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家具收藏热的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古典家具的收藏中。在现今存世的古典家具中,明清家具可以说占了绝对的主流,许多人为了拥有一件心仪的明清家具而一掷千金。
  曾有不少收藏界的朋友来信询问笔者,他们很喜欢收购古旧家具,但对于家具的年代鉴定总是拿不准,不知道家具鉴定有什么窍门没有?确实,家具的鉴定不像其他古董,如陶瓷书画,因为有成批的带有年款的作品存世。所以可以很方便地找出参照物。而从现在流传下来的家具看,带有年款的家具实在是凤毛麟角,这样就使得家具鉴定与其他古器物的鉴定方式及标准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明清家具的鉴定有其特殊性。一般说来,我们在鉴定一件家具时,往往说某某家具是明式家具,某某家具是清式家具。在传统家具研究界里,明式家具往往是指明及清前期(清康熙、雍正时期)制作的家具。这是因为清代初年生产的家具在形式上仍然继承了明制,还依明式的规格制作,这一时期的家具在结构上和明代家具没有多大差别,因此统称为"明式家具",而清式家具则是指清乾隆以后制作的家具。明式家具大体上保留了我国家具传统的装饰风格及作法,而进入清代乾隆年以后,由于统治阶层好大喜功的心理及西方文化对我国的浸透影响,在家具制作上逐渐刻意崇尚精雕细作及装饰手法的多样性,清式家具开始形成。
 
  当我们具体涉及到家具鉴定时,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考虑不同时期的家具,因受当时的工艺水准、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人们的审美情趣等因素的影响,在家具制作风格、造型结构、装饰手法、所用材质上都不尽相同,这些因素都是判定家具时代的重要标准。
 
明清家具的造型。结构各具特色
 
  以造型做工为例,明式家具大体上造型简洁,刀法疏朗明快。不事雕琢。从历史记载来看,明代帝王多崇尚道教,好老庄之学。道家讲究"无为而治","无欲则刚",故明式家具给人一种"素面朝天"的自然美感,装饰无多却恰到好处,可谓"多一分则繁缛,少一份则寡味",这种风格一直持续至清代初年。清代初期的顺治、康熙统治时期,由于政局未稳,统治者一直忙于政事,无暇他顾,对于玩好享乐之事并不刻意追求,家具作为起居之物,自然得不到重视,还在沿袭明代的风格。而到了乾隆皇帝之时,国力强盛,版图辽阔。乾隆皇帝以盛世天子自居,好大喜功,留心翰墨,醉意诗情,有足够的心情来享乐。家具虽然只是必备的起居之物,但为了体现盛世景象,其在造型做工上已慢慢脱离了明代家具的模式,表现为稳重、庄严和豪华、富丽相结合的造型风格,清式家具的风格形成了。

 

鼓腿彭牙腿足

 

鼓腿彭牙腿足

 

鼓腿彭牙腿足

  在形态结构上,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形成了各自明显不同的特点。就拿腿足来说,明式家具的腿部多使用圆形构件,像房屋的"立柱",同立柱一样的将上端渐渐地收细,四条腿子也向外略侧。柱腿之间用圆形的撑子做连络材。并且使用替木一样的牙子,辅助支托的力量。把十分具体的大木构架,再现于家具之上,显得格外稳定。家具足部的变化,是腿部用材的技巧所形成的一种特殊式样。明式家具腿部的形式,由于要在腿部的上端露出榫头,与攒边的格角部位交接,同时也要考虑到它上中下三部分之间的比例,故使顶部收进而腿部突出。于是足部的形状,自然地因削割腿部曲线而产生了"向里勾"或向外翻的两种样式,显示了我国家具的雄伟气派。可以说,腿足的变化足以说明明清两代家具的不同风格。明式家具的腿足除直足外,还有鼓腿彭牙、三弯腿等向内或向外兜转的腿足,线条无不自然流畅,寓遒劲于柔婉之中(图1)。至清中期而矫揉造作,做无意义的弯曲,至足端蜕变成长方或正方,往往加上回文雕饰(图2)。晚清苏式家具,每况愈下。其常用的造法是先用大料做成直足,至中部以下削去一段,向内骤然弯曲,至马蹄之上又向外弯出,大至宝座似的大椅,小至案头几座,几无不如此生硬庸俗。明式朴质的风格,丧失殆尽。

 

图2 清式家具腿足多饰回纹

 

图3 明清家具牙子比较

  很多家具在立木与横木的支架空角处,多运用形式不同的牙子装饰。如椅子的后腿与搭脑的交角处、圈椅的扶手与后腿、桌案的台面与四腿的交角处等,都施以各种纹样的牙子。这种牙子,横向较长的称为牙条,施在角上的短小花牙叫做牙头。除此之外,还有用在衣架,镜架上部搭脑的两侧,名叫挂牙。而施在屏风、衣架等底座两边的牙子叫做站牙,也叫坐角牙子。牙子是家具上的重要结构部件,在结构上主要起承托强固的作用。明清家具在牙子上的变化有着显著的差异。明代家具的牙子形式,虽然丰富多彩,但在造型上却比较简练,通常只有壸门牙子、云纹牙子、替木牙子和弓背牙子,不事雕饰。清代的牙子造型则比较繁复,通常在牙子上加上各种装饰,主要有洼膛牙子、五宝珠纹花牙、回纹牙子。夔纹花牙、透雕云纹花牙等,与明代牙子风格迥异(图3)。

