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
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

    一
    
    在求解赤壁怀古诗的涵义时,很自然联想到苏东坡的赤壁怀古词。试作一番比较,不会影响“大江东去”的千古绝唱声誉,及其“词祖”的历史地位。但却有助于对红楼梦赤壁怀古诗诗义的诠释和领悟。
    两者相同或相似之处:
    1、两者都是去探访赤壁战役的赤壁遗迹而兴感述怀的。
    2、两者都未能亲眼看到赤壁遗迹。苏词的“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显然是听别人说的,他看到的只能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江景。而曹诗的“赤壁沉埋水不流”则坦白承认了看不见赤壁的怅望心情。
    3、两者都是乘舟前往探访的。苏词的“一樽还酹江月。”显然只能是乘舟者才可能有的豪举雅兴。曹诗的“徒留名姓载空舟。”说明了看不见赤壁真容后,赤壁名姓只能存留在乘舟者的心中或口上,还不是载空舟么。
    我们寻找出共同点,是为了更加清楚地欣赏苏词和曹诗的不同意境和不同特色。
    苏东坡和宋朝大多数知名文人一样具有国势衰微的心理重负。当他发出“大江东去,浪陶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样极富哲理的历史浩叹时,他仍然超脱不了渴望追求风流人物英雄业绩的时代情结。他十分向往“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那种无与伦比的胜利者的气度和心境。即使是早生华发,他还是要求千古江月为他的壮怀作证。
    这样,个别就成了一般,苏词完整而深刻地表述了我国多数文人超时空的共同心声,也就形成了弥久弥坚,不可动摇的民族精神传统。
    曹子的赤壁怀古诗,当然要另选主题,再创新境。我们知道,曹子生平所处的环境,是清朝盛世,虽然黑暗腐朽的封建统治,像铁铸一样发展到极致,但那已是延续近两千年封建统治的回光返照,内里百病丛生,矛盾重重,什么人物,什么方法都难以收拾了。只有亲历其境像曹子那样的大智者,才能洞穿其底细,识透其腐朽。
    在曹子的怀古诗中,你再也寻找不到对任何风流人物的追求和寄托了。而且无意区分一时的胜利者和失败者,他们统统和普通战士、芸芸众生一样,成为在人生旅途中游历一番的英魂。
    当然他也不看重历史事件的作用。即使在他专门寄怀赤壁战役的怀古诗中,他用的是“喧阗一炬悲风冷”“徒留名姓载空舟”这样含有否定性的诗句。
    人所共知:赤壁战役在军事上是以弱抗强,以少胜多的著名经典战役,而且是奠定三国分立局面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战略决战。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是放到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放到是否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步的天秤上;审视赤壁战役的历史作用,评说衡量其功过是非,就不那么容易了。虽然能举出种种正益和负损例证,也曾进行过治乱之争,分合之辩,到头来也还只是个霸权分割和王朝更替。
    历史的哲理就是这样销蚀掉,不只是赤壁战役,还包括许许多多历史事件附加的声誉和光彩。那么,如何解释人类社会历史总是在进步、发展这个客观事实呢?是什么力量推动历史前进呢?曹子在诗中指定为无限英魂。
    用无限这个哲理概念和英魂这个历史概念,并把他们结合起来,组成了个新颖而又深奥的词语,很值得品味。因为他能包容所有应当包容的部分,也能分离所有应当分离的部分。
    作者在第一回中,借贾雨村与冷子兴的议论,对无限英魂下了个一般定义:凡秉天地之正气者,不论是圣哲王侯,还是草莽匹夫,都应属于无限英魂范围。而秉天地之邪气者,不管你名声多么显赫,怎样狂霸一时,也都排除在无限英魂范围之外。这当然是极端地划分,实际上存在着正邪消长的中间状态。如书上所说:天地正气遇到邪气侵袭,互不相让,相互博击时秉赋于人,这人就成了亦正亦邪的过渡状态的人,而且数量很大,比比皆是。书中所列举的人物,大多是风流名士,应该是在正邪两气博击掀发、发泄一尽的过程中,正气压倒邪气的人,推理还应该有数量不小的邪气压倒正气的人。
    作者在短短的赤壁怀古七言绝句诗中,竟隐含着人生哲理,社会历史哲理以至于宇宙哲理这样的大观点,大道理的启示。如此我们才初步弄懂作者为什么郑重其事把赤壁怀古诗谜排在十首怀古诗谜首位,又为什么把十首怀古诗谜精心配置在原著中间位置的非同一般的用心了。
    作者在赤壁怀古诗中是不是敞开心扉,取诸怀抱,透露出创作红楼梦过程中的哲理思考和旨义构思呢?关于这个问题是,几乎所有的名家都发表过见解和议论。但始终未取得一致。有趣的是,凡是关于红楼梦哲理和旨义的探讨,可以举出红楼梦所有可能成为证据的言论。偏偏就是不分析十首怀古诗,特别是赤壁怀古诗。实在令人费解。这恐怕就是直到今天还得不出令人信服的、共识结论的一个原因吧!
