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传统的家具制做,向以清代家具最为讲究。回顾中国家具发展史,清代可以说是家具制作技术臻于成熟的鼎峰时期。如果说明式家具是以造型简洁取胜的话,那么清代家具更注重人为的雕刻与修饰。入清以后,由于顺治、康熙、雍正、乾隆等几代帝王孜孜不倦的努力,至清中期,清代的社会经济达到了空前的繁荣,版图辽阔,对外贸易日渐频繁,国库充盈。

  这一时期,由于统治者的推崇与提倡,紫檀木开始大量用于家具的制作中。紫檀木是极为名贵的木材,因其生长缓慢,非数百年不能成材,成材大料极难得到,且木质坚硬,致密,适于雕刻各种精美的花纹,紫檀木的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尤其是它的色调深沉,显得稳重大方而美观,故被视为木中极品,有“一寸紫檀一寸金”的说法。紫檀为常绿亚乔木,豆科,高五、六丈,叶为复叶、花蝶形,果实有翼,色赤,木质甚坚,有人曾统计过,一立方尺的紫檀木材重可达52斤),入水即沉。我国古代认识和使用紫檀,据说始于东汉末期。晋代崔豹《古今注》注:“紫楠木,出扶南,色紫,亦谓之紫檀。”而在中国古代宫廷中较早使用紫檀,据文献可查,当在唐代,明人李栩《戒庵老人漫笔》记载:“唐武后畜一白鹦鹉,名雪衣,性灵慧,能诵心经一卷。后爱之,贮以金笼,不离左右。一日戏曰:能作偶求脱,当放出笼。雪衣若喜跃状,须臾朗吟曰:‘憔悴秋翎以秃衿,别来陇树岁时深。开笼若放雪衣女,常念南无观世音’。后喜,即为启笼。”后来这只可爱的小鸟不幸死掉,武则天悲恸之极,特命工匠做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紫檀木棺材,将这只白鹦鹉埋藏在御花苑里。可见,在唐代,我国古代的能工巧匠们就已经熟练地用紫檀木打造各种器物了。而在日本正仓院所藏的一件紫檀嵌螺甸五弦琵琶,据专家考证为唐代遗物,也从物证上证明了这一点。在明清以前,因紫檀木稀少之故,很少能见到以紫檀木打造的大件家具。

  从清初至清中叶,由于社会经济的繁荣发展,版图辽阔,海禁初开,四海来朝,八方入贡。明代难得的新疆玉、缅甸翠、海中的珊瑚、车渠、远道的犀角象牙,都汇集到了宫中,还有西洋的玻璃,镜子都需一种色泽沉静的木料来衬托,而紫檀木因为其独特的属性犹为帝王之家所看重。此时,西方正值文艺复兴后的法国路易十四,路易十五时期,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艺术大行其道,影响遍及欧美。而中国也正值清代康,雍及乾隆前期,尤其是康、雍二朝,正是清式家具形成期,巴洛克的那种精雕细琢及镶金嵌玉的工艺风格,也影响到正在发展中的清代宫廷家具,这种工艺风格最终选定的材料也必是以纹理沉穆、质地坚好的紫檀木。再有,清代统治者的审美情趣也决定了紫檀木最终要在清宫家具制做中走运。清代是中国皇权制度登峰造极的时期,清代宫廷礼法森严,规制繁多,清代帝王不论才智如何,大都做事严谨,安于守成,对于琐事小节亦颇重视。这与明代的一些帝王不务正业、喜好玩乐形成很大的反差。而紫檀木那种不喧不噪、色泽深沉、稳重静穆的特性恰恰迎合了清代帝王的心理需求。故清代皇室对于紫檀木格外看重。

  清宫紫檀木家具大多由内务府造办处所制,还有一些是各地督抚进贡的。这些紫檀家具品类繁多,小至屏风炕几,大至桌案、宝座,无所不有。所幸的是,几个世纪过去了,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内,还保留了相当数量的紫檀家具,它们无一不是制做精美,工艺手法极高。

