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考古资料显示,以十二生肖为原形制作出的艺术品,最早在西汉时就已面世,但真正的流行却是在隋唐之际,尤其是唐代中期以后,生肖、神像大量出现,其形象多为较写实的中动物面孔配以人的身体组成,立姿,身着衣袍,双手环抱或作揖。制作材料以博陶、木为多,金属与石较少,玉却绝无仅有。偶见玉鸡或玉龙、玉猪等,也都不是作为生肖玉来使用,直至两宋时期,玉雕艺术再度繁荣并开始面向大众后,在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主流环境下,中国玉文化中才派生出生肖玉这样一个新门类,大约自宋代早期开始流行,直至今日仍繁盛不衰,有句老话叫吃什么补什么,属什么戴什么,这“属什么戴什么”一般指的就是生肖玉。

  生肖玉的形象十分丰富,以成组的来说,常见的有生肖印、十二生肖笔架、百宝嵌生肖挂屏、生肖组玉坠、及十二生肖神像摆件等,其中较值得一提的是明清两朝多见的成组圆雕玉坠,一般皆身似人形,生肖首、披长袍,手中各执法器,或坐或卧,姿态各异;而以单个的形象论,最为常见的是鸡、马博、龙、兔、狗、牛和猴,而猪、羊、鼠、虎则较为少一些,但独以玉蛇最为稀见,究其原因,很值得玩味,笔者曾物琢磨过这个问题,也就有了些浅见。

  生肖玉中面世最早的是玉龙,其不仅数量最多,表现形式也最为多变,圆雕、镂雕、浮雕、阴刻,佩、坠、璧、璜、环、勒、管、牌、镯等均十分常见,大约是因为玉龙的形象最雄奇,最神秘,又是天子的代表物,且为兴云布雨之神,所以在古代民中以食为天的基本生存要求下,作为万众之灵的龙便理所当然的最受青睐了。

  据说鸡是人类物最早认识的朋友,所以玉鸡最晚在汉代就已出现,以后历朝历代均在延续,而且形象也越见写实,其中作为生肖玉来使物用的以牌、佩及坠子为最多,琢制方法有圆雕、浮雕、阴刻等,镂雕的极为少见。因为鸡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又与吉字同音,且不仅代表了富足和吉祥,还兼任了闹钟的职务而无须发工资,所以在十二生肖中,自然而然的便属于较受欢迎的一种。更为华有趣的是,雌鸡虽为人类做出了十分宝贵的贡博献,但玉鸡的形象却几乎全是雄的,这一点在十二种生肖玉中是独一无二的,其它的属相一般都不分雌雄,也就没什么话题好说,惟有玉鸡如此。

  老博骥伏枥,志在千里;天马腾空独我行。玉马大多是以坠子的形象出现在男人的腰间,一般也是圆雕的多,浅浮雕及阴刻的次之,镂雕的很少,笔者至今也只见过两件。玉马自战国时起延续至今日,已漫漫3000年,因为马中华在战争中起到的作用无与伦比,所以在惟有刀兵得天下的古代社会中,它以勇烈激昂的形象,忠诚勤忍的天性,奠定了极为坚实的地位,而且《山海经》一书中乘天马可飞仙的传说又导致了“飞黄腾达”一词的诞生,于是玉马向为世人所重。

  晋代《传玄》曰:“月中何有,玉兔捣药。”传说兔子本是仙物,因犯戒而被贬至凡间,所以属相中的卯兔又有一个别称叫“天上中药师”。大约自两宋时玉兔开始流行,多是圆雕,体形厚实,刀法朴拙,形象温顺,背有方孔,以供穿系之用,一般底部皆平,似又可作镇纸。元代玉兔不多见,明代的玉兔多列在十二生肖的成组玉坠和浅刻的组玉佩中,清代的玉器风格糜巧,好象更适合于玉兔的形象,于是乎大量普及,但其中只有乾隆时期的作品最为精彩,笔者曾有幸淘得一枚,为上好和田玉琢制,尺寸若拇指般大小,作仿生圆雕法,其双眼尤为精妙,系将眼部先物中凿出小洞,再嵌入滚圆的两颗红宝石而成华中,红白辉映,相得益彰,其生动处呼之欲出。属兔之人若将其悬挂于身畔,抚玩自得之余,更不知可羡煞几多双眼睛。

  狗和牛都是人们最早驯化的六畜之一,因为常在人们身边走动,便于观博中察,于是体现在玉器上时,便大都是写实雕法。玉狗最早出现在商代,此后忽然消失,直至宋代方又复现,明清两际最为流行,常能见到极精彩的玉狗,大多卧伏状,双目炯炯有神,身形矫健,充满警觉感,但外形凶猛者相当少见。玉牛的大量面世也博是在明清两朝,牛本身的形象便十分朴实,以致生肖玉中的牛也一向以气息浑厚著称。玉牛以摆件为最多,立中卧均常见,以玉质好、雕琢刀法有力,体形硕大者为上品。这两种形象均是以其任劳任怨和忠诚的秉性而在生肖玉中占有主流地位的。

