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谶门下

  孟津诗人李读字长源。一日自孟津访魏仲先曰:“数宿前有人在床下诵曰:‘行到水穷处,未知天尽时。’予斥其误曰,岂非‘坐看云起时’耶?答曰:‘此云安能起也?’兹必死期,故来相别。”痛饮数日而卒。《古今诗话》

  丁晋公总章圣陵事,翰林学士李维援其亲识为挽郎,恳请于晋公曰:“更在陶铸。”丁应声曰:“隔铸复陶铸,斋郎又挽郎。自然堪下泪,何必到斜阳!”未几丁败。

  张唐卿进士第一人登科,期集于兴国寺,题诗句于壁曰:“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有人续云:“君看姚晔并梁固,不得朝官未可知。”后果终于京官。

  赵嘏尝有诗云:“早晚粗酬身事了,水边归去一闲人。”止于渭南尉,以其精于诗,时谓之赵渭南,如韦苏州云。

  孙秀既恨石崇不与绿珠,又憾潘岳昔遇不以礼。复遭遇晋惠帝,遂同日收石崇、欧阳建、潘岳送市。石谓潘曰:“安仁复尔耶?”潘曰,“可谓‘白首同归’也。”潘《金谷集》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归。”亦其谶也。

  庾亮出石头城,百姓歌于岸上曰:“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飞鸟。庾公还扬州,白马牵旒旐。”果寻卒。

  来鹏诗思清丽,韦岫尚书常爱其才。游蜀,夏课卷中有云:“一夜绿荷风剪破,赚他秋雨不成珠。”识者以为不祥,是年果失志。

  丁晋公自崖召还,有《寄友人》诗曰:“九万里鹏重出海,一千年鹤再归巢。”句健意清。然议者曰:谓鹏处于海为得地,出海则失水;鹤返其巢,则不能翱翔矣。卒如其说。又扈从东封,尝闻奈何、黑水,人间阴狱也,感其事而为诗曰:“黑水溪旁聊驻马,奈何岸上试回头。高崖昏处是阴狱,须信人生到此休。”非佳兆也。

  丁晋公为侍中时,尝作诗曰:“千金家累非良宝,一品官高是强名。”未几夺爵籍没。初释褐为饶悴,同年白稹为判官。稹一日以片纸假缗伍镮于公,公笑日:“榜下新婚京国富室,岂无半千质物耶?惧我挠之故矫耳。”于简尾书一绝戏之曰:“欺天行止吾何有,立地机关子太乖。五百青蚨两家阙,赤洪崖打白洪崖。”朱崖之行兆于此。

  苏子美失意,秋日登苏之阎疑此字为阊。——恶人谷珠楼注门云:“年光冉冉催人老,云物涓涓又变秋。家在凤凰城阙下,江山何事苦相留!”又书其旁云:“江山留人也,人留江山也?”卒不用,亦诗之谶。

  郑毅夫罢禁林,行次南都遇雨,为二篇曰:“雨声飘断忽南去,云势旋生从北流。应料凉风消息近,萧萧已在树梢头。”又曰:“榴火烧空未拟休,忽惊快雨破清秋。晚云淡淡趁落日,只到楚江南岸头。”僧文莹见之,讶其气不振,解钱塘,赴青社,卒楚州。

  崔玄谏议有子名勉,与赵叔平同年登第,转大理评事。过天津桥坠马。时集贤韩公与赵同为开封府推官。韩,崔婿也。闻其坠马,遽往视之,但呕血不止。数日馆于韩舍,因作诗曰:“身随花露重,命逐藕丝轻。明朝风雨霁,归路在三清。”明日果卒,时有微风细雨。

  卢多逊方丱角,其父携就云阳观小学,与群儿见废坛上有古签一筒,竞往抽之为戏。多逊尚未识字,抽一签归示其父,词曰:“身出中书堂,须因天水白。登仙五十二,终为蓬岛客。”父见之,颇意以为吉兆。迨作相,与秦王事故败,始因遣堂吏赵白,遂窜南荒,卒于朱崖,年五十二。无一字之差。并同前

  严恽字子重,善为诗,尝有诗云:“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酒杯。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累举不第,卒于吴中。《南部新书》

  汝州刘廷芝,字希夷,苦篇咏,善为闺帷之作。诃哀多似古调,体势与时不合,遂不为人所重。希夷美姿貌,善弹琵琶,好酒色,落魄不拘常俗。为《白头吟》,忽作一联语曰:“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谁复在?”既而复叹曰:“我此语似谶。石崇曰‘白首同所归’,复何所异?”乃除之,复作二句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复叹曰:“死生有命,岂复由此!”乃并留前句作诗,后岁余为奸人所害。[《大唐新语》卷八]

  隋长寿年中,有郑州郑蜀宾,风流名士,颇善五言,蹉跎乡闾,不求闻达。垂挂冠,选授江左一尉。临去,宾友祖饯,至上东门,留别曰:“畏途方万里,生涯近百年。不知将白首,何处入黄泉!”酒酣自咏,声调哀蹙,合坐呜咽,卒于官。时人比之刘廷芝。同前

  寇莱公初为密学,方年少得意,偶撰《江南曲》,其句有“江南春尽离肠断,蘋满汀洲人未归”,“日暮江头一望时,愁情不断如春水”之类,音皆凄怆。末年果南迁。《拾遗》

  孙咸,不知何许人,而长于预知灾异,又善为诗。开宝初,客于九江,因游庐山,有诗留题九天使者庙云:“独入玄宫礼至真,焚香不为贱贫身。秦淮两岸沙埋骨,湓浦千家血染尘。庐阜烟霞谁是主,虎溪风月属何人?九江太守勤王事,好放天兵渡要津。”不逾数年,金陵板荡,九江重围,人受涂炭,并应此诗。咸后卒于南昌,众人弃尸于江中,溯流而上,咸异之。