  下面就撷选几件有代表性的紫檀家具,与同好共赏。

紫檀嵌瓷扶手椅

  此椅宽57厘米,深46厘米,通高84厘米。椅用圆材,通体以紫檀木制成,采用南官帽式,靠背正中嵌有青花釉里红花卉瓷片,颜色清新淡雅的青花瓷片与色泽沉穆的紫檀木相衬,于沉静中富于变化,恰成珠玉之配,颇具美感。两侧的扶手略微弯曲,扶手中央以圆形的璧作为联帮棍,座面用藤编软屉,座面下直枨如仰俯棂格,四条腿足直下,足间施以劈料裹腿管脚枨。此椅造型疏朗大方,工艺精湛,装饰无多却恰到好处,代表了清代家具的最高成就。

紫檀点翠象牙人物插屏

  插屏为乾隆时期所制,横100厘米,纵56厘米,高145.5厘米。这件插屏的屏心上,同时应用了象牙雕嵌和点翠技法。紫檀边框正面起双边线,边框内雕饰缠枝欧式卷草,紫檀木座架两边为立瓶式立柱,夔纹间折枝西蕃莲底座。座架正中的绦环板及前后两面披水牙子均浮雕夔纹及欧式卷草,插屏背面为楠木板,浮雕山石花卉。屏心为黑丝绒作衬地,画面中的人物以象牙着色雕成,而山水树石则采用点翠手法,粘贴于黑丝绒的地上,画面描绘的是一幅南方水乡小镇上,男女老少正在房舍屋外欢庆灯节的场面,他们或于曲桥之上,或在小舟之中结伴相行,不论是拄杖老叟、素装妇女、撑桨船夫还是持灯的顽童均喜笑颜开,人物雕刻精细,点翠色彩艳丽,极富生活气息,这种反映民间生活图景的画面在清宫的插屏中时有所见。

紫檀镂雕勾云纹五开光坐墩

  绣墩又名鼓墩或坐墩,是我国古代一种常用的坐具,因其上面常覆盖一方丝绣之物而得名,可用草、藤、木、漆木、瓷、石等材质制成,造型也多种多样。今天我们从传世的唐宋时期绘画中常常可以看到,在文人士大夫簿书之余、往来酬唱的休闲场合中,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几个文人雅士坐于绣墩之上,围桌畅饮,谈笑风生,挥毫泼墨、怡情自乐,可见,绣墩一直是那时侯的居家必备坐具,大多数时侯在与相知甚笃的友人交往的非正式场合中使用。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里有这样一段描写:贾母与湘云、宝钗、林黛玉等众姐妹在大观园里品酒吟诗,“林黛玉因不大吃酒,又不吃螃蟹,自令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杆坐着,拿着钓竿钓鱼。”可见,绣墩是一种无靠背坐具,不须依靠,哪里需要就放在哪里,十分方便。

  明清以来采用紫檀木制成的绣墩,长期以来就被视为极为珍贵的文物。紫檀绣墩的较早形式是器身开光,两端小中间略大,吸收了古代花鼓的特点,在上下两头各做出弦纹一道,雕出象征鼓钉的钉帽,既美观又简单。这类坐具大多体型较小,占地面积不大,宜陈设在小巧精致的房间,腔壁的四周或为素面,或装饰有各种图案。 这件绣墩为清代宫廷用品,从外形上看并无特别的地方,但此墩却通体采用价比黄金的极品硬木紫檀木制成。此绣墩通高52厘米,面径28厘米,座面为圆形,座面之下、底座之上的两端,雕一道弦纹,在弦纹的中间,又雕出一圈象征固定鼓皮的鼓钉,鼓钉纹自然鼓隐起,毫无刀斧凿刻之感,绣墩的腔壁有五个海棠形开光透孔,在墩壁上满饰如意形卷云纹,装饰丰富,变化多样,五个开光之间又各用绳纹系一个海棠形璧子。此墩造型简洁明快,装饰无多却恰到好处,每一部位都做得相当精致,可谓精工细做,不落俗套,称其为清宫家具珍品并不为过。

