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艺舟双楫》/清·康有为

购碑第三

  学者欲能书,当得通人以为师。然通人不可多得,吾为学者寻师,其莫如多购碑刻乎!扬子云曰:“能观千剑而后能剑,能读千赋而后能赋。”仲尼、子舆论学,必先博学详说。夫耳目隘狭,无以备其体裁,博其神趣,学乌乎成!若所见博,所临多,熟古今之体变,通源流之分合,尽得于目,盖存于心,尽应于手,如蜂采花,酝酿久之,变化纵横,自有成效,断非枯守一二佳本《兰亭》《醴泉》所能知也。右军自言,见李斯、曹喜、梁鹄、蔡邕《石经》、张昶《华岳碑》,遍习之。是其师资甚博,岂师一卫夫人,法一《宣示表》,遂能范围千古哉!学者若能见千碑而好临之,而不能书者,未之有也。
 
  千碑不易购,亦不易见。无则如何?曰:握要以图之,择精以求之,得百碑亦可成书。然言百碑,其约至矣,不能复更少矣。不知其要,不择其精,虽见数百碑,犹未足语于斯道也。吾闻人能书者,辄言写欧写颜,不则言写某朝某碑,此真谬说,令天下人终身学书,而无所就者,此说误之也。至写欧则专写一本,写颜亦专写一本,欲以终身,此尤谬之尤谬,误天下学者在此也。
 
  谓又有学书须专学一碑数十字,如是一年数月,临写千数百过,然后易一碑,又一年数月,临写千数百过,然后易碑亦如是,因举钟元常入抱犊山三年学书,永禅师学书四十年不下楼为例,此说似矣,亦谬说也。夫学者之于文艺,末事也。书之工拙,又艺之至微下者也。学者蓄德器,穷学问,其事至繁,安能以有用之岁月,耗之于无用之末艺乎?诚如钟、永,又安有暇日涉学问哉?此殆言者欺人耳。吾之术,以能执笔多见碑为先务,然后辨其流派,择其精奇,惟吾意之所欲,以时临之,临碑旬月,遍临百碑,自能酿成一体,不期其然而自然者。加之熟巧,申之学问,已可成家。虽天才驽下,无不有立,若其浅深高下,则仍视其人耳。
 
  购碑当知握要,以何为要也?曰:南北朝之碑其要也。南北朝之碑,无体不备,唐人名家,皆从此出,得其本矣,不必复求其末,下至干禄之体,亦无不兼存。故唐碑可以缓购,且唐碑名家之佳者,如率更之《化度》《九成宫》《皇甫君》《虞恭公》,秘书之《庙堂碑》,河南之《圣教序》《孟达法师》,鲁公之《家庙》《麻姑坛》《多宝塔》《元结》《郭家庙》《臧怀恪》《殷君》《八关斋》,李北海之《云麾将军》《灵岩》《东林寺》《端州石室》,徐季海之《不空和尚》,柳诚悬之《玄秘塔》《冯宿》诸碑,非原石不存,则磨翻坏尽。稍求元明之旧拓,不堪入目。已索百金,岂若以此一本之赀,尽购南北朝诸碑乎?若舍诸名家佳本,而杂求散杂,则又本末倒置,昧于源流。且佳碑如《樊府君》《兖公颂》《裴镜民》者实寡。小唐碑中,颇多六朝体,是其沿用未变法者,原可采择,惟意态体格,六朝碑皆已备之。唐碑可学者殊少,即学之,体格已卑下也,故唐碑可缓购。
 
  今世所用号称真楷者,六朝人最工。盖承汉分之余,古意未变,质实厚重,宕逸神隽,又下开唐人法度,草情隶韵,无所不有。晋帖吾不得见矣,得尽行六朝佳碑可矣,故六朝碑宜多购。
 
  汉分为正楷之源,以之考古,固为学问之事,即诸书法,亦当考索源流,宜择其要购之。若六朝之隶无多,唐隶流传日卑,但略见之,知深变足矣,可不购。
 
  汉分既择求,唐隶在所不购,则自晋魏至隋,其碑不多,可以按《金石萃编》《金石补编》《金石索》《金石聚》而求之,可以分各省存碑而求之。然道、咸、同、光,新碑日出,著录者各有不尽,学者或限于见闻,或困于才力,无以知其目而购之。知其目矣,虑碑之繁多,搜之而无尽也。吾为说曰:六朝碑之杂沓繁冗者,莫如造像记,其文义略同,所足备考古者盖鲜,陈陈相因,殊为可厌。此盖出土之日新,不可究尽者也。造像记中多佳者,然学者未能择也,姑俟碑铭尽搜之后,乃次择采之,故造像记亦可缓购。
 
