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门上

  仁宗正月十四日御楼,遣中使传宣从官曰:“朕非好游观,盖与民同乐。”翌日,蔡君谟献诗云:“高列千峰宝炬森,端门方喜翠华临。宸游不为三元夕,乐事还同万众心。天上清光留此夜,人间和气阁春阴。要知尽庆华封祝,四十余年惠爱深。”《东斋录》

  李参少有吏材,仁宗奇之,殿柱题其名,有繁剧人所避者,必用参。自将作监簿擢至右丞、枢密直学士。元丰中卒。李师中以诗吊之曰“当年殿柱题名处”,盖为是也。《诗史》

  岭南谓村市为墟,柳子厚诗云:“青箬裹盐归洞客,绿荷包饭趁墟人。”《青箱杂记》

  夏文庄谪守黄州时,庞颍公为郡掾,文庄识之,优待。颍公有病,意谓不起,文庄亲视之,曰:“异日当为贫宰相,亦有年寿,疾非所忧。”颍公曰:“宰相岂得贫耶?”文庄曰:“一等人中贫尔。”故颍公后作退老诗曰:“田园贫宰相,图史富书生。”盖记此也。[《青箱杂记》]

  张侍郎师锡年八十,有《喜子登第》诗曰:“御榜今朝至,见名心始安。尔能俱中第,吾遂可休官。贺客留连饮,家书反覆看。世科谁不继,得慰二亲难。”张氏常有中甲科者,故有世科之语。[《青箱杂记》]

  张退傅文懿士逊、赵少保叔平概、张枢相升皆寿八十六,陈丞相文惠尧佐寿八十二,杜丞相正献衍寿八十一,富丞相文忠弼寿八十。文惠致政,退傅诗曰:“青云歧路游将遍,白发光阴得最多。”[同前]

  天圣中李康靖公若谷、庆历中邯郸公淑,皆知滑州。后八年,审言又知。前此,邯郸公迎康靖公到滑,康靖题诗于州廨曰:“滑守如今是世官,阿戎出守自金銮。郡人莫讶留题别,孙息期同住此看。”后审言刊石纪其事。同前

  元丰初,王伸效王建作《宫词》百首献之,颇有意思,诗云:“太皇生日最尊荣,献寿宫中未五更。天子捧觞仍再拜,宝慈侍立到天明。”宝慈,皇太后宫名。太后幸景灵宫,驾前露面双童女,诗曰:“平明彩仗幸灵宫,紫府仙童下九重。整顿珑璁时住马,画工暗地貌真容。”《古今诗话》

  张九龄在相位,有謇谔匪躬之诚。明皇怠于政事,李林甫阴中伤之。方秋,明皇令高力士持白羽扇赐焉。九龄作《归燕诗》贻林甫曰:“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暂来。岂知泥滓贱,只见玉堂开。绣户时双入,华轩日几回。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林甫知其必退,恚怒稍解。《明皇杂录》

  段文昌,广都县人,父以卖油为业。生而多智,长亦有文。常跨驴行,乡里笑之。三十年间,衣锦归蜀。蜀人赠诗曰:“昔日骑驴学忍饥,今朝忽着锦衣归。等闲画虎驱红旆,可畏登龙入紫微!富贵不由公祖解,文章生得羽毛飞。广乡再去应惆怅,犹有江边旧钓矶。”《鉴戒录》

  罗史君向,庐州人,不事产业,以至困穷。常投福泉寺随僧饭而已,其学未尝废。二十年间持节归乡里,及境,至僧房书壁曰:“二十年前此布衣,鹿鸣西上虎符归。行时宾从过前事,到处松杉长旧围。野老共遮官路拜,沙鸥遥认隼旟飞。春风一宿琉璃殿,惟有泉声惬素机。”同前

  雷州及海外琼崖多香木,夷民以为槽饲鸡犬。郑文宝诗曰:“沉檀香植在天涯,贱等荆衡水面槎。何必为槽饲鸡犬,不如煨烬向豪家。”《谈苑》

  建州山水奇秀,创寺落落相望。伪唐建安寺三百五十一,建阳二百五十二,浦城一百七十八,崇安八十五,松溪四十一,关隶五十二,仅千区。杜牧《江南》绝句云“南朝四百八十寺”,谓是也。