紫檀有束腰管脚枨方凳

  此凳面径39厘米,高46厘米,凳面光素,外沿平直,凳面之下又做出一个双混面线脚,使凳面看上去呈重台状。凳面之下的束腰则雕饰仿古铜器的蕉叶纹,束腰之下则为托腮,腿间透雕如意纹牙子。四条腿子亦起双混面,足端雕成回纹马蹄足,下以管脚枨相连。此凳做工精致,雕饰花纹取材于三代青铜器,显得古朴高雅。

紫檀嵌玉小宝座

  座面横66厘米,宽43厘米,座高41.5厘米,通高83厘米。宝座以紫檀木制成,五屏式靠背,搭脑做成卷书式,靠背板自中心最高处向两侧扶手依次降低,背板中心起阳线,开长方形回纹开光,开光正中嵌玉雕团寿五,座面攒边,打槽嵌装硬紫檀板心,座面下束腰甚高,高束腰内雕刻仿古铜器蕉叶纹,因清中期考据仿古之风盛行,故这种蕉叶纹饰有清代家具中时有体现,在清宫珍藏的陶瓷器皿中也常能见到此种蕉叶纹图案。宝座座面之下为?膛肚牙子,腿足部做成鼓腿彭牙状,兜转显著,足端雕成内翻云纹足,下踩托泥。

紫檀嵌珐琅面炕几

  炕几是自宋代以后一直流行的矮形家具,主要设在床榻和炕上,呈长方形而四足低矮,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古人多以其作为凭倚和靠衬之用,是旧时室内必备的家具。这件炕几为紫檀木制,长89厘米,宽37.5厘米,高35厘米,几面平直呈长方形,与腿足之间直角相交,是典型的四面平做法。此几虽然通体光素,但它四足直下,足端雕成向内翻转的内翻回纹马蹄,体现了清代家具的典型特征。此几的几面之下,四足的上端又装饰有绳纹拱璧形牙子,以绳纹系璧为牙,圆璧内嵌有珐琅片,上绘有团寿字图案,这是当时清宫中较为流行的装饰手法,多在帝后寿诞时为庆贺生日所用。除镶嵌珐琅片以外,清代宫中还流行有嵌玉片、嵌螺甸、嵌绿松石等嵌加装饰的手法,应用在桌、案、几、橱柜等家具上,体现了清代统治阶层的审美需求。

百宝嵌花果紫檀盒

  这是一件用于存放糖果类食品的果盒。在清宫珍藏的帝后生活用品里,这件果盒以精湛的制作工艺、丰富的百宝嵌装饰技法而得名。此盒为清代乾隆年间所制,紫檀盒的口径长27.5厘米,宽22厘米,长方圆角形,通体以金星紫檀木制成,盒面上镶嵌着藕、莲蓬、茨茹、白菊、黄菊、芙蓉、兰花等各色花果一簇,与盒内放置的瓜子糖果等时令果品恰成交相辉映的特殊效果。盒面花果的稿本取自绘画,但其效果却远胜于绘画,极富立体感。从藕的选料可以看出制作手法的高超,藕身用白玉,但露孔处的剖面则用螺钿,虽然同是白色,而螺钿的亮度和白玉不同,这就显出藕身皮色、剖面则白色有水意的逼真效果。再有同是绿色,莲蓬用碧玉,而菊叶用孔雀石,又出现不同的质感;盒面上的兰花采用青玉为料,红果使用红玛瑙,突出了这两种花果各自的特点。由于这件百宝嵌花果盒采用五彩夺目的玉石螺甸作装饰,再加之紫檀木那种木质深沉的纹理来衬托,更使这件用于盛放食品的普通容器增色不少,正如清人李渔《闲情偶记》中所说:“粗用之物,制度果精,入于王侯之家,亦可同乎玩好。”