  去唐碑,去散隶,去六朝造像记,则六朝所存碑铭不过百余,兼以秦、汉分书佳者数十本,通不过二百余种,必尽求之,会通其源流,浸淫于心目,择吾所爱好者临之,厌则去之。临写既多,变化无尽,方圆操纵,融冶自成体裁,韵味必可绝俗,学者固可自得之也。秦、汉分目,略见所说《说分》《本汉》篇中,今将南北朝碑目,必当购者录如左。其碑多新出,为金石诸书所未有者也。造像记佳者,亦附目间下论焉。
 
  碑以朝别,以年叙,其无稽考,附于其朝之后。
 
  有年则书,不书者,无年月也。
 
  书人详之,撰人不详,重在书也。
 
  石所存地著之,不著者,不知所在也。
 
  其碑显者书人名,不显者并官书之,欲人易购也。
 
  吴碑

  《葛府君碑》(江苏勾容)
 
  《九真太守谷朗碑》(凤皇元年)
 
  晋碑

  《南乡太守郛休碑》(太始六年)
 
  《保母志》(宁兴三年王献之书)
 
  《枳阳府君碑》(隆安三年)
 
  《爨宝子碑》(太亨四年)
 
  〔按:安帝元兴元年改元太亨,次年复为元兴,四年已改义熙元年。此碑盖在偏远,未知,故仍书太亨四年也。〕
 
  《孝女曹娥碑》(元嘉元年明人传为王羲之书,姑附于此,海山仙馆刻石)
 
  宋碑

  《宁州刺史爨龙颜碑》(大明二年,云南陆源,有碑阴)
 
  《始康郡晋丰县□态造像》(元褵廿五年山东王氏)
 
  《高勾丽故城刻石》(己丑元年,长寿王当刘元嘉六年,宋平壤吴氏)
 
  齐碑

  《吴郡造维卫尊佛记》(永明六年,浙江会稽)
 
  《保佛弟子萧衍造像题字》(永明二年,四川云阳)
 
  梁碑

  《太祖文皇帝神道东阙》(反刻)
 
  《太祖文皇帝神道西阙》
 
  《南康简王神道东阙》(反刻)
 
  《南康简王神道西阙》
 
  《临川靖惠王神道东阙》(反刻)
 
  《临川靖惠王神道西阙》
 
  《吴平忠侯萧公神道东阙》(反刻)
 
  《吴平忠侯萧公神道西阙》
 
  《始兴忠武王碑》(有额有阴)
 
  《散骑常侍安平王碑》
 
  《天监五年残碑》
 
  《鄱阳王益州军府人题记》(天监十二年,四川云阳)
 
  《石井阑题字》(天监十五年,江苏勾容)
 
  《章景为梁主造佛依碑石像》(丁未年即大通元年,四川绵州)
 
  《许善题名》(大通三年,四川绵州)
 
  《□□□等造观世音像》(大通三年,四川绵州)
 
  《□道□造像》(□□三年,四川绵州)
 
  《刘敬造像》(大同三年,山东福山王氏)
 
  《赞观音》(与大通元年石同,四川绵州)
 
  《释慧影为父母师僧及身造释迦佛像题字》(中大同元年,浙江石门李氏)
 
  陈碑

  《斯罗真兴大王巡狩管境碑》(戊子年,真兴王麦宗陈光大二年也,朝鲜咸兴)
 
  《赵和造像记》(永定三年)
 
  魏碑

  《邑主秦从州人造像王银堂画像题名》(道武天赐三年)
 
  《巩伏龙造像》(大魏国元年,即太武延和元年)
 
  《定州中山赵褵造像》(皇兴三年)
 
  《中岳蒿高罗灵庙碑》(太安二年,寇谦之书,筱额,阳文,有阴)
 
  《宕昌公晖福寺碑》(太和十二年,陕西澄城,有碑阴)
 
  《孝文皇帝吊殷比干墓文》(皇构迁中元载,岁御次阉茂望舒)
 
  《孙秋生造像》(太和七年。以下为龙门二十品,故合录之)
 
  《始平公造像》(太和十二年,朱义章书,有额)
 
  《北海王元详造像》(太和十八年)
 
  《北海王太妃高为孙保造像》
 
  《长乐王夫人尉迟造像》(太和十九年)
 
  《一弗造像》(太和廿年)
 
  《解伯达造像》(太和年造)
 
  《杨大眼造像》
 
  《魏灵藏造像》
 
  《郑长猷造像》(景明二年)
 
  《惠感造像》(景明三年)
 
  《贺兰汗造像》(景明三年)
 
  《高树造像》(景明三年)
 
  《法生造像》(景明四年)
 
  《太妃侯造像》(景明四年)
 