  刘经为虏政事舍人,来奉使,路中有野韭可食,味绝佳,作诗云:“野韭长犹嫩,沙泉浅更清。”并同前

  张弘靖三世掌纶诰,秉钧轴,杨巨源赠诗云:“伊陟无闻祖,韦贤不到孙。”时称其善与张家说家门。巨源燕居吟咏,年老得疾,头数摇,人言吟咏习成。《诗史》

  张镐少有大志,游京师,未始知名。嗜酒跌宕,人有邀之,策杖而往,大醉即归,言不及世务。杨国忠荐为右拾遗,不二年,由谏议大夫擢中书侍郎平章事。杜少陵云:“张公一生江海客,身长九尺须眉苍。召起遄遇风云会,扶颠始知筹策良。”正谓镐。

  王元之出守黄州,时苏易简榜下放孙何等三百五十八人,奏曰:“禹偁禁林宿德,累为迁客,飘泊可念。臣欲令榜下诸生罢集,缀马送于郊。”奏可。送过四短亭。诸生列拜于官桥。元之口占一绝付状元曰:“为我深谢苏公。”其诗曰:“缀行相送我何荣,老鹤乘轩愧谷莺。三入承明不知举,看人门下放诸生。”时诸亲友观望不敢私近,惟窦元宾执手于閤门曰:“天乎,天乎,得非命欤!”公以诗谢,其略曰:“唯有南宫窦员外,为余垂泪閤门前。”[《玉壶清话》]

  文潞公居伊、洛日,年七十八,同时中散大夫程珦、朝议大夫司马旦、司封郎中致仁席汝言,皆年七十八,尝为同甲之会,各赋诗。潞公诗曰:“四人三百十二岁,况是同生甲午年。占得梁园为赋客,合成商岭采芝仙。清谈亹亹风生席,素发飘飘雪满肩。此会从来诚未有,洛中应作画图传。”[《梦溪笔谈》卷十五]

  荆公罢相知金陵,有诗曰:“投老归来一幅巾,君恩犹许备藩臣。芙蓉堂下疏秋水,聊与龟鱼作主人。”再罢相,以会灵观使居钟山,又作诗曰:“乞得胶胶扰扰身,江湖波浪替埃尘。只同凫雁为闲侣,不与龟鱼作主人。”[《东轩笔录》卷六]

  荆公初拜相,以未谢,坐阁中不见客,一二门生侍坐,但见颦蹙不言,徐题诗于窗曰:“霜筠雪竹钟山寺,投老归欤寄此生。”放笔而起,人莫测其意。[《东轩笔录》]

  国朝内相服金带,朱衣一名前引。两府则金球文带佩鱼,朱衣二人,谓之重金。望两制久者,则曰:“眼前何日赤,腰下几时黄?”望两府久者,则曰:“眼赤何时两,腰黄甚日重?”

  熙宁中,高丽使人至京师求王平甫诗,有旨令京尹元厚之抄录以赐。厚之自诣平甫求新著。平甫以诗戏之曰:“谁使诗仙来凤沼?欲传贾客过鸡林。”

  福唐有老妪当垆,有举子谓妪曰:“吾能与尔致数十千。”乃令妪作酒帘,题曰:“下临广陌三条阔,斜倚危楼百尺高。”太守王祠部逵见之大喜,呼妪,与钱五千、酒一斛。盖诗乃王公《咏酒旗诗》,平生最得意者。

  大社二祭多差近臣。王禹玉在两禁二十年,熙宁间为翰林学士,复被差,题诗于斋宫曰:“邻鸡未动晓骖催,又向灵坛饮福杯。自笑治聋知不足,明年强健更重来。”[《倦游杂录》]

  关右人或作京师语音,俗谓之獠语,士大夫亦然。有太常博士杨献民,河东人。时鄜州修城,差望青砍木,作诗寄僚友曰:“县官伐木入烟萝,匠石须材尽日磨。”盖以乡音呼忙为磨也。士人而狥俗不典,可笑。[《倦游录》]

  魏仲先《赠莱公诗》曰:“有官居鼎鼐,无宅起楼台。”仁宗即位,北使至,赐宴,惟两府预焉。北使历视坐中,问译者曰:“孰是‘无宅起楼台’相公?”丁晋公令译者曰:“南方须大臣镇抚,寇公抚南夏,非久即还。”《古今诗话》

  元微之自会稽拜尚书左丞,到京未逾月,出武昌,诗赠夫人裴氏曰:“穷冬到乡国,正岁别京华。自恨风尘眼,看他远地花。碧幢还照耀,红粉莫咨嗟。嫁得浮云婿,相随即是家。”夫人答曰:“使门初拥节,御苑柳丝新。不是悲殊命,惟愁别近亲。黄鹂啼古木,朱履从清尘。想到千山外,沧江正暮春。”

  贞元中,李挚以宏词振名,与李行敏同姓,同年登第,又同岁及同门。挚答行敏诗曰:“因缘三纪异,契分四般同。”

  武宗怒一宫嫔,谓柳公权曰:“得学士一诗,当释之。”遂进诗曰:“不忿前时误主恩,已甘寂寞守长门。今朝却得君王顾,重入椒房拭泪痕。”

  柳公权从事未央宫,文宗谓曰:“有一喜事。边上赐衣久不时,今年二月已给。公可贺我以诗。”公权进诗曰:“去岁虽无战,今年未得归。皇恩何以报,春日得春衣?”

