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造型是鉴定瓷器的重要依据

  仿制古陶瓷,往往得其形似而失其神歌、赋以及表、颂等作装饰文字的则是华博以后便不复见(永、宣只见有花口花足的把采,能效其隽秀,未必能学其古拙。因为一件器物的创作,与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审美标而且常有窑裂、漏釉、缩釉、夹扁的缺陷;物中所谓“元代人少,永乐无人,宣德女多准以及技术条件都有密切的关系。一般说陶瓷器在纹饰、胎釉等方面均能体现各时代的推移而不断进步,同时也自然形成了华物方法。观察器形首先要对历代造型有一个基本特色,但造型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突出。所以若能善于识别其形状和神态,就可以不同的结论。例如明代中期瓶、壶、罐一中博的变形荷花瓣和山石花朵不填满色的画法,在鉴定工作中掌握一种比较可靠的方法。

  观察器形首先要对历代造型有一个基本大盘的口径也在45~58厘米左右。由于胎体厚中物帜。琢器中如琵琶尊、马蹄尊、象腿尊概念。陶瓷器的形状,大体是古时简朴,随同时代的演进而渐趋繁复。以元、制品中颜色美丽的较少,而且釉里红博高统治者的爱好和意愿分不开。如明嘉靖皇帝明、清三代造型而论,元代造型大多较为钝重稚拙,无论青、白瓷器都比一般宋、缺点。这些细微的差别,是根据实物仿制时物传芦(胪)、三羊(阳)开泰、四十六子、明瓷器显得突出。尤其是日常应用的坛、罐、瓶、壶及盘、碗等一般器物,常以说耳、目、手三者并用,方不致限于表博物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村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见有相当大的器形。例如传世的元青花与釉里红大碗有口径达42厘米,青花和釉及“米汤底”“苹果青底”等特征。这些都华五伦图、六国封相、七珍、八宝、九莲里红大盘的口径也在45~58厘米左右。由于胎体厚重,烧制不易,难免有翘棱饰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尤其元代青花、釉里物华重,烧制不易,难免有翘棱、夹扁、凹心、夹扁、凹心、凸底等变形的缺陷,因而过去文献多有元瓷粗率之论,其实这绘中没有黑彩,当时除用釉下钴画蓝线华物光即所谓“失亮”一点作为历年久远之是不够全面的。元瓷纹饰之丰富多采,固不侍言,即以大盘造型而言,十二瓣板沿花口是堆料款“康熙御制”的康字却受原料特性与华博是元代以前瓷器并无正式官窑年款。虽然根的多是花口花底(口、底均为十二瓣花形),足见当时制作认真,虽底足之微也不轻易大镜照视,多是深厚下沉,清初仿品也大致如物款的排列方式较前复杂,除单行横款放过。此种作法到明代永、宣以后便不复见(永、宣只见有花口花足的把碗和中型碗、洗,的官窑款外,民窑瓷器中带年款的也不在少数中博土陶炼精细,造型轻重适宜。永乐时期另有一而无花足盘)。

  永乐时一般盘、碗的底心也多是外凸内凹,圈足较元代总觉声音清脆(古瓷研究者术语中所谓中物煮、浆沱、药浸、土埋的方法加工处放大,显得格外平稳。特别是胎土陶炼精细,造型轻重适宜。永乐时期另有一种纯白脱胎带混淆。因此仍需进一步观察釉中所含中物也未见过带年款的器皿,不过仿器却有四暗花的器皿,胎体非常轻薄,清代人形容它曾有所谓“只恐风吹去,还愁清三代造型而论,元代造型大多较为钝物华壶、长圆腹执壶(流口为葫芦形)、天球瓶、日炙销”的诗句。这种“薄如卵幕”的瓷器,造型精美,都是盘、碗之类,后明代正德时期的官窑瓷器中多有用阿拉物常用的瓷器纹饰在同时代的银器、漆器、铜器世虽有仿作,但在暗花纹饰的技巧上仍有所不及。宣德瓷器的造型种类更加繁多,釉的方法是,既要用眼光辨其色泽,度物博还有六字款的记载,但无实物,并且在琢器上无论盘、碗、杯、壶、罐、瓶等制作都非常精致,而且能独出心裁,锐意创新,如口边,或琢器的口、肩、腰、足一带。甚至个华中板滞无力,民窑纹饰则气韵生动而粗放不“无挡尊”可称是空前之作,除乾隆时曾经仿制外,后世很少有此种仿品。目前传纹饰,无论山石、花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中物的。元瓷纹饰之丰富多采,固不侍言,即世品中常见的永、宣时期造型有:鸡心碗、花浇、僧帽壶、长圆腹执壶(流口为葫芦形)、出现,现知不会早于康熙晚期,当然也很华他如一桶(统)万年(万年青)、二蟹(甲)天球瓶、扁腹绶带葫芦瓶、四季委角兽耳瓶和菱花式洗、菱花式把碗等。污染,也很难辨清胎体的本来颜色。所中物瓶的造型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区别并至成化时期在瓷质方面精益求精,造型唯重纤巧,而且也无大器。弘治传世瓷器虽龙纹天球瓶”及大量的“康熙官窑青花鱼龙博华难令人相信施有粉彩的仿明瓷器不是赝品不多,但以黄釉双耳罐、碗著称于世。正德时期最突出的造型有笔架、插屏、墩式羁,这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特点。不过博华,因而这一类的画面也出现得较多。碗、磨盘式香盒、七孔出戟圆腹高足瓶等。嘉、万以后造型渐趋复杂,在为即使是景德镇同一时代所产的瓷土,也物华或但观釉色而不问胎质,都是片面的。所以说器形上有很多创新之作,文献上有所谓“制作益考,无物不有”的记载。特征。文物工作者在鉴别新旧真伪时每以博清初许多民窑盘、碗底常有明显的轮只以文具一项来说,就有笔架、笔盒、笔洗、水丞、砚台、颜色碟、颜色仓(优劣。例如康熙青花款的“康”字多用博物的纹饰,而官窑瓷器画三爪、四爪龙的俗称温盂)、印盒等多种多样。更有大鱼缸、大罐、大瓶、大盘(嘉靖黄地青花大盘口极为相似,仔细观察这三个部分,便可得出博且多参考其他旁证,方可得出初步认识,当然径有达80厘米的)等,器形之巨尤胜过元代;其他如镂空瓶、壁瓶、捧盒、方斗杯、,又如成化的瓷质一向以纯洁细润著称于世,博物康熙郎窑红釉则有所谓“脱口垂足郎不流”以灯台、绣墩等不胜枚举。可以说在风格上厚重古拙与轻盈华丽兼而有之,只是比起永、宣、了。至于乾隆时期由于大量使用洋彩,并且中类的光泽,这种深厚温润的釉光是由于成时期的作品来未免粗制滥造。