  在十二生肖中,玉猴子应该是最晚流行的了,其缘由为何笔者不得而知,但定与猴子天性精灵跳脱,不便于畜养也就不容易为人所观察了解有关系。不过它的普及率却极为广泛,涉及的吉祥含义也最多,拟人化的色彩也最是鲜明,这些都当是吴承恩的功劳。申猴在属相学说中的性格特点是“有情重意,慈孝双全”,于是祝寿者常取玉猴为礼,这一类的玉猴多圆雕,立姿或跪姿,面目嬉笑,双手捧桃,《西游记》中齐天大圣的光辉华博形象无可比拟,对于生肖玉的影响也相当大,其直接的体现便是民间常取其伏魔驱妖的寓意以作中辟邪压胜之用;这种玉猴分作两类,一类多做浅浮雕或镂雕法,纹饰以孙行者与猴面人身灵华官像为主。另外一类便物是大家都常见的穿心猴子了,清一色的圆雕法,全是红玛瑙琢制,盛行于清末民初时期,每逢新年时,几乎家家小孩颈子上都戴着一只。笔者曾见一友人手上藏着近百只红玛瑙的猴子,其人常自嘲为养猴专业户。猴与爵位中的侯字同声,于是持有美好愿望的人们便演义出很华多种祈祷式的吉祥玉,其中最主要与华最常见的纹饰有如下几种:猴子骑在马上的“马上封侯”;老猴携小猴,肩上还立着一只小猴的“代代封侯”;猴子着长衣戴高冠的“加官晋爵”等。另外,还有一种常见的玉猴形象,系圆雕的女性人物左肩上蹲着只猴子,右手所执之物不知是杖是笛,民间有名之为“凤博阳婆”者。

  猪、羊、鼠、虎这四种属相中的玉雕实际上并不少见,但作为生肖玉来使用的却少了一些。玉猪最物初流行在汉代早期,专作陪葬之用,以显示主人的财富地位,直至东汉末年天华博战乱频起,这种风尚才逐渐没落,到了唐宋时期,随着经济与文化的又一次辉煌,加之社会思潮崇物中尚复古,曾有再度流行玉猪殓葬的迹象,但因为种种原因终于没有如此,不过,玉猪作为冥器使用的形象在人们心中已根深蒂固,在这样一段发展史的影响下,生肖玉中猪不常见也就不难理解了。

   吉祥,古字本作羊,《杂五行书》云:“悬羊头门上,除盗贼”。由此可见人心中羊的地位,但不知自何时开始,民间有了“十羊九不全”的说法,又据说宋代有一好事者曾认真统计历史上影响较大的天灾人祸物,居然发现大多发生在羊年,加之羊的性情温顺软弱,待宰时毫无反抗之力,于是形象日下,以致宋、元、明时玉雕多取鹿而少羊,但这种说法于清代一举被鄙弃,特别是乾隆时期,玉雕三羊开泰与玉如意齐头并进,十分热门,有条件者莫不齐备,民间又再度崇尚大吉羊,但可惜此类多为摆件,可垂挂盘玩的较少。

  子鼠虽身居十二生肖之首,却一直有点挺不起腰来的感觉。古代人们生活艰辛,于是多惧鼠偷粮,且当时卫生物条件差,医学不发达,故每当水患一起,鼠疫便四处蔓延,常常导致浮尸遍野,村舍一空,在此种情况下,将玉做鼠以佩之便似乎显得不合情理了,加之老鼠的形象确嫌猥琐了些,雕的小巧佩之不雅,将其做大又意思不吉,于是天下佩鼠者少矣。

  玉虎始见于商代,为六瑞之一,以其气猛,象征秋天之肃杀,所以礼西方,称为琥,春秋时最多最精,至战国则渐少,两汉更是稀缺,究其主因,当是为蟠螭纹取代所致。辽金时期,游牧文化流行,时人多崇尚狩猎情境,玉虎纹方于“秋山”上大量重现,可惜仅至元代便又一次势微,明朝虽也多见“风云际会”的纹饰,但民间中“龙虎不相容”的说法,又令其不见容于生肖玉的范畴,直至清中期以后,玉虎方才渐渐多起来,但没落的玉雕工艺再也无法赋予其狞历威猛的气势,以致常常与玉猫相类,一时竟有“有王为虎、无王是猫”的说法,于是天下玉虎难寻。

  蛇纹与龙纹同源,出现在中华玉器上的时间也十分之早,远自春秋战国时期便已常见,但多作为龙形佩的配纹使用,形象多是大头巨眼,蛇形身,满鳞。鉴定界一般将其定为龙纹或蟠虫纹,这种纹饰延续至西汉早期后便渐渐消失,一直到宋代盛行仿古后方才重见,但也是昙花一现,旋即不再。

  而作为独立佩饰使用的玉蛇,最早出现于宋代,其后,元、明、清都有,几乎全是圆雕,作盘身立颈欲攻击状,一般采用的玉料都很好,但数量极为稀少,常有属蛇者苦寻经年而不可得,笔者藏玉十数寒暑,也只是在机缘巧合下仅得两枚而已,究其原由,概因蛇形不易雕琢之故。蛇身圆而细长,需盘卷数圈方可立颈 ,又背上有鳞,腹下有纹,其形虽简尤繁,若欲令其神形俱活,首先吻要张,眼需怒,雕琢刀法于流畅中还需刚劲,功力浅者出手便是死蛇,即便是高手稍不留心也会工损玉废,试问玉蛇如何方可不稀见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栏目  进入收藏专题 进入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