  严续仆射请韩熙载为父撰神道碑。珍货外,仍缀一姬为润笔。韩受姬。及文成,但叙谱系品秩及薨葬哀赠之典而已。续嫌之,乃封还,意其改窜。熙载亟以歌姬并珍赠还之。姬登车,书一绝于泥金双带云:“风柳摇摇无定枝,阳台云雨梦中归。他年蓬岛音尘断,留取尊前旧舞衣。”同前

  雄州安抚都监称宣事云:“虏中好乐天诗。闻虏有诗云:‘《乐天诗集》是吾师。’”

  白乐天一举登第,作诗曰:“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九人中最少年。”时年二十七。

  大和二年,崔郾侍郎东都放榜,西都过堂。杜紫微第五人登第,作诗曰:“东都放榜未花开,三十三人走马回。秦地少年多酿酒,却将春色入关来。”

  宝历中,杨嗣复相,具庆下继放甲榜。时先仆射自东洛入觐,嗣复率生徒迎于潼关,宴于新昌里第,元白在焉,皆即席赋诗。杨汝士诗后成,元白览之失色。诗曰:“隔座应须赐御屏,尽将仙翰入高冥。文章旧价留鸾掖,桃李新阴在鲤庭。再岁生徒陈贺宴,一时良史尽传馨。当时疏傅虽云盛,讵有兹筵醉醁醽!”汝士是日大醉,归谓诸子曰:“今日压倒元白。”

  何扶,大和元年登第,明年再捷,以一篇寄同年曰:“金榜题名墨尚新,今年依旧去年春。花开每被红妆问:何事重来只一人?”并同前

  紫阁山老僧文聪说,晏相来游山,猕猴万数遍满山谷。僧言未尝如此之多。晏诗寻添猕猴之句。《杂志》

  王沂公与李文定公连榜取殿魁,又相继秉钧轴。文定镇并门,公均劳逸本乡,作诗寄之,略曰:“锦标得隽曾相继,金鼎调元亦荐更。并土儿童公再见,会稽幢绂我先荣。”或曰:“如此名实,何由企及!”《续归田录》

  潘阆在舒州潜山寺为行者,题诗钟楼云:“绕寺千千万万峰,忘第二句顽童趁暖贪春睡,忘却登楼打晓钟。”孙仅为郡官,见诗曰:“此潘逍遥也。”告寺僧呼行者,潘已亡去。《贡父诗话》

  越州鳗井在应天寺。井在一盘石上,高数丈,井才方数寸,乃一石窍也,深不可知。徐浩诗云:“深泉鳗井开”,即此也。其来亦远。鳗时出游,人取之置衣袖间,了无惊猜,如鳗而有鳞耳。其大尾有刃迹,相传黄巢曾以剑砍之。凡鳗出,必有水旱疫疠之疾,乡人以此候之。(《笔谈》)

  学士院有双鹊,尝栖于西轩海棠枝上。每学士会食,必徘徊翔集于玉堂之上,略无惊畏,因谓之灵鹊。时或鸣噪,必有大诏令或宣召之事。故晁公见和诗云“却闻灵鹊心应喜”,并予宿直诗云“灵鹊先依玉树栖”。二诗出《枢庭集》。《金坡遗事》

  鼎州甘泉寺介官道之侧,泉甚佳,便于漱酌,行客无不留者。寇莱公南迁,题东槛曰:“平仲经此,望北阙,黯然而行。”未几,丁晋公又过,题西槛曰:“谓之酌泉礼佛而去。”后范讽补之安抚湖北,题诗曰:“平仲酌泉方北望,谓之礼佛向南行。烟岚翠锁门前路,转使高人厌宠荣。”《古今诗话》

  退傅张文懿晚春乘安舆出南薰门,缭绕都城,游金明池,抵宿诣宜春门入。关吏捧牌请官位。书云:“闲游灵沼送春回,关吏何须苦见猜!八十老翁无品秩,三曾身到凤池来。”同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