    如果用赤壁怀古诗的一般涵义,观察一下历史:生生灭灭,起起倒倒,今日一个皇帝,明日一个皇帝;今日一个霸权,明日一个霸权;今日一个豪门,明日一个豪门。真是兴也忽焉,亡也忽焉。只剩下无限英魂的一些闪光亮点和他们的创造遗迹。
    作者在红楼梦中剖析一个家族的盛衰兴亡,是不是以具体实例明证这个历史哲理呢?是不是在更高的哲理层次上把握其创作红楼梦的进程呢?看来还需要深入探究。
    作者在红楼梦中塑造了数百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如何区分正邪、辨别善恶?用阶级分析方法,有简化之虞;凭个人好恶,又没有什么规矩。用秉赋天地正气和天地邪气区分,但是谁人能讲清楚何为天地正气?何为天地邪气?书上借贾雨村与冷子兴议论之口,只不过举出一些例证,读文天祥的“正气歌”,也还是根据人的一生所作所为,举出若干个盖棺论定的例证。是故对普通众生的正邪区分,常各据势利,各执其词,众说纷纷,莫衷一是。
    作者和所有文学艺术名家一样,是用典型环境塑造典型性格的,是从人的世事、人情经历中的行止见识来表现人的真性情,真面目的。作者生怕别人陷入世俗偏见,不能识别他所推崇、赞赏的人物。在书中作者先后提出了几条界标:
    首先是不说仕途经济之类的混账话。十年寒窗、考取功名曾是封建文人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唯一出路。但这条力争如何做封建统治奴才的道路,不只是蒙蔽真知,而且最能禁锢和扭曲人们的天性真情。作者让宝玉形象,坚决反对仕途经济。没有非凡的大见识,谁能树此界标。
    其次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在男权盛行的封建社会,男人常浸泡在世俗名利的污泥浊水中,自然近墨者黑,红楼梦中男人形象确实难得找出几个干净的,而且女儿出嫁后,也常被染被污,由正入邪,由真入俗,变坏了。作者不得已用此观点辨别正邪。切勿当作幼儿戏语。
    其三是太虚幻境那付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有无和真假从来就是哲学和科学探索不尽论证难明的范畴。作者开头就要求读者阅读红楼梦时,一定要进行有无和真假的分析和思辨。意在引导读者不要把假语当真言;不要把假象当实质。至于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处为有?可处还无?只能靠读者自己心领神会了。
    人生一世,自主范围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大。经历一番梦幻也罢,经历一番磨难也罢,能坚守天性真情,就能始终地如同金子一样闪光,成为无限英魂一分子。如果经受不起摧残和邪恶引诱,自愿或被迫扭曲其天性真情,那就只能沦落为社会历史的沉滓了。
    以上这些说法,能否站着脚,事关重大。即作者在赤壁怀古诗中是否透露了创作红楼梦的哲理总观,最为令人惊异的,是作者在红楼梦著作中逐步把这个哲理总观明示为尊重和维护宇宙造化规律这样十分新鲜而又十分深刻的命题。今天研究这个命题的哲学家,方兴未艾。很有可能这个命题是正在进行的哲学革命的先导和主题。
    
    二
    