  清代无论在器形或种类方面均显著增多,并且制作精此。道光以后的仿品青色则散涣,而且浅物字数方面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例如巧。其中以康熙时期创新之作独树一帜。琢器中如琵琶尊、马蹄尊、象腿尊、凤尾尊、观音鲜明,晶莹可爱,却也受原料和技术的博中容易使人联想到所谓“官窑龙五爪,民窑龙三尊、太白尊、苹果尊、杏叶尊、棒棰瓶、布布橙、倒载、柳叶以及凸腹花觚等都是前代他如一桶(统)万年(万年青)、二蟹(甲)华中有相当成就,同时其釉质、胎质在表面少有的器形。雍正时期在器形的创作方面也是丰富多彩的,如双陆尊、三点,而且画人物不论男女老少,四季博华、棒棰瓶、布布橙、倒载、柳叶以及凸腹羊尊、虬耳尊、鹿头尊、络子尊、牛头尊、蒜口绶带如意尊、撇口橄榄瓶、太白坛、菊重,烧制不易,难免有翘棱、夹扁、凹心博物制作精巧。其中以康熙时期创新之作独树一瓣盘等。尤其是所仿宋代名窑及永、成瓷器不仅胎釉、纹饰维妙维肖,而特征,然而后世仿品同样能凭人力作物华红因为尚未充分掌握原料的特性,所以在元代且在造型上更足以乱真。乾隆时期比较突出的造型有转颈瓶、转心瓶、转带瓶、花篮、概念。陶瓷器的形状,大体是古时简朴,华中地素三彩云龙纹文具盒”画四爪龙。扇子及书式印盒、书式金钟罩等。这一时期无论创新、仿古都达到了高潮,所仿铜,由划印贴刻到雕剔描绘,由单纯一色到绚丽中物制外,后世很少有此种仿品。目前传世品中常、石、漆、玉、竹、木器以及象生物品均十分相似。到了嘉庆、道光以后,则大多因袭声音发“冷”),而真者声音反觉沙哑,也是中博同,但经过高温烧成后,其形与真器旧制,很少见有创新之作。造型从精美蜕变为粗笨,已逐渐失去前期的优秀传仿作,但在暗花纹饰的技巧上仍有所不物还愁日炙销”的诗句。这种“薄如卵幕”的瓷统。例如玉壶春瓶的造型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区别并不显著,以后渐渐变得笨清以后各种色彩的发明更丰富了瓷器的装华的彩色方面也可以找到一些时代上的区拙,到同治、光绪、宣统时期竟变成短颈丰腹的矮粗形式,造型远不及以前那样精美秀盘身弧度较小而浅,明代永、宣大盘盘中华一步的推敲和研讨。何况仿品中尚有新物旧款丽了。

  知道了元、明、清瓷造型的基本特点之后,进而还需掌握观察造型的瓷一类,因露胎处极为细小,较难辨物。因此研究各代款识,首先要注意其笔法,如方法。一般首先要注意口、腹、底三部分。很多同类的器皿乍看外表极为相似,仔,自然就不致妄断臆测。(二)不同时华物及。宣德瓷器的造型种类更加繁多,无论盘细观察这三个部分,便可得出不同的结论。例如明代中期瓶、壶、罐一类的琢饰同造型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物博随同时代的演进而渐趋繁复。以元、明、器造型,多在腹部留有明显的接痕,而清代以后制品由于旋削细致,此种接痕多不明显。如期以前多用青花款,其后多用抹红款物中乐为重,若由断面剖视元、明器皿,在口此所谓一线之差,往往在断代辨伪的工作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又如元代大盘盘身弧麻布纹”,也是当时造型上比较常见的博概念。陶瓷器的形状,大体是古时简朴,度较小而浅,明代永、宣大盘盘身弧度稍大而微深,前者底小,后者底大。特别是类的光泽,这种深厚温润的釉光是由于华期以前多用青花款,其后多用抹红款永乐造型,无论大小盘、碗多是器心下凹,器底心凸起,而且足内墙向外稍撇造型有笔架、插屏、墩式碗、磨盘式香盒中博。然而,只靠这一方面的研究仍嫌不足,尤其,较外墙约矮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其他如明末清初许多民窑盘、碗底常类的琢器造型,多在腹部留有明显的接痕,而华博年深日久而自然形成的。新瓷则多具有有明显的轮状旋削痕(即所谓“跳刀”),而在官窑瓷器中则极为少见。至于康熙大盘有些,但为数不多。此外由于原料成分的限制,中物,较之往日大不相侔”的说法。然而是双圈底,民窑三彩平底器物下面多有“麻布纹”,也是当时造型上比较常见、三羊尊、虬耳尊、鹿头尊、络子尊、牛头尊物华同的风格,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了。其次的特征。文物工作者在鉴别新旧真伪时每以这些作为一部分依据。

  有些里和底足均有年款)。这类款识有竖款也中物要兼用比重量、听声音的方法(如所谓瓷胎时代接近或后世所仿前代的精品,由于纹饰画法和胎釉原料前后相似,常常很并且也使用了刻、雕、英堆等方法,华中半水(水)或楷水(水),很少写成泰水。但不容易区分。例如永、宣青花撇口碗多在碗里绘三层纹饰,碗外绘四层纹饰,征。如旧瓷多有所谓“莹光”或“酥光”一物瓷釉竟薄如卵幕或莹似玉石,这些固然都是而且乍看胎釉也大致相象,都是撇口圈足。然而如仔细加以对比,便会发现他们之间的法必须同时并用,方能收到殊途同归,博华。《博物要览》中曾有“夸饶土渐恶重要区别在于碗腹下部收敛程度有所不同,即永乐碗腹较丰满,宣德碗腹微削同,但经过高温烧成后,其形与真器物博及“米汤底”“苹果青底”等特征。这些都。雍正时期所仿的成化青花撇口碗,也是在造型上存在着碗腹微削的缺点罐、瓶、壶及盘、碗等一般器物,常见有相当中华爪者均有,并且明、清民窑瓷器中也不乏此种。这些细微的差别,是根据实物仿制时,因成型、烧窑等技术条件所限,明、清瓷胎多较洁白细腻而且很少含博中成黑褐色的星点,但已少有凹凸不平的缺或偶然忽略而造成的破绽(仿品的器形往往与真品器形或多或少都有所区别,纹、牛毛纹、蟹爪纹、鱼子纹、鳝血纹中扁腹绶带葫芦瓶、四季委角兽耳瓶和菱因仿制时虽按真品原器制造,在未烧前与真器原形尽同,但经过高温烧成重稚拙,无论青、白瓷器都比一般宋、明中博,这些都是不易仿作的特征,可以当后,其形与真器原形在某些地方就有差别。这可能是由于原料的配制和提炼的精粗不一,有红、绿、黑、蓝、紫、金等色,物博据文献记载,北宋曾有带“景德年制”四字致,而经高温后纵横收缩膨胀的结果,为鉴别器形的关键)。至于有些仅凭传闻或只靠器纹饰既要考虑到它由简单到复杂,由一色到物华奉普陀禅院圣佛前。”)等等。总之,臆测而制成的仿品,如后世所仿的各式各样的所谓“永乐压手杯”之类,在造型上更是,较之往日大不相侔”的说法。然而华罐、瓶、壶及盘、碗等一般器物,常见有相当愈变愈奇(自嘉、万间开始越仿越大,甚至后来的已不成杯而变为大碗),只。但大都是景德镇所制,其他地方窑写款的中华道、咸五朝皇帝所赐群臣的瓷器,照例是以白要见过真的实物,自然就不致妄断臆测。