  《安定王元燮造像》(正始四年)
 
  《平乾虎造像》(正始四年)
 
  《道匠造像》
 
  《齐郡王祐造像》(熙平二年)
 
  《慈香造像》(神龟三年)
 
  《优填王造像》
 
  《泰山羊祉开复石门铭》(永平二年,太原典签王远书)
 
  《左援令贾三德开复石门题记》
 
  《司马元兴墓志》(永平四年)
 
  《郑文公碑》(永平四年,郑道昭书,有上下二碑)
 
  附云峰山石刻四十二种(不列详)

  《仙和寺造像》(永平四年)
 
  《杨翚碑》(延昌元年,直隶唐山,有额)
 
  《司马景和妻孟敬训墓志铭》(延昌三年,河南孟县)
 
  《刁遵墓志铭》(熙平元年,直隶南皮张氏)
 
  《兖州贾使君碑》(神龟二年)
 
  《赵阿欢造像》(神龟三年)
 
  《司马炳墓志铭》(正光二年)
 
  《张猛龙清颂碑》(正光三年,有额有阴)
 
  《樊可憘碑》(正光二年)
 
  《郑道忠墓志》(正光三年)
 
  《马鸣寺根法师碑》(正光四年,有额)
 
  《高贞碑》(正光四年,篆额阳文)
 
  《泾州刺史陆希道墓志盖》(正光四年,篆书)
 
  《鞠彦瑽墓志》(正光四年,有盖)
 
  《李超墓志铭》(正光五年)
 
  《吴高黎墓志》(孝昌二年)
 
  《六十人造像》(孝昌二年)
 
  《刘玉墓志铭》(孝昌三年)
 
  《张玄墓志》(普泰元年)
 
  《元匡造泗津桥堰石人题记》
 
  《皇甫摐墓志》
 
  《残碑□军司马治外兵曹张显□题名》(碑侧有邑子赵轨等残字)
 
  《残碑豆陵苟邑题名》(有碑侧)
 
  《兰献伯高怀玉题名》
 
  《韩显祖造像》(永熙二年)
 
  《元苌振兴温泉颈》(篆额、阳文)
 
  《惠辅造像》
 
  《张法寿造像》(天平二年)
 
  《嵩阳寺伦统碑石铭》(天平二年,隶书篆额)
 
  《司马昇墓志》(天平二年)
 
  《法显造像》(天平三年)
 
  《法坚法荣二比丘僧碑》(天平四年,山东泰安)
 
  《李宪墓志》(元象元年,直隶保定)
 
  《高湛墓志铭》(元象二年)
 
  《禅静寺刹前敬使君铭》(兴初二年)
 
  《惠诠造像》(建义元年)
 
  《李仲璇修孔子庙碑》(兴和三年,王长儒书篆额)
 
  《张奢碑》(兴和三年,灵寿埠安村寺)
 
  《王盛碑》(兴和三年)
 
  《王偃墓志铭》(武定元年,有篆盖)
 
  《朱永隆唐丰等造天宫碑》(武定三年,河南)
 
  《邑王敬造石像碑文》(武定六年)
 
  《义桥石像之碑》(武定七年,有侧有阴)
 
  《冀州刺史关胜诵德碑》(武定八年)
 
  《源义虎曾孙磨耶圹头祗桓记》(武定八年)
 
  《王僧碑》
 
  北齐碑

  《邑子曹师石象碑》(天保三年)
 
  《崔灊墓志》(天保四年)
 
  《西门豹碑颂》(隶书)
 
  《并州主簿王璘妻赵氏墓志》(天保六年,有额)
 
  《赵郡王修定国寺碑》(天保八年,有额)
 
  《朱氏造像》(天保八年,有大字小字二碑)
 
  《夫子庙碑》(乾明元年,隶书,篆额)
 
  《比丘僧邑义造像残记》(乾明元年,有侧)
 
  《隽修罗碑》(皇建元年,有额)
 
  《石柱颂》(太宁二年,八面隶书)
 
  《云门法勤禅师塔铭》(太宁三年)
 
  《天柱山铭》(天统十年,郑述祖撰书)
 
  《元略造像》(天统元年)
 
  《房周阤墓志》(天统元年,山东濰县郭氏)
 
  《魏元预造象》(天统元年)
 
  《邑义六十人碑颂》(天统五年隶书)
 
  《百人造象记》(天统五年,碑长丈余,甚完好,瘦硬中有德气,登善之祖也)
 
  《赵崇仙造象》(天统六年)
 
  《定州刺史邹珍之碑》(隶书有侧)
 
  《映佛岩摩崖》(武平元年)
 
  《陇东王感孝颂》(武平元年,梁恭之隶书)
 