    在猜解赤壁怀古诗谜底时,需要坚持在引言中所说明的三点要求;其一,因为赤壁怀古诗与红楼梦创作密切相关,那么赤壁怀古诗所隐喻的俗物谜底,必然与红楼梦创作过程相关。那个俗物一定存在红楼梦中较为重要的人物形象周围。其二,那个俗物一定能够具体而细微的显示和点化作者对赤壁战役这个历史事件的感怀和玄思。其三,那个俗物一定还能点化和启示红楼梦中某些重要的场景和情节,那是作者特意缅怀的往事。你必定会得到新的感受和领悟。
    这三条是出自红楼梦著作中的提示而推想的,猜解谜底时不应该忘记这个方向和思路。
    下面我们首先对组成俗物的物元的性质和状态进行分析。
    第一句,赤壁沉埋水不流。提出了赤壁和水两个物元。那个赤壁战役的赤壁,显然是经火烤过,其色发红,先是石头质地而后不断风化的泥沙岸壁,而且处于沉埋状态。另一个物元水是处在不流动状态,可解意为赤壁日久天长已被泥沙堙没,远离江流而不存大水流动的现象了。遍寻红楼梦著作中各种俗物,唯有炉灶的壁衬,是被火烤过,其色发红。十分巧合第一句诗的物元提示。
    第二句,徒留名姓载空舟。因为名姓指代赤壁无疑,所以也有赤壁和空舟两个物元。其意为沉埋的赤壁在空舟形状的底盘之上。也就是说,装有赤壁式炉衬的炉灶,具有舟形的底盘。
    第三句,喧阗一炬悲风冷。这里有火和风两个物元。赤壁战役的喧阗一炬,因时令东风之助而功成,却又经受不起历史巨风的清扫。俗物的喧阗一炬,因有冷风之助而得势,却仅为了抵御自然之风冷。选用悲字是两相宜的。
    第四句,无限英魂在内游。英魂无法直接判定为物元。根据红楼梦中宝玉几次关于化灰、化烟的说法,把生命机体消失后的灵魂与飞灰、飞烟等同起来。而且魂、灰同音。这样用谐音方法,可以把英魂读成烟灰,或者以其意解为飞灰。飞灰在内游动,说明俗物有内外之别,即俗物不仅有底盘而且有顶盖。
    综合赤壁怀古诗特意指明所有的物元性质和特征,可能断定所隐喻的俗物,必属火炉种类。再三查验其细节,皆一一吻合。但是火炉种类甚多,范围太泛。必有品种专指,方能符合作者的意图和要求。也才能说服自己并让别人信服。
    为此又回到红楼梦著作中,专门记录有关火炉的种类及其用场。因贾府生活是满汉文化的混合拼盘,为亲见满族生活习惯用具,也曾到沈阳清故宫细看其文物展览中火炉种类,其中有专为取暖用的各种手炉、脚炉等,造型小巧;有底有盖并有通风之孔,得到很多启发。
    后来再次研读赤壁怀古诗时,发现“徒留名姓载空舟”句中的徒字是唯一与火炉品种相关的关键字。因为“徒”有多义;不只作空的、白白、仅仅讲,还可指正在学习或有某种信仰的人,如学徒、信徒等。如果可以把徒作为人理解,不用手怎么能够留住这个俗物呢?而且什么样的俗物能够用手留住呢?答案已呼之欲出。因为徒手词常见,当仿照红楼梦中使用过的猜谜射覆方法,把徒字射为手字时。那就完全可以肯定赤壁怀古诗的谜底俗物,是火炉的一个亚种,手炉了。
    到此,所有的猜想和证据,都得到了兑现。即使其中有魂灰谐音和徒手射覆两条,属于选择性技巧,有一定偶然性。但这里的偶然性,是处在多种必然性的交叉点上。因此可以相信寻它千百度的谜底,就是手炉。
    前面曾试探分析过赤壁怀古排在十首怀古诗首位的用意,是因为赤壁怀古诗通过对赤壁战役的感怀,提示了一条非同寻常的哲理总纲。如果所隐喻的俗物谜底,恰恰是手炉,而不是其它任何东西。那么手炉是否能在基本神妙要义上浓缩显微这个哲理总纲呢?如果这个哲理总纲就是红楼梦创作的旨义总纲,那么手炉作为一种写作道具,能不能在红楼梦著作中巧妙而又清楚的点示出来呢?
