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廿二回写贾母给宝钗作生日,定了一班新出小戏,昆弋两腔都有,还在贾母上房摆了几桌酒席。饭后点戏,贾母一定要宝钗先点,宝钗点了一折《西游记》。接着便叫凤姐点,“凤姐亦知贾母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便点了一出《刘二当衣》,贾母果真更又喜欢。”

  庚辰本在这几句上有两条朱笔眉批。一云:“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聊(寥)聊(寥)矣,不怨夫!”一云:“前批书(知)者聊(寥)聊(寥),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乎!”评者显然是畸笏叟。

  “凤姐点戏,脂砚执笔”究竟是一样什么事情呢?有的红学家认为在这里找到了脂砚参加写作《红楼梦》的铁证。他们把“执笔”解释为“撰稿”。正如我们在上面所引出的,有关凤姐点戏的文字只不过寥寥四句,如何非要脂砚斋来撰写呢?

  “执笔”承“点戏”而来,应当是同一事。凤姐本人不能和宝钗、黛玉、湘云、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等人相比,她是不识字的。第十四回写凤姐到宁府去办理秦可卿的丧事,“命彩明钉造簿册”,庚辰本上有朱笔眉批云:“且明写阿凤不识字之故。壬午春。”这条批语的作者显然也是畸笏叟。

  畸笏叟深知书中所描写的凤姐有生活中的原型,凤姐点戏这件事也有生活素材的根据。现实生活中那个凤姐的原型,也是一位不识字的妇女,她知道《刘二当衣》这出戏是热闹戏,有许多插科打诨,易得老人欢心。因此由她口授,而在她身边的脂砚曾经代为执笔,在戏摺上圈点。

  我们再看第廿八回,凤姐站在门前,见宝玉来,就笑道:“你来的好,进来,进来,替我写几个字儿。”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由此可知凤姐也曾叫宝玉充当她的执笔人。作为凤姐原型的那个妇女,情况也是相似的。

  这样解释,比起把“脂砚执笔”解为“脂砚撰稿”,似要妥当一点。质之高明,以为然否?

【原载】 《红楼梦研究集刊》第6辑(1981年)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