  《朱岱林墓志铭》(武平元年,有额)
 
  《道略五百人造像》(瘦硬完好,齐碑上品)
 
  《晋昌王唐邕写经碑》(武平三年,隶书)
 
  《临淮王象碑》(武平四年,隶书)
 
  《功曹李琮墓志》(武平五年,有侧)
 
  《灵塔铭》(武平五年)
 
  《等慈寺残碑》(武平五年)
 
  《尼圆照造像》
 
  《报德象碑》(武平六年,释仙书)
 
  《马天祥造像》(武平六年)
 
  《陈留太守墓志残石》(是石出土,拓一纸,复埋之,海内无二本,姑附录之)
 
  《豫州刺史梁子彦墓志》(武平)
 
  《张思文造像》(承光元年)
 
  《公孙文哲造像》
 
  《华严经菩萨明难品》(有千余字,腴整)
 
  《鼓山石经》
 
  北周碑

  《强独乐树文王碑》(元年丁丑)
 
  《贺屯植墓志》(保定四年)
 
  《西岳华山庙碑》(天和二年,赵文渊书,篆额)
 
  《曹恪碑》(天和五年)
 
  《时珍墓志》(宣政元年)
 
  《光州刺史宇文公碑铭》
 
  《李峻卜居记》(建德元年)
 
  隋碑

  《豆卢通造大像记残石》(开皇二年,直隶正定府崇因寺)
 
  《赵芬碑残石》(开皇五年,二石)
 
  《仲思那卅人造桥碑》(开皇六年,有额)
 
  《龙藏寺碑》(开皇六年)
 
  《王辉儿造像》(有《穆子容碑》气)
 
  《石窟寺修佛经石像碑》(开皇十三年)
 
  《曹子建碑》(开皇十三年)
 
  《惠云法师墓志》(开皇十四年)
 
  《巩宾墓志》(开皇十五年,篆盖)
 
  《荆孝礼墓志》(开皇十五年)
 
  《贺若谊碑》(开皇十六年,篆额)
 
  《李氏像碑颂》(开皇十七年,篆额)
 
  《通张妻陶墓志》(开皇十七年)
 
  《美人董氏墓志》(开皇十七年)
 
  《安喜公李使君碑》(开皇十七年,篆额)
 
  《龙山公臧质墓志》(开皇二十年)
 
  《澧水石桥累文碑》(开皇囗年,篆额)
 
  《青州胜福寺舍利塔下铭》(仁寿元年,孟弼隶书,有额)
 
  《孔文宣灵庙碑》(仁寿元年,隶书,篆额,完好)
 
  《信州金轮寺塔下铭》(仁寿二年)
 
  《苏慈墓志铭》(仁寿三年)
 
  《邓州大兴国寺舍利塔下铭》(仁寿二年)
 
  《曹礼墓志》(磨崖仁□□年)
 
  《仪同王君墓志》(大业元年,直隶定州)
 
  《刘珍墓志》(大业二年,隶书,有侧,有铭)
 
  《唐高祖为太宗造像》(大业二年)
 
  《吴俨墓志》(大业四年,篆盖)
 
  《宁甗铭》(大业五年,有额)
 
  《修孔子庙碑》(大业七年,隶书,篆额)
 
  《李君辩造像》(大业七年)
 
  《姚辨墓志铭》(大业七年,欧阳询书,宋人重刻)
 
  《元智墓志铭》(大业十一年)
 
  《太仆卿夫人姬氏墓志》(大业十一年)
 
  《宋永贵墓志》(大业十二年)
 
  《隆山郡胜业道场碑》
 
  《德阳公梁公碑》(篆额)
 
  《河东首山郡胜业道场舍利塔铭》(篆额)
 
  《青州藏碑残石》
 
  《李靖上西岳文》(宋人伪作,然董逌以为大业末年,则亦出土久矣)
 
  《曹文宗残碑》
 
  《冈山摩崖》(魏、齐、周、隋皆有摩崖,而齐尤多,包慎伯所称《般若经》即云摩崖中也,今附于末焉)
 
  《尖山摩崖》
 
  《山摩崖》
 
  凡所次目,皆为穷乡学子,欲学书法,未知碑目言之。若大雅宏达,金石名家,扇欧、赵之余风,集琳琅之万品,诸朝著录,旁采辽、金,内地网罗,远洎蕃外,自能著书,无烦芹献。凡所著目,约之已甚。若犹畏其繁多,虑披采之不易,临写之难遍,杂冗乱目,无从下手,则更择其精者。若碑品之所列,流派之所论,选举既严,别白益审,必当尽购而熟观之。若诸碑之未见,家法之未熟,而遽欲言书,书乎书乎,匪吾攸闻。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理论栏目  进入故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