    第一个问题,实在找不到资料的支持,只好以常理推论。第二个问题需要真凭实证,将单立章节去探求。
    手炉是火炉的一个亚种,先从火炉说起。
    火炉在人类生存、进化、发展过程中,立功甚伟。不只是增加了食物种类,扩大了营养来源。还冶炼出各种金属,助进了生产力发展;烧制出陶瓷、砖瓦等日常用具和建筑材料。
    火炉的伟大作用,使一些人产生了违背天理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如贪财的人奢望火炉能化石为金,而贪生的人则奢望火炉能烧炼出长生不老丹。这当然是邪魔外道,是邪气对天地正气的侵袭。结果是邪道不仅不能得逞,反而使方士们接触和发现了化学现象,推进了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即使十分通俗到如孙悟空在太上老君八卦炉中烧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例子,不是未伤一根毫毛,反而炼就了一付火眼金睛,能看透妖魔,识别正邪么。可见神话也不能违背火炉的天理。
    区区手炉作为火炉的代表,竟能生动地、传神地揭示赤壁怀古诗所蕴涵的哲理,妙灵相通,相互印证,浑若天成。真不知谁为云?谁为龙?
    迄今人们谈论人生经历时,总是爱用磨练、锻炼这样的词。企望人生在火炉中熔炼一番,除去私欲残渣,发扬正气精华。一旦达到炉火纯青时,即可进入思虑清纯,洞明天道,技艺精湛,功德圆满之理想境界。
    还有甚者,当一个计划,一个方案出台时,人们爱用出炉这个字眼。即指任何一个权力和智囊中心,提出计划和方案时,首先在炉内天地中,运筹权衡,反复炼制。一旦出炉,小则撑握先机,改变形势;大则改天换地,扭转乾坤。这里当然有顺天道,逆天道之别,同样有正邪之分。
    手炉这个俗物谜底,好多人看不上它,但是它有丰富的内涵,使人联想不尽,它的显微性、象征性、点化性很有说服力。是其它东西代替不了的。不过要完全证实它,还得见见真章。
    
    三
    
    手炉作为一种写作道具,在红楼梦著作中多次出现。现举出两个例子试探分析一下,看看能给读者们什么样的启示,顺便思索,品赏一下,作者所缅怀的红楼往事有何等样的深味。
    1、第一个例子在第六回。即小小人家乡村老妪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费了一番周折,见到了荣国府当家的凤姐儿的场景。这是红楼梦正传的开场画面。请细看原文: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统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炷儿拨手炉内的灰。平儿站在坑沿边,捧着一个小小的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风姐儿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
    在这一段文字中,除了感受到豪华服饰,富贵气派,以及豪门当家者的排场和声势外,还会有什么发现吗?有没有春秋笔法?能不能揭示出凤姐掌权的正邪本质?仅凭文字,一般人会认为这简直是肆意穿凿,无中生有!但脂批却不放过,偏要读者再三思索。
    在“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一句侧批是“至平实至奇,稗官中未见此笔”。不是一般的奇,是至奇,别人没有写过,就能证明是至奇么?句后夾批是“这一句是天然地设,非别文杜撰妄疑者”。断然否定随意杜撰,随手妄拟之说。天然地设则说其循天理而出,据实际而来。
    在“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地问道”此句侧批是“此等笔墨,真可谓追魂摄魄”。板儿在场,百般不肯作揖,未见落魄。刘姥姥照样哭穷,也未丢魂,那么是追谁之魂,摄谁之魄?