 

图4 明式家具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

 

图5 明代罗汉床造型见解,由正面及两个侧面床围子组成

 

图6 清代紫漆描金七屏式罗汉床

 

图7 清紫檀镶竹丝梅花凳

  扶手椅是明清两代家具中重要的品种。明代家具与清代家具在扶手椅子上的变化,也有很大的不同。明式家具扶手椅的靠背略显弯曲,靠背与椅座的面成100至105度角,座面与地平面之间一般有3度左右的仰角,这是为了就座时方便,照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原理(图4)。再如明清椅子的搭脑也存在着不尽相同的地方,靠背椅和木梳椅的搭脑中部向上高起的造型要比同类椅子用直搭脑的时代晚。靠背椅的搭脑与后腿上端格角相交,是广式家具的常用做法。如果系广做,其时代多较晚,这是鉴定明清家具的一项重要的方法。又如,明清两代的床榻之间,也因床围子的变化而呈现出不同风格,明式罗汉床的床围子常以单一的形式出现(图5),而清式往往变为五屏风、七屏风围子(图6)。明式罗汉床的腿足常制成直腿马蹄足,而清式则变为内翻马蹄足。又如凳子,明式凳子仅为方和圆两种,而清式则出现了六角凳、八角凳,还有桃花式、海棠式、梅花式等多种形式(图7),外形也由明时的矮胖变为瘦高。凳面下部清式往往还有束腰。为追求家具轮廓线条的变化,清式坐椅在结构上很少采用明式坐椅的后腿和立柱相连的形式,而更多地采用呈曲线有束腰的结构。
 
明清家具用材有章可循
 
  在用材方面,明清两代家具采用的木材可谓多矣,如紫檀、黄花梨、铁力、乌木、鸡翅、榉木、黄杨木、楠木、红木、花梨、榆木等。但因受社会环境、生活习惯及材料来源等影响,明清两代家具所用木材还是有所侧重,如明式家具曾普遍应用了鸡翅木、乌木、铁力(义名铁梨)、黄花梨木等优质木材。这其中,黄花梨木的使用又是最为普遍的。黄花梨作为一种优质的硬木,在我国的使用相当久远,黄花梨原名"花榈"、"花狸",在唐代就已有用花梨木制作器物的记载。唐代陈藏器《本草抬遗》云"榈木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擅而色赤,性坚好。"在今天所看到的传世黄花梨家具中,明式家具占据了绝大多数,这已成为了家具鉴定界的一种共识。又如紫檀这种名贵的木材,是我国古代做工考究的家具经常使用的木材,从明代一直使用到清代中前期。清中期以后,由于紫檀木已不易得到,故很少再采用紫擅大料制作家具了。可以说,紫檀木家具主要流行于明及清中期。清代中期以后,流行一种在家具上采用硬木包镶的方法制作的家具,即家具内芯以杂木做骨架,外层表皮则贴上一层硬木薄板。这类家具中,用紫擅包镶的家具又占有着一定比例。但这种家具淙缓懦剖?紫擅家具",但已算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纯紫檀木家具了。凡是遇到这类家具,即可明确无误地判定它的年代当在清中后期。清代中叶以后,由于优质木材的来源日益匮乏,一种从南洋地区进口的新的木材品种--红木开始出现了。红木家具在中国古家具中出现的最晚,从传世的家具及档案记载看,乾隆以前绝对不可能有红木家具,红木是在紫檀、花梨木基本告罄后,作为替代品由南洋进口的。红木是统称,植物学上属豆科,木料剖开后有酸味,较刺鼻,所以红木在南方又称为酸枝木,这与北方的称谓大相径庭。红木家具的大量生产,大约是在清道光朝以后。民族资本主义的兴起,西方文化开始进入中国,红木家具作为流行时尚,受到了王公贵族、达官显贵的青睐,并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红木家具的制作,从清末民国一直持续到今日。至今有人把红木家具作为清代家具的典范,应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
 
  综上所述,明清家具在选材上,大体上存在着如下的规律,即黄花梨木、铁力木(铁梨木)为明式家具的常用木材,紫檀木则是明及清前期制作考究的家具常常选用的木材。而楠木、榆木、榉木、樟木、乌木等是明清两朝家具均采用的木材,至于红木家具,则纯粹是清代中后期的产物了。
 
明清家具的装饰、纹样区别明显
 
  在古器物鉴定学上,以装饰风格和纹饰来断代是一条重要的标准,家具亦不例外。明清家具在装饰手法及纹饰上存在着时代的差别。一般说来,明式家具以精致但不淫巧,质朴而不粗俗,厚实却不沉滞见长,它特有的美学个性和艺术范式也鲜明地体现在纹饰图案上。
 
  中国纹饰图案具有继承性和趋同性特点,每个时代的作品或多或少地含有前代的因素,某个品类的装饰风格也可能在其他品类中出现。明式家具的纹饰题材许多都是承传的,如祥云龙凤、缠枝花草、人物传说等,这些题材在织绣、陶瓷、漆器等品类中常能看到。不过明式家具的纹饰题材仍有自己的倾向性和选择性,如松、竹、梅,兰、石榴、灵芝、莲花等植物题材,山石、流水、村居、楼阁等风景题材,鱼藻、祥麟、瑞狮、喜鹊等动物题材较多见。明式家具纹饰题材最突出的特点是大量采用带有吉祥寓意的母题,如方胜、盘长、万字、如意、云头、龟背、曲尺、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