卣,一般为青铜所做,是盛酒器和礼器。盛行于商和西周时期,作用是祭祖。造型多为椭圆形,颈微束,垂腹,圈足,带提梁,俗称提梁卣,也有部分方形和直筒形卣。此外,鸟兽形有提梁的盛酒器,习惯上称为鸟兽形卣。己发现的鸟兽形卣有双鸟、单鸟、虎等造型。历来出土的实物较多,但是却没有发现能和青铜卣相对应的同时代的玉卣,这在中国的玉器长河中似乎一直是一个难解之迷。从商代妇好墓出土的玉簋以后,宛如昙花一现,历经西周、春秋、战国等墓葬中,罕有玉制青铜彝器的造型出现,在汉代的墓葬中也只是出土了为数不多的觥杯、油灯、尊、奁等器物,但是依旧没有出现以玉做之的鼎、簋、卣等实物,那么这个问题是偶然还是必然的呢?如果是偶然,那么曾经出土的玉彝器又去了哪里呢?如果是必然的原因,那么为什么在青铜彝器盛行的时代伴随着陶器的出现,以及漆器的出现,而为什么唯独没有此类的玉制作品呢?

  在一次和藏友偶然交谈的过程中,藏友说他收藏了一对玉提梁卣,只是年代不能确定,仔细观看这对玉卣,尺寸大小几乎相同,纹饰也相同,整体几乎被透闪石成器后的风化薄膜所覆盖,风化层厚的地方均布满了星星点点岛屿般的露胎痕迹,局部露胎面积较大的开窗处,玉质已成深褐色,局部地方土蚀严重,伴有土沁和隔裂,经检测为透闪石--阳起石的碧玉质。此卣总体为椭圆形,束颈、垂腹、圈足,皆带有提梁,提梁和卣有活环套接可转动,两者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卣的活环是从卣身直接雕琢而出,另一卣的活环当为做成后粘连在卣身上,并且是在卣身开浅孔,将活环插进去粘接而成,工艺精湛,宛如一体,仔细察看,当是原来的制作技艺,并非损坏后所修补。卣盖和颈部均刻有阴刻铭文,腹部正反面刻有减地浅浮雕兽面纹,兽为变形“臣”字眼,卷云鼻,飘带状长眉,威武舒展,上有四朵减地浅浮雕“人”字形勾连云纹,兽两侧各琢有一个竖形云纹,在此当为兽耳,所有云纹及兽眉平面均用平地打凹工艺,磨成内凹状态,这种工艺会使纹饰的平面变的凹凸有致,丰富了立体感。此卣的兽面纹,威武端庄,但不狰狞,只有上嘴唇的描绘,不见下嘴唇,似正在咧嘴微笑,这种云纹和平地打凹工艺,以及略带菱形的臣字眼,都应该是战国时期的典型工艺,正反面纹饰一致。细看两卣身的兽面纹,眼睛还是有大小的区别,卣身和圈足底部均掏膛利落,器身厚薄一致,可以看出有反复打磨后,解玉砂留下的极细短的不规则的阴线,口沿和足底均线条挺拔,抚之有割手的感觉,纹饰的边缘均可以明显的看出,用解玉砂碾琢留下的特有痕迹。

  此卣虽然尺寸不大,但是总体感觉器小形大,挺拔昂然,并刻有多字阴刻铭文,观此对卣集掏膛、活环提梁、阴刻、浅浮雕等工艺,做工精致,颇具古意,并且风化和沁色真实自然,古玉器特征明显,年代当在战国时期,堪称弥补了中国玉彝器的空白,故弥足珍贵,有重要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栏目  进入收藏专题 进入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