  苏易简罢翰林学士以礼部侍郎知南阳日,年未四十,屡有闲冷之叹。有老僧独处外城古寺,通儒术,能诗,故公与诗曰:“憔悴今年三十六,与师气味不争多。”未几而卒。

  二宋以文章齐名天下。子京守蜀日作诗三百,名曰《猥稿》,有“碧云谩有三年信,明月空为两地愁。”后卒不入两地,人以为诗谶。

  王元泽少时作《白苎行》,有云:“君心莫厌频欢乐,请看云间日西入。”议者谓美则美矣,然日西光景无多,近乎谶。果不永寿。

  王鼎,湖湘人,字则之,多游江左,有洪州西山诗云:“林泉空有东西路,风月难寻十二家。”议者谓必无名第,后果然。尝作《鸂鶒》诗云:“栖息应难近小池,性灵闲雅众禽希。蒲洲日暖依花立,渔浦烟深贴浪飞。遗羽参差沾水沫,余踪稠叠印苔衣。晚来林径微风起,何处相呼着对归。”

  狄涣《孤雁》云:“更无声接续,空有影相随。”闻此句者皆云必无后,果如其言。并同前

  陈无己赋《高轩过》诗云:“晚知书画真有益,却怪岁月来无多。”不数月遂卒。《王直方诗话》

  秦少游绍圣初请外,以校勘为杭倅,方至楚泗间,有诗云:“平生逋欠僧房睡,准拟如今处处还。”诗成之明日,以言者落职监处州酒,人以为诗谶。

  东坡有《送戴蒙赴成都玉局观》诗云:“莫欺老病未归身,玉局他年第几人。”又有《过岭》一篇云:“剑南西望七千里,乘兴真为玉局游。”后卒于是观。

  方元修字时敏,一日与杨信祖、饶次守过余,坐中分题,人以姓为韵,而杨有“共约城南方”之句。后数日,录此唱和于前,忽有一同人读云“共钓城南方”,盖钓字以约字草不相辨而读者误之。时敏大以为恶。不三日,其父省中归,暴卒。后数月,其母亦亡。并同前

  范摅处士有子七岁,作《隐者》诗云:“扫叶随风便,浇花趁日阴。”方干闻之曰:“此可入室。”又作《夏景》诗云:“闲云生不雨,病叶落非秋。”干曰:“必不寿。”隔岁而卒。后有欧阳彬之子稚齿作《田父》诗云:“桑柘残阳里,儿孙落叶中。”廖凝见之曰:“可惜天才,同范氏之子!”寻亦卒。《郡阁雅淡》

  高若拙善诗,从诲辟于幕下,尝作《中秋不见月》云:“人间虽不见,天外自分明。”从诲览之,谓宾佐曰:“此诗虽好,不利于己,将来但恐丧明。”后果如其言。《大定录》

  王元之尝作《病鹤》云:“埋瘗肯同鹦鹉冢,飞鸣不到凤凰池。”其文学才藻登金门、玉堂不为难也。竟不至其地,见于是矣。《青琐集》

  张□字退翁,都下人,有《言怀》诗云:“命交随分乐,天赐一生闲。”场屋有声而不第,亦诗之谶。

  王寂,都下人,重信义,少然诺。尝抚剑铗为之歌曰:“人间冉冉混尘埃,身后身前事莫猜。早悟浮生都是梦,当时悔向梦中来。”又曰:“当年吁气谩如虹,回首都归冷笑中。翠玉峰前好归去,可怜三十二秋风。”时寂年三十二。明年,寂知事莫非前定,笑出都门而去,至太行驿舍暴卒。在仕者遂葬于西崦下。并同前

  徐振甫,兴化军人,居朝京门外。未第时谶曰:“折着屋,烂着椽,朝京门外出状元。”振甫将第而门果坏。黄裳道夫,南剑州人,家居龙沟,未第间有谶曰:“掘龙沟,出龙头。”道夫将第而沟果修浚。兴化军有壶公山,谶云:“壶公山若断,莆田朱紫半。水绕壶公山,此时方好看。”蔡君谟兴水利灌民田,引水绕壶公山,登第者比,前在朝廷者半朱紫矣。《搜神秘览》

  韩魏公起堂于北池上,效乐天,因名曰醉白堂。五月堂成,公赋诗二篇,其一卒章云:“《霓裳》时事非吾事,且学熏酣石上眠。”自尔寝疾,以六月二十五日薨,此诗遂为绝笔。既而神庙遣使特为石藏以葬,始悟“石上眠”之句若谶云。公薨,士大夫恨勋德之难名,知与不知,皆为泫然而叹曰:“天何不为我留欧阳公为魏公作志文而后死也!”《韩魏公别录》

  郑毅夫守杭,题僧文莹所居壁云:“西湖频送客,绿波舟楫轻。春入萝径静,浪花翻远晴。”又云:“东风江云北飞燕,同寄青春不相见。”又《题杭郡阁》云:“雨影横残红,秋容阴映日。寒江带暮流,晓角穿云出。峰藏翠如织,宿鸟去无迹。封书寄所怀,聊托金门翼。”时颇讶其气象不远。后解杭麾,将赴青社,以病泊舟楚州而卒。其语已兆于先矣。《玉壶清话》

  郑毅夫登科,尝作诗曰:“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或人云:“一日长安花看尽,意已足矣。”毅夫终于内相,亦其谶也。《云斋广录》 《青箱杂记》为孟东野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