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文人的审美趣味较之唐人风貌有了很大变化,主要表现之一就在于对服饰色调的偏好有所改变。如李渔《闲情偶寄》中的表述:“予尝读旧诗,见‘飘扬血色裙拖地’、‘红裙妒杀石榴花’等句,颇笑前人之笨。若果若是,则亦艳妆村妇而已矣,乌足动雅人韵士之心哉?”

  李渔生于晚明而主要活动于清代,博学广识却与仕途无缘,入清后更是绝意于做官,专心从事文化活动,很多思想观点依然与明代文人一致。《闲情偶寄》中重视女子服饰色彩的素淡,如“青之为色,其妙多端,不能悉数”、“吴门新式,又有所谓月华裙者,一裥之中,五色俱备,犹皎月之现光华也,余独怪而不取,人工物料,十倍常裙,暴殄天物,不待言矣,而又不甚美观”、“盖下体之服,宜淡不宜浓,宜纯不宜杂”,连用作首饰的花朵,都是“白为上,黄次之,淡红次之,最忌大红,尤忌木红”、“玫瑰,花之最香者也,而色太艳,只宜压在髻下,暗受其香”……在唐寅的《秋风纨扇图》、《李端端图》、陈洪绶《仕女图》等明代艺术作品中,也能屡屡发现文人的同声响应;再如前文之“春服宜倩,夏服宜爽,秋服宜雅,冬服宜艳;见客宜庄服,远行宜淡服,花下宜素服,对雪宜丽服”云云,除了冬装,无不强调“淡雅”、“端庄”等特点,而与之相应的色彩只能是素色,而且“艳”、“丽”色调的服装仅限于整体环境偏于黯淡的冬天,“天人合一”的境界其实是比春夏时的风貌更加素净,作者的审美理想由此可见一斑。 

  服装款式讲究程式化,突出女性“贞静”的韵味,这是表现之二。

鸳鸯与嫂子拌嘴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