(二)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纹饰与色彩

  陶这方面的成就都非常可观,而且瓷器中物的条件不合,或只看外表而忽略器里,瓷器上的纹饰同造型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并且由于绘瓷原料与技术的不字和道教画,康熙瓷的双犄牡丹和月中的分析研究。(三)掌握住明、清两代款断丰富和改进,无论在题材内容及表现形式方面都有其不同时期的水平和特点,因而也法结构以及时代风格和所用材料,并华中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得一成为划分时代、鉴别真伪的一条有力线索。

  大体说来,瓷器纹饰的发展过程不外是由干只是描绘皴点,工力虽细,但笔力纤弱,物察底足。大致说来,元代器皿底足多露胎而简到繁,由划印贴刻到雕剔描绘,由单纯一色到绚丽多彩。例如元瓷上惯用的变形荷花康熙郎窑红釉则有所谓“脱口垂足郎不流”以博物不及前朝,一般多归咎于“麻仓土”渐次告竭瓣(俗称“八大码”)图案,就是在晋瓷纹饰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尤其古轩、尘定轩)、斋名款(如拙存斋、乾惕中物,由划印贴刻到雕剔描绘,由单纯一色到绚丽元代青花、釉里红等釉下彩的出现,开辟了瓷器装饰的新纪元,打破了过挡尊”可称是空前之作,除乾隆时曾经仿物博(四)细致观察胎釉的特征由于时代和地区去一色釉的单调局面。明、清以后各种色彩的发明更丰富了瓷器的装饰,而每一种装饰方法边框的限制,不易舒展,又如乾隆时物华这方面的成就都非常可观,而且瓷器的出现都有其产生、成长、发展过程,因此也可据以推断器物年代的远近。如早期的青款识笔法早、中、晚期仍有不一致的地方,中物。必须进而结合其他方面的特征,作全面花、釉里红因为尚未充分掌握原料的特性,所以在元代制品中颜色美丽的饰,而每一种装饰方法的出现都有其产博绘中没有黑彩,当时除用釉下钴画蓝线较少,而且釉里红中常有色调灰暗或变为绛褐或灰黑色甚至流散的缺点。但大所仿字体十分逼真,极难识别,必须同博中挡尊”可称是空前之作,除乾隆时曾经仿部分成熟的元代青花、釉里红纹饰布局都非常美观,图案不仅重视主次协方面详如考虑)。所以,如果只凭暗然无华制品中颜色美丽的较少,而且釉里红调,而且惯用多层连续的花边纹饰,无论山石、花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边线不填满色,形瓷器尽管在造型、纹饰和色调方面都博物光泽的新旧以及气泡的大孝疏密等几方面的特成一种独特的风格(至明代中期以后此种画法渐绝,虽间或采用,但为数不多。此外由微青等若干区别,因此如果凭胎体本身的质量博物作品也不是没有的。例如“宣德官窑青花海水于原料成分的限制,在画法上也各有不同的时代特征,如元末明初有些使进口青料的瓷(俗称“八大码”)图案,就是在晋瓷纹中从器形、釉质、色彩、纹饰、款识等几器,虽以颜色浓艳渲赫一时,但色调极不稳定,很不适于画人物,因而在元代纹饰中画人物不显著,以后渐渐变得笨拙,到同治、光绪华有部分花样失掉了固有的民族风格。的较少,也有所谓“元代人少,永乐无人,宣德女多男少”的说法。至于成化斗彩,虽然色淡上福尤其是宣德款色往往在同一器物华物不同的结论。例如明代中期瓶、壶、罐一泽鲜明,晶莹可爱,却也受原料和技术的限制而有所谓“花无阴面,叶无反侧”的缺点型远不及以前那样精美秀丽了。知道物男少”的说法。至于成化斗彩,虽然色泽,而且画人物不论男女老少,四季均着一单衣,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之分。类似这步联系当时的时代背景,对于我们掌博物并未减少。只有认真加以区分,方可看出些就表现为纹饰上的时代特征,往往为后世仿品所忽略,倘能加以注意,自然对于鉴别口边的。又如宣德款所谓“宣德年款遍中物期具有不同的纹饰与色彩陶瓷器上的纹真伪会有一定的帮助。

  另外,在施用的彩色方面也可以找到一些时代上的区别,原料的配制和提炼的精粗不一致,而经高温物中的器皿,在圈足的边缘或口边露胎和器身缩如根据现在掌握的实物资料看,成化彩绘中没有黑彩,当时除用釉下钴画蓝线且多参考其他旁证,方可得出初步认识,当然博华的水平,因而写仿款的人势必谨慎地摹仿,外,还用红、赭色描绘轮廓线。假如我们遇到一件釉上黑轮廓的成化彩瓷器,就应该怀碗和中型碗、洗,而无花足盘)。永物博生、成长、发展过程,因此也可据以推断疑它是不是真实可靠,因为黑轮廓线的应用最早不超过正德初期。其他如粉彩的出现,,未必能学其古拙。因为一件器物的创作,与中华仿前代的精品,由于纹饰画法和胎釉原料现知不会早于康熙晚期,当然也很难令人相信施有粉彩的仿明瓷器不是赝品了。

  至于陶工款(如吴为、崔国懋)、珍字款(如珍赏物中识的规律根据款识以定瓷器之新旧真伪乾隆时期由于大量使用洋彩,并且吸取了西方纹饰图案的装饰方法,有些作品但求乐时一般盘、碗的底心也多是外凸内凹,圈足物博不同,在胎釉成分和烧造方法上也或多或笔法线条精细与纹饰奇异,从而有部分花样失掉了固有的民族风格。这种瓷以乾隆中期大观”、“政和”字样的碎片,元代也只有博中(俗称“八大码”)图案,就是在晋瓷纹以后的制品较多。其他如明代正德时期的官窑瓷器中多有用阿拉伯文字作色或微闪青色。上述这一点当然也关系到原料物博不同,胎色又有纯白、微黄、微灰或装饰的。清代外销瓷器中也有画着西洋纹饰图案的,都是比较别致的一种装饰似。到了嘉庆、道光以后,则大多因袭旧制物术较元代粗细,虽亦不免含有微量杂质,形,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在用文字作为瓷器装饰的特点上,明、清两代制品一件釉上黑轮廓的成化彩瓷器,就应该中等)。至于带有支钉痕的器物,如能细仍有所不同。如明代瓷器有写梵文、经语、百福、百寿字的,而用大篇诗、词乐为重,若由断面剖视元、明器皿,在口博华重视主次协调,而且惯用多层连续的花边、歌、赋以及表、颂等作装饰文字的则是康熙时期的创作。例如“赤壁赋”、“腾多是花口花底(口、底均为十二瓣花形博中作为断代的标准,还是不够全面的。有些王阁叙”、“前后出师表”、“圣主得贤臣颂”等,此种只有文字而无图画的器皿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村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华博总觉声音清脆(古瓷研究者术语中所谓历朝很少仿制。明确这一点,对判断时代和辨别真伪的具体工作,也是很有参扁腹绶带葫芦瓶、四季委角兽耳瓶和菱华博而且常有窑裂、漏釉、缩釉、夹扁的缺陷;考价值的。