    当初真难以想到,脂批的信号竟如此曲折地延伸到赤壁怀古诗,而且只有解开了谜底,才能破解。信号一接通,自然真相大白。原来放在凤姐身边的手炉,象征他不只是一个普通管家,而是贾府内掌握乾坤的实权主帅,是既有后台,又有主将,既有军师,又有先锋的一支完整大军的主帅。可惜她所效力的是逆天道,反造化的邪恶势力。再看凤姐儿不经意地神情和动作,用铜小火箸儿拨手炉内灰,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当你知道炉灰象征的是英魂这个隐喻时,就很清楚刻划出了凤姐儿只手拨天、玩弄人们命运于手掌之上的邪恶真面目。
    凤姐聪明才智过人,生来未必不禀赋天地正气,且有若干表现,但由于她不能抵御邪气侵袭,由正转邪,不能自拔。是由于环境养化?权力腐化?还是自身异化?只能读者自己判断了。作者在凤姐正式露面场合,用至奇至妙的春秋笔法,点明其本质,余味深长。
    2、第二个例子在第八回。宝玉去薛姨妈家看望宝钗,是红楼梦揭幕的大场面。即是金锁和宝玉第一次成双出现,又是皆癞头和尚所赐之八字俗文,应时成对;既是冷香动意,又是暖酒化心。孤伶伶的黛玉摇摇而来,面对铺天盖地的黑云压城局面,她只有一掬真情的天尊至宝。且看她如何应对?如何驰城逐堑?请看一段原文:
    “黛玉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可巧黛玉的小丫环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她: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你会感觉到黛玉的机智聪明和灵牙利齿,但你解不开脂批再三提示的胸内有何种丘壑?很有可能被第八回标题诗中的半含酸所骗。被通常认为黛玉小气的俗见所误。
    如果和赤壁怀古诗的手炉谜底联系起来,思考黛玉怀抱手炉形象。你会突然感到黛玉的形象高大起来。在面对有强大无比的后台,又如此全副披挂,如此精锐的强敌,又在如此激烈的接触战中,黛玉怎能不应是怀抱乾坤,胸藏百万神兵,英勇无比的主帅呢!你看她快刀如风,所向披靡的威势;你看她反客为主,旁若无人的气魄,抿嘴冷笑间,不只和尚道士,就是皇帝老子也不在话下。
    一个弱女子,竟有这样惊天动地的大无畏精神,除了凭借天地造化所禀赋的纯净真情外,还能找出别的答案吗?
    赤壁怀古诗的谜底手炉,在红楼梦开场的两个大场景中,就这样给读者点示出两种力量的两个主帅。凤姐和黛玉两个人同样的绝顶聪明。同样的才智过人。一个手炉拨灰,猖狂弄权,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一个怀抱手炉,坚守真情,宁死不屈,赢得了三山独立名。两个主帅之间的对抗,并不仅仅是风平浪静的心计较量,而是在众多领域里表现为世俗权势.世俗偏见对人生真情.人性觉醒的摧残与扼杀。当然也存在坚守人生真情与人性觉醒的殊死抗争。可以说这种对抗,几乎遍布在红楼梦整个著作的主要脉络中。很有可能,这就是红楼梦文学艺术持久魅力之所在;是红楼梦哲理文化永远发光的光源。因为维护人类天性真情的艰难抗争,寄托着人类发展、进步的希望,也体现着宇宙造化规律不可违背的客观要求。
    古代哲人孟子和荀子关于人性善恶的争论,始终未有结论。因为在社会人范围,用充满世俗偏见的善恶标准去衡量评定世俗化的人,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如何说得清楚呢?今天人们的认识提高到宇宙造化的高度时,发现世俗的善恶标准,即使在动物身上也常常碰壁,大翻个儿。而不得不思考并承认宇宙造化禀赋于人的天性真情的正当性,合理性及其不可违背的客观规律性。
    令人敬佩不已的是,作者在黑暗如磐的岁月,竟能在污泥浊水中剥离出,凸显出人们的天性真情及其威力,并从其中悟明天地之道,悟明贯穿古今,支配一切的宇宙造化至理。在深厚博大的中华文化基础上,结出人类不朽哲理的智慧之果。令人惊叹!更令人振奋和自豪。
    原来警幻仙姑所说的“以情悟道, 守礼表情”八个字。竟然是直截了当点明红楼梦创作的主题旨义和哲理总纲。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赤壁怀古诗的谜底手炉,引导我们跋涉过奇峰险谷,登上了鸟瞰全貌的高地。还有一些点示,则属于主题展开的生动例证,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试。
    
    吕雷宏 2002年5月修改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红楼研究栏目  进入红楼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