  紫檀主要产自热带,大致分布在北回归线以南至赤道地区,在我国生长不多,这就决定了清代皇室必然要从海外进口这种木材,从第一历史档案馆收存的内务府造办处资料里可以发现,清宫每年都要斥巨资从海外购买大量的紫檀木,为帝王之家营造宫室,打造家具。如乾隆二十五年六月初一日,“造办处钱粮库谨奏为本库存贮紫檀木五千二百余斤恐不敷备用,请行文粤海关令其采买紫檀木六万斤等摺。郎中白世秀,员外郎金辉交太监胡世杰转奏奉旨知道了,钦此。”可见,清宫内务府造办处为皇宫打造的家具,所用的紫檀木料数量之大是相当惊人的。应该说,清代对海外紫檀木的采买是带有掠夺性的。因为当时紫檀木的主要出口地区是与我国接壤的东南亚国家,而在清代,这些国家和地区与清帝国存在着藩属关系。由于清代皇室四处派员毫无节制的开采,使南洋地区的优质紫檀木材很快就被采伐一空,所有的紫檀木绝大部分集中到了中国,存放在广州,北京等地。 以至于十七世纪中期以后,当欧洲人逐渐登陆到南洋地区后,已看不到大料紫檀木了。而这些少得可怜的紫檀木,在他们眼里也视若拱璧。因为他们从未见过紫檀大料,误认为紫檀无大材,只能用其制做小巧玲珑的小件器物。传说在拿破仑的墓前放有一只五英寸长的紫檀木棺椁模型,参观者无不惊讶和羡慕。及至西方人来到中国,见到故宫和圆明园内存放着许多紫檀大料的家具后,叹为观止。以后通过各种手段,将清宫珍藏的紫檀家具,运出境外一部分,才使世界认识到了清宫紫檀家具的深刻文化内涵,从而掀起了中国家具的研究热潮。

  由于紫檀木极为名贵,也就决定了用紫檀木打造的家具价格攀高下不,因清代皇室对于紫檀木格外看重,紫檀器物皇室贵族中颇受青睐。流风所及,上行下效,一些富裕的官宦富豪之家也大量使用紫檀家具来装点门面。从史料记载来看,紫檀木在清代,其制作成本就已相当高昂了。据史载,有一对传世紫檀大柜,一扇门内刻有“大清乾隆岁在乙巳秋月制于广东顺德县署,计工料共费银三百余两。鹤庵冯氏识”,算是独例。紫檀木在清朝中期已日渐匮乏,大件家具用料几近“弹尽粮绝”边缘。雍正年间《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作活计清档》载:雍正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内官赵元为请用紫檀料事启禀怡亲王,亲王下谕明确指示:“应用多少向户部行取。尔等节省着用,不可过费。遵此。”可见清廷对紫檀用料的重视。从乾隆年间的清宫造办处档案来看,当时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每年都要从外面购进一批紫檀木料,少则五六千斤,多则数万多斤。这些紫檀木料都被用来为清代皇家打造家具及生活用具,大至桌椅箱柜,小至托座捧盒,无所不包。

  随着岁月的推移,时光的流逝,许多精美绝巧的传统工艺品都已湮没在历史的尘烟中,不复存在了,作为传统工艺美术宝库中的清宫紫檀家具,自然也不例外,其存世量也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有人认为,存世于今的清代紫檀家具,其数量至多只有一万件左右,可谓寥若晨星。似乎为了验证这句话,最近几年的国内外各类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些做工精巧致、厚重凝华的紫檀家具的价格一路走高,往往能以少则几万元、多则上百万的价格成交,更说明了紫檀家具的稀有性。如在2002年天津举办的一个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高78厘米的紫檀棋桌卖到了3.3万元,而2002年底在北京举办的一次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高90.5厘米的清中期的紫檀束腰香几最后以13.2万元的价格成交,同年11月3日在嘉德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高84厘,宽169厘米,深83厘米的紫檀博古图画案最后被人以198万元的高价人买走,也是在这一年的12月,翰海举办的艺术品拍卖会上,也有一对高172厘米,深68.5厘米,总宽302厘米的紫檀雕云龙纹大柜以110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在1999年一次古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对雕饰精美的紫檀顶箱柜更以令人咋舌的398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紫檀家具价格的不断攀升,说明其市场前景的广阔,紫檀家具那沉穆稳重的特性及其深蕴的文化内涵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作为中国家具明珠的紫檀家具,将来还会以更加耀眼的光芒成为艺术拍卖市场上的一个夺目的亮点。(作者 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家具栏目  进入家具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