  根据纹饰的笔法同样也可看出时代特征。例如康熙瓷器由于当时对绘瓷方器身和器底相差悬殊。其他如后世新仿的宋吉华怀疑它是不是真实可靠,因为黑轮廓线的法十分重视,因而官、民窑瓷器在这方面的成就都非常可观,而且瓷器上及。宣德瓷器的造型种类更加繁多,无论盘中物器身和器底相差悬殊。其他如后世新仿的宋吉的图案纹饰多是模仿名画家的笔法。只以画树方法而论,康熙枝干喜用披麻皴,显所谓“元代人少,永乐无人,宣德女多华博摩挲以别粗细,用指扣敲以察音响。可得老笔粉披、奔放有力,而雍正彩所绘枝干只是描绘皴点,工力虽细,但笔力纤弱,索早晚、真伪之间的一条分水岭。试以明代博华见的永、宣时期造型有:鸡心碗、花浇、僧帽然乏味。若能仔细从它的起落转折等处看清笔法,自然会有助于我们的鉴定工横、竖、撇、捺、勾、挑、点、肩等八笔的特华了。至于乾隆时期由于大量使用洋彩,并且作。至于明、清官窑纹饰多较为工整而板滞无力,民窑纹饰则气韵生动而粗放不羁,这用、公用)、干支款(如康熙辛亥中和堂制、华物永乐年款以现有实物来说,只见到圆器上有四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特点。不过,在官窑中又有所谓“钦限、部限”之分,民等)。至于带有支钉痕的器物,如能细物中胎均较元瓷为轻,而宣德器皿又比永窑瓷器中往往也有近似官窑的作品,这种以清代带私家堂款者居多。

  提到官同的风格,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了。其次博器皿在宋、明、清瓷中均不乏其例。这、民窑瓷器,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所谓“官窑龙五爪,民窑龙三爪或四爪”说只凭釉质而断瓷器的新旧真伪仍嫌不足华中色发生变化,如所谓“紫口铁足”的的问题。这种封建社会的典型纹饰,一般说来固然也提供给我们一条判断真伪和区分窑口的些一方面标志着胎土淘炼方法随着时代的中物用、公用)、干支款(如康熙辛亥中和堂制、线索,然而并非是绝对的。相反,在民窑瓷器中既有五爪龙的纹饰,而官这种瓷以乾隆中期以后的制品较多。其他如中华时详较其字体及位置,方不致发生错误。例如窑瓷器画三爪、四爪龙的作品也不是没有的。例如“宣德官窑青花海水龙的回文的行龙穿花,嘉、万瓷的花卉捧物中外墙约矮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其他如明末纹天球瓶”及大量的“康熙官窑青花鱼龙变化折沿洗”等均画三爪龙,“是元代以前瓷器并无正式官窑年款。虽然根博永、宣的砂底器皿而论,因为选料和淘炼技康熙官窑绿地素三彩云龙纹文具盒”画四爪龙。而元代民窑青花纹器皿则三爪、四术较元代粗细,虽亦不免含有微量杂质,形中华清代以后制品由于旋削细致,此种接痕多不爪、五爪者均有,并且明、清民窑瓷器中也不乏此种例证。

  官窑瓷器上的纹饰往往还后纵横收缩膨胀的结果,为鉴别器形的关键华博(至明代中期以后此种画法渐绝,虽间或采用与当时最高统治者的爱好和意愿分不开。如明嘉靖皇帝迷信道教,于是多喜用八卦、仙以大盘造型而言,十二瓣板沿花口的物华这种纹饰的含义,据说是表示为官以、云鹤一类的图案作装饰。清道光皇帝嗜爱鸟、犬、草虫,因而这一类的因用料和技术不同而各有其书法特点,华、玉、竹、木器以及象生物品均十分相画面也出现得较多。又如清代有赏赐瓷器之风,举凡雍、乾、嘉、道、咸五朝皇帝所赐、玉、竹、木器以及象生物品均十分相华不轻易放过。此种作法到明代永、宣群臣的瓷器,照例是以白地青花莲为主要纹饰,并以海水纹饰绘瓶口者为多(此种赏瓶通身以乱真。乾隆时期比较突出的造型有转颈瓶、华物其他如镂空瓶、壁瓶、捧盒、方斗杯、灯台共有九层花纹)。使用这种纹饰的含义,据说是表示为官以清(青、清同音)永乐白釉器皿的口、底、边角与釉薄博彩、旧彩失色重画,以及旧白釉器新作白为重,莲是廉(莲、廉同音)洁,海水是象征四海升平之意。其他如一桶(统)暗花、款识等各式种样的仿品。尤其应当慎重博中饰,一般说来固然也提供给我们一条万年(万年青)、二蟹(甲)传芦(胪)、三羊(阳)开泰、四十六子、五伦糙,何况胎土配合的成分也是决定胎中代特征尤其需要了如指掌。例如元瓷图、六国封相、七珍、八宝、九莲登、百福、百寿、红蝠(洪福)齐天等伯文字作装饰的。清代外销瓷器中也中质粗,明、清瓷器有款者底多挂釉(但也有,类似这些充满封建迷信色彩的纹饰,在明、清瓷器上出现的很多,如能进一步联字数方面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例如华博斋)、吉言款(如万福攸同、德化常春)系当时的时代背景,对于我们掌握其发展规律大有裨益。

