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有不少劝人的情节,如黛玉劝宝玉、紫鹃劝黛玉、袭人劝宝玉、平儿劝风姐、宝玉劝袭人等等,其中以宝钗劝人为最多,被他劝的人与所劝内容也最广泛。这里先略为分类简述于下:

  第四十七回薛姨妈因薛蟠被打,要仗凭贾府势力去寻拿柳湘莲,被宝钗劝阻了。第八十回薛姨妈要卖香菱,又被宝钗劝阻了。第三十二回金钏被王夫人逼得跳了井,宝钗劝王夫人多出银子了事。第七十八回宝钗劝王夫人免了大观园这项庞大开支。一一这是劝封建家族掌权者如何妥善处理家政的。

  第三十四回宝钗劝薛蟠少在外头胡闹,少管别人闲事。第二十四回贾环揭穿了嫡庶之间的不平等,宝钗劝他别说这种惹人笑话的话。第四十二回劝黛玉不要看《西厢记》一类歌颂爱情的文学作品。第三十二回袭人告诉史湘云,宝钗也曾经劝宝玉去会宾客谈仕途经济。第三十六回作者行文介绍宝钗对宝玉不按规矩定省与浪费光阴等事曾经见机劝导。一一这是劝封建阶级青年男女如何遵守封建礼法道德的。

  第四十四回平儿被凤姐打了,宝钗劝平儿忍受,不要哭。第五十六回探春理家一节,派部分婆子收拾照料大观园中的花木稻竹,使大观园内所有婆子都增加了收入,宝钗借机劝婆子们别再吃酒赌钱。一一这是劝婢仆如何忍受凌辱遵守家法的。

  此外,第八回劝宝别吃冷酒,第五十七回劝邢岫烟从实守分勿作华饰,第六十二回劝宝玉对家务留神小心等等还很多,不必备列,仅是上述三类十一例也不算少了。一个封建贵族小姐能接触几个人?所接触到的人们中又能有几个用得着他去劝说?而宝钗就作了这么多的劝说。应该说宝钗好劝人是其作风上的一大特点。这特点体现出她的思想立场见识与才能。

  宝钗入荣府后,阅历日富,眼界益开,数年来冷眼旁观,潜心研究,对荣府的复杂情势多已了解。她亲眼看到荣府“历年皆遇不随心的事”,诸如连二两好人参也拿不出来与可着头做帽子,多一个人的饭也不能之类。他认识到荣府已到再不撙节势将不支的地步,如过于紧缩又失掉这百年望族的“大体”。他劝王夫人免了大观园的开支是兼顾撙节与“大体”的。因为这项开支原非“祖宗当日”的规矩,而是元春省亲后新添的,今日免去,“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只这项措施果能实行,就远远超过探春理家的全部经济效果,无疑,将延缓荣府败落的进程。这与卖香菱之事不同。卖妾,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会起到自动宣告破产的作用。薛家虽已“冷落”,但是,越是“冷落”就越需要装门面,否则,便很难继续在贵族社会混日子。这是薛家的难言之隐,果然卖了香菱,就连门面也装不起来了。宝钗的劝说,符合贾、薛两家不全相同的实际情势。

  宝钗处处留心,时时在意,洞悉人情,熟谙世事。他知道仗势横行不能真正解决问题,也懂得以退为进、化险为夷。他既能敏锐地判断金钏跳井、薛蟠挨打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又能权衡利害得失,提出相应措施。薛姨妈依了劝没有去寻拿柳湘莲,显出了薛家并非溺爱纵容,仗势欺人,而是宽宏大量,顾全交谊,留下了将来接受调停挽回面子的地步。王夫人依了劝出了许多银物,买得金钏之母叩头相谢,封住了苦主之口,事情基本平息,王夫人由逼人跳井的凶手一变而为“好心的主人”。

  宝钗幼年也曾随着兄弟姊妹们偷读《西厢记》一类歌颂爱情的文学作品,后来在封建家长的严厉干涉下变为标准的封建淑女。不能说她一点也不理解青年男女对爱情与自由的渴望,但她更懂得必须适应封建道德的要求。她对粗鲁恶劣的薛蟠、心怀不平的贾环、爱读闲书的黛玉与叛逆者贾宝玉等各自不合封建道德要求之处,分别给以不同的劝说,要拉他们走上封建道德要求的轨道。

  宝钗幼年读书识字,其父死后,见薛蟠放纵,不能承家,“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好为母亲分忧解劳”,事实上是个管家的小姐。因而有多年掌管家务、驾驭奴仆的经验。对奴仆下人,她懂得“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她懂得奖诫并用,恩威兼施。她劝大观园众婆子不要再吃酒赌钱一节,把封建阶级的御下术表演得淋漓尽致。就是劝平儿一节,也是既替凤姐开脱,又激励平儿保持素日的“好处”,当个“明白人”。总是使奴仆下人能比较顺利地接受驱使,听从训导。

  宝钗的劝,尽管门类繁多,却是万劝不离其宗,无论是减少开支、维持门面、挽回影响、平息民愤,或是奴役仆人、整顿秩序,或是引导男女青年,遵守封建道德等等,都是为了维护封建阶级的利益巩固封建统治。宝钗的劝,实在是封建末世统治阶级中有见识、有能力、有作为的人物,洞察情势,斟酌利弊提出的各种各样“补天”之道的反映。曹雪芹塑造的这个薛宝钗是封建末世统治阶级正统派典型。

