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以唐代为对照,唐诗中,“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盖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稳称身”……都是以首饰、华丽的装饰等突出美女的姿容;面容化妆也多种多样,有“春日凝妆上翠楼”、“云鬓花颜金步摇”的浓妆,也有“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的淡抹,甚至还有“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圆鬟无鬓椎髻样,斜红不晕赭面状”的 “时世妆”出现,真令“后现代”扮“酷”的“新新人类”都要自叹弗如。而时至明代,则转而推崇“一珠一翠,一金一玉”、“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等,如果女子佩戴了较多首饰,不是被评价为“簪钗行列,倒插满头,何异卖花草标”,就是“但见金而不见人……是以人饰珠翠金玉,非以珠翠金玉饰人也”;化妆则务求“微施粉泽,略染猩红”,否则,过分装饰,如“丹铅其面,粉藻其姿”,或者不讲究化妆方法,例如染唇,应“一点即成,始类樱桃之体,若陆续增添,二三其手,即有长短宽窄之痕,是为成串樱桃,非一粒也”则均为不雅。 

  值得注意的是,明文人对戴珠顶翠的否定并不是因为经济拮据,李渔就曾说过,“簪珥 不可不求精善”、“富之家,无妨多设金玉犀贝之属,各存其制,屡变其形,或数日一更,或一日一更,皆未尝不可”,至于妆容应该是何种模样,更是单纯的审美问题。可见在其时文人心目中,女子最美的妆饰效果就如淡墨写意画一般,重淡雅忌繁琐。

  唐代女性以丰满、健壮为美,保持天足,而大约从五代、宋以后,兴起缠足之风,在明代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社会风气,文人笔下不时能见到对“三寸金莲”的描绘与赞美,鞋袜也以烘托、装饰、强调小脚为目的。如“鞋用高底,使小者愈小,瘦者越瘦,可谓制之尽美又尽善者矣”等论调,与“妇人之体,宜窄不宜宽”、“妇人之腰,宜细不宜粗”等审美理想相统一。 

一群儒生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