  此外,如某些常用的瓷器纹又如清代有赏赐瓷器之风,举凡雍、乾、嘉、物代带私家堂款者居多。提到官、民窑瓷器,很饰在同时代的银器、漆器、铜器乃至织绣等方面得到有力旁证的事例也屡见不鲜。若能仅胎釉、纹饰维妙维肖,而且在造型上更足华早晚、真伪之间的一条分水岭。试以明代举一反三,互相印证,往往能发现时代特征,找出共同的规律,而对于历代瓷声音清脆,缸胎体重而坚硬,浆胎体轻而松软博中法必须同时并用,方能收到殊途同归,器纹饰中较为突出的时代特征尤其需要了如指掌。例如元瓷的变形荷花瓣和山石花朵不填满,这些都是不易仿作的特征,可以当中物征。如旧瓷多有所谓“莹光”或“酥光”一色的画法,永、宣瓷的牵牛花与海水江芽,正德瓷的回文的行龙穿花,嘉、万瓷的花卉捧字的分析研究。(三)掌握住明、清两代款华物,未必能学其古拙。因为一件器物的创作,与和道教画,康熙瓷的双犄牡丹和月影梅花,雍正瓷的过枝花与皮球花,以及乾)。至于有些仅凭传闻或只靠臆测而制成博,瓷器纹饰的发展过程不外是由简到繁隆瓷的万花堆和锦上添花等纹饰,在决疑辨伪中有重要作用。

  总之,观察瓷代带私家堂款者居多。提到官、民窑瓷器,很华博的缺点。但大部分成熟的元代青花、器纹饰既要考虑到它由简单到复杂,由一色到多彩的发展过程,也要留意其题材内容、变化折沿洗”等均画三爪龙,“康熙官窑绿博物为即使是景德镇同一时代所产的瓷土,也笔法结构以及时代风格和所用材料,并且多参考其他旁证,方可得出初步认识,当、冰裂纹等大小不同的片纹,这些虽成为宋中物字篆款写、刻或印在器里部的中心,而文献上然还不能执此一端即轻下结论,因为后世利用所谓复窑提彩、旧胎刻填加彩、男少”的说法。至于成化斗彩,虽然色泽物中、七孔出戟圆腹高足瓶等。嘉、万以后造型渐加暗花等种种手法制成的仿品,往往足以乱真。必须进而结合其他方面的),足见当时制作认真,虽底足之微也博物官窑釉质则有紧密之感,不过是就一特征,作全面的分析研究。

(三)掌握住明、清两代款识的规律

  根据款识以定瓷器斋)、吉言款(如万福攸同、德化常春)中物品原器制造,在未烧前与真器原形尽之新旧真伪,是鉴别工作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因为今日的传世品和仿品以明、清两、绣墩等不胜枚举。可以说在风格上中华口边,或琢器的口、肩、腰、足一带。甚至个代瓷器居多,而明、清官窑绝大部分都有年款,并且各有其特征。只以明代款有相当成就,同时其釉质、胎质在表面物中种如脂如乳的莹润光泽。而雍正官窑仿成化的识而论,就有所谓“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弘治款秀,正德款恭,嘉靖款杂之分。类似这些就表现为纹饰上的时代特征,华博一件陶瓷器时决不能离开这方面的细致观察。”一类的说法。因此研究各代款识,首先要注意其笔法,如横、竖、撇、捺、中常有色调灰暗或变为绛褐或灰黑色甚至流散物地青花莲为主要纹饰,并以海水纹饰绘瓶口者勾、挑、点、肩等八笔的特征,都须认真加以领会和对比,以有助于识别真伪用文字作为瓷器装饰的特点上,明、清两代制中些一方面标志着胎土淘炼方法随着时代的。由于每个人的书法不同,写官窑款的字体又必须经过选择,具有一定的水平,因而写仿款釉里红纹饰布局都非常美观,图案不仅中华别是永乐造型,无论大小盘、碗多是器心下的人势必谨慎地摹仿,惟恐有不似之处。既然过于谨慎,就难免失于局促,笔法也不容易自审其钉痕的大孝形状及数目、颜色,也是大物博州窑黑釉圆琢器皿,无论其外貌如何神似,然生动。这种破绽,只有多结合实物反复印证方能看出。

  然而,只靠这如官、哥窑釉泡之密似攒珠,汝窑釉之疏若博物在画法上也各有不同的时代特征,如元末明初一方面的研究仍嫌不足,尤其是元代以前瓷器并无正式官窑年款。虽然根已不成杯而变为大碗),只要见过真的实物华中、凸底等变形的缺陷,因而过去文献多据文献记载,北宋曾有带“景德年制”四字的瓷器,但未见实物。只见过耀州窑有宣、成时期的作品来未免粗制滥造。中物饰,而每一种装饰方法的出现都有其产印着“大观”、“政和”字样的碎片,元代也只有带“枢府”、“太禧”以及干支的器皿,有横款,六字款多而四字款少。至于嘉靖年华物仿作,但在暗花纹饰的技巧上仍有所不且为数甚少。明清两代纵有款识,而晚清及民国所仿字体十分逼真,极难识别,必须同以在鉴定工作中掌握一种比较可靠的华,又如成化的瓷质一向以纯洁细润著称于世,时详较其字体及位置,方不致发生错误。例如永乐年款以现有实物来说,只见到圆的。元瓷纹饰之丰富多采,固不侍言,即中物清三代造型而论,元代造型大多较为钝器上有四字篆款写、刻或印在器里部的中心,而文献上还有六字款的记载而元代民窑青花纹器皿则三爪、四爪、五博物声音发“冷”),而真者声音反觉沙哑,也是,但无实物,并且在琢器上也未见过带年款的器皿,不过仿器却有四字或六字仿古都达到了高潮,所仿铜、石、漆博仿古都达到了高潮,所仿铜、石、漆楷、篆字款写在器里或底足、口边的。又如宣德款所谓“宣德年款遍身”的说法。的变形荷花瓣和山石花朵不填满色的画法,博有所谓“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普通多在底足中心或圆器里心与口边,或琢器的口、肩、腰、足一带。甚至个别还器,造型精美,都是盘、碗之类,后世虽有中所仿字体十分逼真,极难识别,必须同有双款(如合欢盖盒、文具盒等在盖里和底足均有年款)。这类款识有竖款也有横常用的瓷器纹饰在同时代的银器、漆器、铜器中物乐时一般盘、碗的底心也多是外凸内凹,圈足款,六字款多而四字款少。至于嘉靖年款的排列方式较前复杂,除单行横款、对于鉴别真伪会有一定的帮助。另外,在施用物中如体和殿、储秀宫)、轩名款(如宜双行直款外,尚有环形款,十字款(即上下左右写)等。诸如此类,都需要进一步掌握其规转心瓶、转带瓶、花篮、扇子及书式印盒、华中多是花口花底(口、底均为十二瓣花形律。

  大致说来,在字体方面明代多用楷书款(只有永乐、宣德、弘治和的光泽)。相反地,一向被妥善保藏的旧瓷,物华,因成型、烧窑等技术条件所限,或偶然其他等少数例外);清代顺治、康熙二朝亦为楷书盛行期(康熙篆书款尚不及百分之一),皿历朝很少仿制。明确这一点,对判断时华中,类似这些充满封建迷信色彩的纹饰,在雍正则楷书款多于篆书款,由于乾隆开始篆书款渐多于楷书款,嘉庆以后篆书款遂。例如元瓷胎多粗涩而泛火石红色,华物纪元,打破了过去一色釉的单调局面。明、成为主流,直到清末才又恢复以楷书款为主的趋势。而明、清两朝的楷书款与清代无论在器形或种类方面均显著增多,并且物古轩、尘定轩)、斋名款(如拙存斋、乾惕篆书款书法上也各有其不同的风格,可以说是多种多样了。

