣,苏州、杭州、松江与嘉兴等地,以纺织业为支柱的城市经济急遽发展,由此导致了晚明江南一带思想极大解放、人才辈出、学术空前繁荣的盛况。受心学影响的狂禅之风兴盛,对当时的文艺创作产生巨大影响。绘画领域的南北分宗正是由于禅宗思想流行的社会背景中产生而出的。明代绘画,尤其是在绘画领域,其发展经历了若干个阶段,而且每个阶段居于正统地位的画派,其势力的转换又有着明显的标志。明代中后期绘画上的风气上的不断演变和流派上的此起彼伏,与当时文学上的时尚变化不居和派别先后代兴的情况,有一定的联系,都属于同一文化思潮的产物。
 
  明代前期画家及作品 时间大致为洪武至天顺年间(1368~1465年)。明初的山水画尚存元季遗绪,纯然元风。活动于元末明初的王履(1332~?)感于时人徒摹元人,挺身为马夏一派辩护。他游历华山,作《华山图》四十余幅,并道出“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的见解。
 
  但马夏画风在明初的复兴,则得力于皇室的推崇。明代恢复画院制度,画家重得进身之阶。明初诸帝御下酷严,画家于怵警之下,务以规矩迎合上意,元季放逸之画顿息,而继承南宋兼师北宋的院体画风便在画院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明代前期绘画基本上有三种势力,一是宫廷院体画,二是江浙一带的浙派,三是继承元画的文人画,以前二者为重要。院体与浙派皆师从南宋马远、夏圭画风。因而浙派与院体画风基本一致,而且浙派画家同时多为院体画家,两者合而为一。明代院画与宋代院画在画面效果上的主要区别是,宋人下笔凝重,工整严谨,而明人则于谨严中略带写意,风格更为豪放粗野。
 
  戴进是明初院体山水画家中一个重要的代表人物。戴进(1388~1462年),字文进,号静庵,钱塘(今杭州)人。善山水、人物。师学李唐、马远。宣德中曾入内廷,不久放归。戴进虽不容于画院,但追随他画风的人很多,故他在职业画家中影响很大。又因戴进是浙江人,后人遂将艺术上追随戴进画风的画家群体称作“浙派”,并称戴进为浙派的领袖。戴进善以简练的构图造成宏大的画面气氛,画中还常点缀人物。《三顾茅庐》、《风雨归舟》等传世作品较之南宋院画造境更为丰富,也较元画更多生气与真趣。

  花鸟画沿袭宋代院体深入观察、真实反映的传统。院画家以边景昭、孙龙最为杰出。
 
  边景昭,生卒年不详。字文进,福建沙县人。永乐时供奉内廷。学黄家画法而稍变,体格工丽端严,被誉为明人院体工笔花鸟画的鼻祖。
 
  孙龙(一作隆),字廷振,毗陵(今江苏武进)人,远学徐崇嗣、近师释法常,擅长没骨画,彩色渲染,生趣盎然。传世作品有《花鸟草虫册页》等。
 
  宫廷画家因常惨遭无端的罗织与迫害,故易于招惹事非的人物画远不及山水花鸟兴盛。题材也局限于借古喻今、歌颂圣王贤相的历史故事,如戴进的《三顾茅庐》、刘俊的《雪夜访普》。此外帝后肖像与行乐图也很流行。
 
  继承元人画风的明初画家有徐贲、赵原、谢缙、王绂等人。徐、赵二人皆为文士,为明太祖诛杀。谢、王笔墨精妙,得元人画意。王的墨竹,清秀飘逸,对明代墨竹影响极为深远。属于这一系统的画家尚有杜琼、刘珏、夏昶、姚绶等人。
 
  明代中期画家及作品 时间大致为成化至嘉靖(1465~1567年)。此期绘画,可分为两个阶段,前段是吴门画派崛起,与院体、浙派并驾齐驱。此期院体画家花鸟有林良、吕纪;浙派山水画家则以吴伟为首;吴门画派则有沈周、文徵明。末段则浙派衰落,吴门画派独擅胜场。
 
  林良(约1462~1495年),字以善,广东南海人。成化、弘治中供奉内廷,官锦衣指挥。林良以元代水墨花鸟画传统为基础,参以浙派笔意,别开生面。在工致与写意之间,把写意提升到更重要位置,实现花鸟画史上一次风格、审美旨趣的演变。作为宫廷画家,林良开创写意风格的创作资源是南宋院体、明代浙派,于是成就了一派斧劈皴擦、笔骤墨驰、淋漓飞动、苍劲刚硬的面目。更兼林良在题材选择上偏好猛禽枯木、杀气纵横,更形成其作品中肃杀、遒劲的气势。传世作品有《双鹰》、《山茶白羽》等。
 
  与林良齐名的吕纪,生卒年不详。字廷振,四明(今宁波)人,官至锦衣卫指挥。工花鸟,亦善山水、人物,有工笔、粗笔两种。工笔工整浓丽,略变南宋院体,如《秋鹭芙蓉》;粗笔则简略,近林良画风,如《残荷鹰鹭》。
 
  而在山水画方面继戴进之后的浙派领袖则是吴伟。吴伟(1459~1508年),字次翁,号小仙。江夏(今武汉)人。虽非浙人,但因师马远成为浙派另一分枝“江夏派”的创始者。善山水、人物,早年画风较工整细致,中年后变为苍劲豪放,笔墨淋漓,弘治时授锦衣百户,供奉内廷,但不久即离去。早年作品如《铁笛图卷》、《武陵春图卷》,笔法细谨清秀。晚年作品如《江山渔乐图轴》、《踏雪寻梅图》,笔法纵横洒脱,狂放不羁。

  吴伟逝后,江夏派由另一主将张路支撑局面,但已盛景不再。张路,生卒年不详,祥符(今开封)人。仿吴伟画法而更为放纵。吴伟、张路的追随者甚多,但受吴门画派排斥,声名不显。
 
  吴门画派的崛起标志着继承元人文人画传统的复兴。明代天下租赋,江南居其十九。而苏州一府,赋税已约占天下十分之一。明政府的重赋与富豪的兼并,虽使江南一带小民水深火热,而巨家富室依然发荣滋长。亦正因江南为天下财富集中之地,文化随之日盛。吴门画派凭借经济文化上的优势而得勃兴并最终取代了院体、浙派的主导地位。一般认为吴门画派始于沈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