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月光非常好。夜里一点多时,月食出现了。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完了从月既到生光的全过程。这是一个团圆的日子。很多人吃了月饼,但我没有。我的妻子和孩子又和我分离了。暑假里,妻子从北京回西安探亲,我们全家有过一次短暂的团圆。

    妻子早就计划回西安度假,但由于学业紧张,行期一拖再拖。后来终于确定了日期,说好了,我先回家把女儿接到西安,然后在西安等她。

    等待的心情兴奋而不安。11号强台风不期而至,电视里充斥着台风肆虐的报道。我关心天气,关心交通,这种惶惶的心情连五岁的女儿都看出来了。她问我,爸爸,你有心事?我说是的,爸爸有心事。所幸,台风终于过去了,妻子的归期也临近了。妻子在异地他乡很不容易,她说她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和她的感情,女儿才五岁,妻子倒有两年半不在她身边,她担心女儿和她不亲。我问女儿,你还记得妈妈吗?女儿老实说:我不记得了。我奇怪:妈妈不是有录像吗?不是还有照片吗?女儿说:我就是想不起来嘛,那又不是真的!这真是让我有点着急。那一天,正好有个外地的文友来西安看我,她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很喜欢我的女儿。突然我对女儿说:我问你,她是妈妈吗?女儿害羞地看看她,很有把握地说:她不是。我问:为什么呢?女儿想了想说:我妈妈9月3号才回来,她怎么9月2号就来了啦?

    9月3号。下午三点,我知道妻子已经降落在咸阳了。咸阳会有朋友去接她。然后她就会登上西咸高速公路的“快鹿”班车,如果顺利,她六点左右就会到达西安站。我和女儿去接她。车站人流如潮,我牵着女儿在人群里四处张望。一辆辆车到了站,但里面没有妻子的身影。我眼睛近视,担心错过她。我问女儿:妈妈到了你会认出她来吗?女儿这时倒说:我当然能认出来,我想不起她的样子,但我一比,我就能把妈妈挑出来了。女儿一直东张西望,但我知道小孩子是靠不住的,人那么多,她还那么矮小,她能看见什么呢?到了晚上八点,我生怕妻子已经被我们错过,她先回了家又没有钥匙,就急匆匆地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

    门外没有人,妻子还没有回来,我刚打开门,电话响了。是妻子的电话。她的车在上抛了锚,耽误了时间。她说,你带着女儿没方便,我自己回来吧。

    女儿明显地兴奋起来。在楼下等待的时间里,她一直不安分地跑来跑去。我们的宿舍大院正在施工,一连串暗淡的红灯挂成一线,照在伸向远处的大路上,工地此时已经沉寂下来,我照应着女儿,提醒她不要乱跑。那是个无月的夜晚,我担心凌乱的砖瓦碰着女儿。女儿抬着看着我,我看到她的脸上除了期待和兴奋,似乎还有一丝羞涩,一丝惶惑。毕竟,妈妈已经离开她一年多了。她见到妈妈会怎么样呢?即将到来的将会是一个生硬的见面吗?我不知道。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妻子远远的呼喊,看到了她纤细的身影。

    女儿愣了一下。我也有些慌乱。我蹲下身想对女儿叮嘱一点什么,但没等我开口,女儿已经像离弦的箭那样冲了出去!她喊着:妈妈!妈妈!   妻子看到了那个幽暗的光线下细小的向影。她扔下手中的包,张开双臂迎了上来。等我在后面赶到,母子俩已经紧紧地拥在了一起。女儿抱着妻子,一句话也不说。妻子在低声饮泣。我站在一旁,担心工棚里的民工看到这一幕,提醒他们说: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我放了心。不光为了妻子的平安归来,还因为女儿和妻子还是那么亲。妈妈仍然是妈妈,女儿仍然是女儿。这一点,时间和窨无法改变。

  亲情其实是一种本能,而本能的力量是无与伦比的。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殷谦    责任编辑:殷谦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殷谦栏目  尚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