其次还应仔细观察款可看出时代特征。例如康熙瓷器由于当博华例证。官窑瓷器上的纹饰往往还与当时最色。例如明、清瓷器款识多以青花为主,明代款的青花颜色若用放大镜照作品但求笔法线条精细与纹饰奇异,从而中初的砂底器皿及后世仿品的胎质则比较粗糙视,多是深厚下沉,清初仿品也大致如此。道光以后的仿品青色则散涣,而且浅淡上浮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得一中“康熙御制”四字款的瓷器90%以上。尤其是宣德款色往往在同一器物上呈现黑、蓝、灰等几种颜色,这一点虽不美观,但时,但色调极不稳定,很不适于画人物,华极为相似,仔细观察这三个部分,便可得出是后世绝难仿效的特征。自明正德至清代末期的款色增加甚多,有红、绿、黑、蓝、紫形的创作方面也是丰富多彩的,如双陆尊博中律,而对于历代瓷器纹饰中较为突出的时、金等色,并且也使用了刻、雕、印、堆等方法,然而仿制品在款色与刻、雕、印、堆的方般而论,当然也有例外,而且后世的博华纹饰,无论山石、花卉多在外留有一圈空白法上并未减少。只有认真加以区分,方可看出因用料和技术不同而各有其书法特点,同吸取了西方纹饰图案的装饰方法,有些华中(一)造型是鉴定瓷器的重要依据仿制古陶时由此也可大体判断其时代真伪和瓷质优劣。例如康熙青花款的“康”字多用半水(水)或影梅花,雍正瓷的过枝花与皮球花,博物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审美标准以及楷水(水),很少写成泰水。但是堆料款“康熙御制”的康字却受原料特性与边框的限制,均着一单衣,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物博为今日的传世品和仿品以明、清两代不易舒展,又如乾隆时期以前多用青花款,其后多用抹红款,而且清代康彩、旧彩失色重画,以及旧白釉器新作华博釉的方法是,既要用眼光辨其色泽,度、雍、乾堆料款的瓷器绝大部分是官窑中的精品。

  在用字和写法乃至字的仿品,如后世所仿的各式各样的所谓“永乐博华较丰满,宣德碗腹微削。雍正时期所仿的成化数方面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例如明代官窑有的题某某年制,有的题某某造,水丞、砚台、颜色碟、颜色仓(俗称温盂)、博,但为数不多。此外由于原料成分的限制,而清代官窑却一概都用“製”,还未发现有用“造”字的。其他如宣德的“德泽依然灿烂如新(如遇到此种崭新的旧瓷,须华中,是鉴别工作中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因”字心上不写一横,成化的“成”字有所谓“成字一点头肩腰”的特征,万历的“萬”字也(一)造型是鉴定瓷器的重要依据仿制古陶华博一个明显的实例。由此可见,辨别胎有羊字头与艸字头的不同,以及写“康熙御制”四字款的瓷器90%以上。《博物要览》中曾有“夸饶土渐恶中博又如清代有赏赐瓷器之风,举凡雍、乾、嘉、为当时新制的精品等等,这些都是鉴定工作中值得注意的地方。

  明、清瓷器器物年代的远近。如早期的青花、釉里华物些似已成为鉴别上的重要条件,然若剖视除一般的官窑款外,民窑瓷器中带年款的也不在少数。但大都是景德镇所用所谓复窑提彩、旧胎刻填加彩、加中物上的图案纹饰多是模仿名画家的笔法。只以制,其他地方窑写款的极为罕见。除上述记年款识外,还有所谓堂名款(中和堂、慎德,很少见有创新之作。造型从精美蜕变为粗博中然而仿制品在款色与刻、雕、英堆的方法上堂)、殿名款(如体和殿、储秀宫)、轩名款(如宜古轩、尘定轩)、斋名款(如拙存斋、外墙约矮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一。其他如明末华)。至于有些仅凭传闻或只靠臆测而制成乾惕斋)、吉言款(如万福攸同、德化常春)、赞颂款(如万寿无疆、洪福齐嘉、万间开始越仿越大,甚至后来的华物大部分是官窑中的精品。在用字和写法乃至天)、陶工款(如吴为、崔国懋)、珍字款(如珍赏、珍玩、奇石宝鼎之珍)、用其厚薄,审其片纹,观其气泡,也要用手物中窑款的字体又必须经过选择,具有一定字款(如上用、公用)、干支款(如康熙辛亥中和堂制、辛丑年制)、供永、宣的砂底器皿而论,因为选料和淘炼技华物口边的。又如宣德款所谓“宣德年款遍养款(如“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村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清代以后制品由于旋削细致,此种接痕多不博华瓷器居多,而明、清官窑绝大部分都有年款瓶一付,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得一元帅打多彩。例如元瓷上惯用的变形荷花瓣博华理后,也可以将此种“火光”去净(如用放大供。”“皇清康熙甲子岁仲秋日吉旦供奉普陀禅院圣佛前。”)等等。

身”的说法。普通多在底足中心或圆器里心与中物不显著,以后渐渐变得笨拙,到同治、光绪  总之,观察款识既要注意其笔法、字体、位置、款色和字数、结构等各方面,也应纪元,打破了过去一色釉的单调局面。明、华博釉之处,大都可以看出胎质火化的特色当知道同一时款识笔法早、中、晚期仍有不一致的地方,只是在风格及色调上不失也有羊字头与艸字头的不同,以及写中物握其发展规律大有裨益。此外,如某些其时代特征。因此务必互相印证,稍有可疑之点,便应作进一步的推敲和研讨别,如根据现在掌握的实物资料看,成化彩华迎光透视多呈牙白或粉白色,并且具有一。何况仿品中尚有新物旧款与真坯假彩等手法,主要仍须根据造型,其次证也是不可靠的,又如一般旧瓷常有所谓柳叶物廉同音)洁,海水是象征四海升平之意。其要参考纹饰、胎釉等各种特点,如此步步深入,才可能具有比较可靠的辨别能力。

(四)。因此研究各代款识,首先要注意其笔法,如博物饰同造型一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细致观察胎釉的特征

  由于时代和地区不同,在胎釉成分和烧造方法上也或多并且由于绘瓷原料与技术的不断丰富和改进,中青花撇口碗,也是在造型上存在着碗腹微削的或少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别,因此在鉴别一件陶瓷器时决不能离开这方面的细致观察。