  对如此一个宝钗,封建阶级掌权者,只要略有头脑都会把他看作为难得的政治家、教育家、能干的实际事务管理者,都会渴望作为人才加以罗致。贾母说:“从我们家的四个女孩儿算起,都不及宝丫头”,王夫人则请她来协理荣国府,成为三驾马车之一,元春更进一步选她当宝二奶奶,以相夫教子参与掌管贾府家政(据旧红学家说,后三十回钗玉联姻是元春赐婚)。

  宝钗被选做宝二奶奶,当然不仅靠这劝人“特长”,然而这一点最为重要。

  贾母为宝玉择偶提的条件,宝钗都具备。

  第二十九回张道士给宝玉说媒,贾母说:“就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这里提到模样儿、性格儿两点。以模样儿说,连对她有一定反感的贾宝玉也还  羡慕过她的花容玉肌,不必提袭人晴雯等称之为绝色了(见第四十九回宝玉的话)。以性格说,早就中了荣府当权人物之意,第二十二回宝钗过第一次生日时,贾母就“喜他稳重和平”,蠲资二十两给他做生日。大家知道!这稳重和平是那个时代对妇女性格方面的标准要求。除此以外,为宝玉择偶的条件,恐怕别无明文了。

  不过,还有一个贾母没有明确提出的条件,那就是妻子能对丈夫的“胡闹”进行劝说。第四十九回鸳鸯抗婚一节,贾母就曾以这一点指责、要求邢夫人,说“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你倒也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你还怕他?劝两家都使不得!还由着你老爷的性儿闹”!邢夫人也就这一点为自己辩解说:“我劝过几次,不依。老太太还有什么不知道呢,我也是不得已尔”。这婆媳二人都认为妻子应当劝说丈夫的“胡闹”。又,第七十八回王夫人向贾母回话,说到挑袭人为宝玉之妾,夸赞袭人三点:(一)“性情和顺,举止沉重”,(二)模样儿是“一、二等”的,(三)遇到“宝玉十分胡闹的事,他只有死劝的”。也正是这性格儿、模样儿加上能劝三个方面。贾府当权者既知宝玉“十分胡闹”,需要劝说,在为他择偶时自然要注意这个条件。贾母没有明确提出是可以理解的,试想,他能告诉媒人他的爱孙“十分胡闹”需要妻子相劝么?宝钗恰好又具备这劝人“特长”,而且已经多次劝说过宝玉。

  至于说这是更为重要的条件,那是从它符合贾府此时此际最大的家世利益着眼的。

  贾府的家世利益有许多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是把宝玉引入“正路”,藉以重振家声。第五回“神游太虚境”一节,警幻仙曾经转述过“宁荣二公之灵”的话,很有代表性:    

  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情怪谲,虽聪明灵会略可望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正。幸仙姑偶来,可望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亦吾兄弟之幸矣!

  我们拨开这节话中宗教色彩、运数观念的迷雾,它不过是说:贾府子孙多不成器,惟有宝玉略可望成,又秉性乖张不入“正路”,因请警幻仙设法把宝玉引到“正路”上来,以继承家业,挽回败落的趋勢。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百年望族,其最主要的家世利益自然是能有个可以重振家声至少是可以维持现状的继承人,而贾府的男子中除宝玉外,其他如珍、琏辈的人面兽行,贾政的笨拙无能,都提说不起。所以使宝玉走上“正路”的措施,便成为维护贾府家世利益的战略布署。为此,贾政大施笞楚来“硬劝”,王夫人拔袭人于群婢之中来“软劝”,元春选有劝人“特长”的薛宝钗做宝二奶奶,则是不软不硬的一招儿。钗玉联姻,正合着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的:王公本身的结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情感”。而且象宝钗这样能够为维护封建阶级利益到处劝说的女孩子,极难遇到,模样儿好、性格儿稳重和平,在那时的所谓诗礼大家中则尚可挑选。所以说,宝

  钗这个特点是他能成为宝:二奶奶的更为重要的条件。  

  最后,且看宝钗的劝,效果如何。宝钗的劝,凡属针对某一具体问题而又极合被劝者需要的则多被接受,凡属与被劝者利益或性格相背的则不被接受,或者表面接受内里拒绝。比如大观园的婆子们虽是表面接受了劝告,实际上吃酒赌钱来得更凶。又如宝玉,当时就不接受劝告,且给宝钗以难堪。到了后三十回钗玉联姻之后,宝钗虽不负贾府掌权者的期望,对宝玉作过劝说,所谓“薛宝钗借辞含讽谏”,然而宝玉仍然不接受他的劝说或者说是讽谏。这在八十回书中有伏笔。那是在第七十八回,王夫人向贾母回话,说明因袭人能劝宝玉而挑之为妾后,贾母指出:“我深知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这个日夜监护着宝玉长了这么大的贾母,深知其爱孙的性格儿,他的预见,一一作者的伏笔,可信。宝钗的劝,虽曾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却转变不了封建主义叛逆者贾宝玉的人生道路,从而也就改变不了贾府没落的必然结果。

  宝钗的劝人“特长”,适应了贾府最主要的家世利益的需要,被安放在极为重要的宝二奶奶位置上,但是,最终仍然无济于事。这是封建社会末期,所有有作为的封建正统人物的共同悲剧。尽管他们的作为有利于封建阶级的统治,尽管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被安放到可以施展才能的岗位上,然而他们致力的事业与历史的发展趋势相背,都不能不以失败告终。它反映了封建阶级赫赫扬扬的日子,真个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了,一切补茸罅漏的努力,最终都是“可怜无补费精神”的。

【原载】 《红楼梦研究集刊》第6辑(1981年)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