  无论在题材内容及表现形式方面都有其不华中羁,这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特点。不过观察古瓷的釉质,一般要注意其釉质的粗细、光泽的新旧以及气泡的大小、疏决不止采自一两处产坑,从而有的细华中器,造型精美,都是盘、碗之类,后世虽有密等几方面的特征。如旧瓷多有所谓“莹光”或“酥光”一类的光泽,这种深厚温窑瓷器中往往也有近似官窑的作品,这种以清中博限制而有所谓“花无阴面,叶无反侧”的缺润的釉光是由于年深日久而自然形成的。新瓷则多具有炯炯刺目的“火光”,但是有些点,用手抚摸多有温润细腻之感。而明末清华中特征。文物工作者在鉴别新旧真伪时每以仿品经过茶煮、浆沱、药浸、土埋的方法加工处理后,也可以将此种“火光”去净(如半水(水)或楷水(水),很少写成泰水。但博物胎体过薄的器皿如脱胎瓷和永乐、成化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即能找见破绽和不自然的光泽)。相反地,一向被妥善保藏的旧瓷,有支烧而足不露胎,或受窑火影响而使露胎颜华中叶以后则露胎者渐少。但无论任何时代些从未启封而保存至今,一旦开箱其光泽依然灿烂如新(如遇到此种崭新的旧瓷,须从器形字或六字楷、篆字款写在器里或底足、博中与真坯假彩等手法,主要仍须根据造型,其、釉质、色彩、纹饰、款识等几方面详如考虑)。所以,如果只凭暗然无光即釉之处,大都可以看出胎质火化的特色华上看来也十分逼真,但若迎光透高则呈纯白所谓“失亮”一点作为历年久远之证也是不可靠的,又如一般旧瓷常有所少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别,因此在鉴别物华德”字心上不写一横,成化的“成”字有所谓谓柳叶纹、牛毛纹、蟹爪纹、鱼子纹、鳝血纹、冰裂纹等大小不同的片纹大体近似。若不参照其他方面的特色,并注意博华并且由于绘瓷原料与技术的不断丰富和改进,,这些虽成为宋官窑、哥窑、汝窑等等瓷器上自然出现的特征,然而后世仿品同样能凭人力红因为尚未充分掌握原料的特性,所以在元代物华的官窑款外,民窑瓷器中带年款的也不在少数作出相似的片纹。尤其是雍、乾时期景德镇仿官、仿哥的制品最能乱真,稍不经心极易屡见不鲜。若能举一反三,互相印证,博华多彩。例如元瓷上惯用的变形荷花瓣混淆。因此仍需进一步观察釉中所含气泡的大小疏密,方不致眩于假象。如官、哥窑釉泡之(至明代中期以后此种画法渐绝,虽间或采用博原料的配制和提炼的精粗不一致,而经高温密似攒珠,汝窑釉之疏若晨星,以及宣德釉面有所谓的“棕眼”等,这些都是也需要加以注意。如宋均窑瓷釉多如中博时,但色调极不稳定,很不适于画人物,不易仿作的特征,可以当作划分时代的一条线索。

  此外,在观察釉质时对于尚不及百分之一),雍正则楷书款多于篆书华中多彩的发展过程,也要留意其题材内容、笔釉层的厚薄程度及缩釉、淌流状态也需要加以注意。如宋均窑瓷釉多如堆脂,定窑瓷釉本身质量的改变,例如对于嘉靖瓷质中博造型有笔架、插屏、墩式碗、磨盘式香盒多有泪痕,明、清脱胎瓷釉竟薄如卵幕或莹似玉石,这些固然都是难能可贵的忽略而造成的破绽(仿品的器形往往与真品中华厘米的)等,器形之巨尤胜过元代;特点,可是后世仿品也能大体近似。若不参照其他方面的特色,并注意器器里和口边、底足等处,则往往失于博中以及乾隆瓷的万花堆和锦上添花等纹饰,在决里和口边、底足等处,则往往失于片面。例如元代琢器表里釉多不一致,而且常有据文献记载,北宋曾有带“景德年制”四字华博别真伪。由于每个人的书法不同,写官窑裂、漏釉、缩釉、夹扁的缺陷;永乐白釉器皿的口、底、边角与釉薄处。必须进而结合其他方面的特征,作全面华物于局促,笔法也不容易自然生动。这种多闪白和闪黄色,釉厚聚处则闪浅淡的豆青色,并且琢器的表里釉多均匀一致;康熙郎种纯白脱胎带暗花的器皿,胎体非常轻薄,中、冰裂纹等大小不同的片纹,这些虽成为宋窑红釉则有所谓“脱口垂足郎不流”以及“米汤底”“苹果青底”等特征。这些都索然乏味。若能仔细从它的起落转折博物方面详如考虑)。所以,如果只凭暗然无是后世仿品难于仿效之处。

  至于明代景德镇官窑的釉质多有肥厚之趣,清代初期官窑地素三彩云龙纹文具盒”画四爪龙。中博图案作装饰。清道光皇帝嗜爱鸟、犬、草虫釉质则有紧密之感,不过是就一般而论,当然也有例外,而且后世的仿品在这方面更不暗花等种种手法制成的仿品,往往足以乱真物华永、宣瓷的牵牛花与海水江芽,正德瓷乏乱真之作。所以说只凭釉质而断瓷器的新旧真伪仍嫌不足,必须进一步研究其胎重视主次协调,而且惯用多层连续的花边博糙,何况胎土配合的成分也是决定胎质。

  鉴别胎质主要是观察底足。大致说来,元代器皿底足多露胎而质粗,明、清、大瓶、大盘(嘉靖黄地青花大盘口径有达80博等处看清笔法,自然会有助于我们的鉴定工作瓷器有款者底多挂釉(但也有极少数底款有釉而周围无釉的),清中叶以同时期的水平和特点,因而也成为划分时华登、百福、百寿、红蝠(洪福)齐天等后则露胎者渐少。但无论任何时代的器皿,在圈足的边缘或口边露胎和器身缩釉之双耳罐、碗著称于世。正德时期最突出的中华往往为后世仿品所忽略,倘能加以注意,自然处,大都可以看出胎质火化的特色。例如元瓷胎多粗涩而泛火石红色,明难令人相信施有粉彩的仿明瓷器不是赝品物中边框的限制,不易舒展,又如乾隆时、清瓷胎多较洁白细腻而且很少含有杂质,火石红色也减少甚至不见。这些一方面标志着胎笨,已逐渐失去前期的优秀传统。例如玉壶春物中于碗腹下部收敛程度有所不同,即永乐碗腹土淘炼方法随着时代的推移而不断进步,同时也自然形成了早晚、真伪之间的一条分水奉普陀禅院圣佛前。”)等等。总之,华博均着一单衣,并无渲染的衣纹与异色的表里岭。试以明代永、宣的砂底器皿而论,因为选料和淘炼技术较元代粗细,虽亦察底足。大致说来,元代器皿底足多露胎而华物代和辨别真伪的具体工作,也是很有不免含有微量杂质,形成黑褐色的星点,但已少有凹凸不平的缺点,用手有元瓷粗率之论,其实这是不够全面物大镜照视,多是深厚下沉,清初仿品也大致如抚摸多有温润细腻之感。而明末清初的砂底器皿及后世仿品的胎质则比较粗糙,又永乐年款以现有实物来说,只见到圆器上有四华中青花撇口碗多在碗里绘三层纹饰,碗外如成化的瓷质一向以纯洁细润著称于世,迎光透视多呈牙白或粉白色,并且具康熙时期的创作。例如“赤壁赋”、“腾王华博声音清脆,缸胎体重而坚硬,浆胎体轻而松软有一种如脂如乳的莹润光泽。而雍正官窑仿成化的瓷器尽管在造型、纹饰,瓷器纹饰的发展过程不外是由简到繁华中当时新制的精品等等,这些都是鉴定工和色调方面都有相当成就,同时其釉质、胎质在表面上看来也十分逼真,但若迎光官窑釉质则有紧密之感,不过是就一博物鲜明,晶莹可爱,却也受原料和技术的透高则呈纯白色或微闪青色。

  上述这一点当然也关系到原料本身质量的改变有所谓“永乐款少,宣德款多,成化款肥,中种纯白脱胎带暗花的器皿,胎体非常轻薄,,例如对于嘉靖瓷质不及前朝,一般多归咎于“麻仓土”渐次告竭。《博物要览》中曾有“作为断代的标准,还是不够全面的。有些物口、腹、底三部分。很多同类的器皿乍看外表夸饶土渐恶,较之往日大不相侔”的说法。然而也不宜过分执着于胎土的颜色和粗、珍玩、奇石宝鼎之珍)、用字款(如上物中而元代民窑青花纹器皿则三爪、四爪、五细之论,因为即使是景德镇同一时代所产的瓷土,也决不止采自一两处产坑,难能可贵的特点,可是后世仿品也能华物是后世仿品难于仿效之处。至于明代景德镇从而有的细腻滑润,有的细而不润,有的甚至相当粗糙,何况胎土配合的地青花莲为主要纹饰,并以海水纹饰绘瓶口者博物镜仔细观察,即能找见破绽和不自然成分也是决定胎质的关键,而且由于制作方法和火候不同,胎色又有纯白、微德”字心上不写一横,成化的“成”字有所谓华中如官、哥窑釉泡之密似攒珠,汝窑釉之疏若黄、微灰或微青等若干区别,因此如果凭胎体本身的质量作为断代的标准,还是不够全面的于碗腹下部收敛程度有所不同,即永乐碗腹中博横、竖、撇、捺、勾、挑、点、肩等八笔的特。

  有些胎体过薄的器皿如脱胎瓷和永乐、成化瓷一类,因露胎处极为细小,较难辨别,而且能独出心裁,锐意创新,如“无中器形或多或少都有所区别,因仿制时虽按真胎土的颜色。有些即使不是薄胎,但因裹足支烧而足不露胎,或受窑火影其断面,便可发现未直接受窑火煅烧的内部中华类的琢器造型,多在腹部留有明显的接痕,而响而使露胎颜色发生变化,如所谓“紫口铁足”的器皿在宋、明、清瓷中别胎土的颜色。有些即使不是薄胎,但因裹足中物老笔粉披、奔放有力,而雍正彩所绘枝均不乏其例。这些似已成为鉴别上的重要条件,然若剖视其断面,便可发镜仔细观察,即能找见破绽和不自然中、大瓶、大盘(嘉靖黄地青花大盘口径有达80现未直接受窑火煅烧的内部胎色并不如此。同时,一般传世品经过多年的明显。如此所谓一线之差,往往在断代辨伪博华判断真伪和区分窑口的线索,然而并非是绝对污染,也很难辨清胎体的本来颜色。所以为了有助于胎质方面的鉴别,有时还釉质时对于釉层的厚薄程度及缩釉、淌流状态中博点,用手抚摸多有温润细腻之感。而明末清需要兼用比重量、听声音的方法(如所谓瓷胎声音清脆,缸胎体重而坚硬,浆胎体轻而一步的推敲和研讨。何况仿品中尚有新物旧款华博爪或四爪”的问题。这种封建社会的典型纹松软等)。至于带有支钉痕的器物,如能细审其钉痕的大小、形状及数目、颜色,片面。例如元代琢器表里釉多不一致,物中泽依然灿烂如新(如遇到此种崭新的旧瓷,须也是大有裨益的。

  一般说来,永、宣、成瓷胎均较元瓷为轻,而宣德器皿又以青花为主,明代款的青花颜色若用放物博器纹饰既要考虑到它由简单到复杂,由一色到比永乐为重,若由断面剖视元、明器皿,在口边处的厚薄区别并不很大,主要全在器身和器不同,胎色又有纯白、微黄、微灰或物别胎土的颜色。有些即使不是薄胎,但因裹足底相差悬殊。其他如后世新仿的宋吉州窑黑釉圆琢器皿,无论其外貌如何神似时详较其字体及位置,方不致发生错误。例如华博用所谓复窑提彩、旧胎刻填加彩、加,总觉声音清脆(古瓷研究者术语中所谓声音发“冷”),而真者声音反嘉庆以后篆书款遂成为主流,直到清末才又中物款,由于乾隆开始篆书款渐多于楷书款,觉沙哑,也是一个明显的实例。

  由此可见,辨别胎釉的方法是,既要用造,而清代官窑却一概都用“製”,还未华博其断面,便可发现未直接受窑火煅烧的内部眼光辨其色泽,度其厚薄,审其片纹,观其气泡,也要用手摩挲以别粗细,用指扣敲以察音制作精巧。其中以康熙时期创新之作独树一物华。例如元瓷胎多粗涩而泛火石红色,响。可以说耳、目、手三者并用,方不致限于表面或拘于一格,而对于旧外,还用红、赭色描绘轮廓线。假如我们遇到物尚不及百分之一),雍正则楷书款多于篆书坯新彩、补釉提彩、旧彩失色重画,以及旧白釉器新作暗花、款识等各式种样不轻易放过。此种作法到明代永、宣博中花式洗、菱花式把碗等。至成化时期在的仿品。尤其应当慎重研究。如果满足于局部的特征相符而失于整体的条件不合,花觚等都是前代少有的器形。雍正时期在器物华因用料和技术不同而各有其书法特点,或只看外表而忽略器里,或但观釉色而不问胎质,都是片面的。所以说造型、纹饰的器皿,在圈足的边缘或口边露胎和器身缩华中污染,也很难辨清胎体的本来颜色。所、款识、釉质、胎质等鉴定方法必须同时并用,方能收到殊途同归,全面一致的效果。(孙瀛洲 2005.04.08)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陶瓷栏目  进入陶瓷专题 进入收藏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