讥诮门中

  苗台符十六岁,张读十八岁,同年登科,为郑宣州幕。尝列题于西明寺之东庑,或窃注之曰:“一双前进士,两个阿孩儿。”

  李煜作江罗亭,四面栽江梅花,作艳曲歌之,韩熙载和云:“桃李不须夸烂漫,已输了风吹一半。”时淮南已归周。

  赵嘏,浙人。有美妾,洎计偕,母不许携行。会上元节为鹤林之游,帅见之,掩为己有。明年,嘏荣归,以诗感之曰:“寂寞堂前日又薰,阳台去作不归云。当时闻说沙吒利,今日青蛾属使君。”帅闻遣归。

  李商隐依彭阳令狐楚,以笺奏受知。后其子绹有韦平之拜,浸疏商隐。重阳日,义山造其厅事,留题云:“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郎君位重施行马,东閤无因得再窥。”绹见之惭恨,扃闭此厅,终身不处。

  袁筠婚萧楚女,言定未几,擢进士第。罗隐以一绝刺之云:“细看月轮还有意,定知青桂近嫦娥。”

  林和靖傲许洞,洞作诗嘲之云:“寺里掇斋饥老鼠,林间咳嗽病猕猴。豪民送物鹅伸颈,好客窥门鳖缩头。”

  章郇公性简静,尝为开封府试官,出《人为天地心赋》。举子曰:“先朝曾试。”遽别出一题曰《教犹寒暑》,既非致思,举子又上请:“此题出《乐记》,教乃乐教也。上在谅阴而用乐事,恐非便。”方纷纷不已,无名子作诗嘲曰:“武成庙里沽良玉,夫子门前卖簸箕。唯有主司章得象,往来寒暑未曾知。”时南庙试《良玉不琢》,国学试《良弓之子必学为箕赋》。并同前

  韩退之《弥明传》云:尝与文友会宿,有老道士形貌怪异,自通姓名求宿,言论甚奇,既饮酒,众度其不能诗,因联句咏炉中石鼎将以困之。首唱曰:“妙匠琢山骨,刳中事调烹。”至弥明,自云不善俗书,人多不识,乃遣人执笔砚,吟曰:“龙头缩囷蠢,豕腹胀膨朜。”坐客尽惊。会人思竭不能复续,弥明连促之。坐中有欲吟,其声凄苦;弥明句中侮之曰:“仍于蚯蚓窍,更作苍蝇声。”须臾倚壁睡,鼻息如雷,坐客异且畏之。《古今诗话》

  光化中,罗隐佐两浙幕,同院沈嵩得新榜,封示隐,隐批一绝于纸尾曰:“黄土原边狡兔肥,犬如流电马如飞。灞陵老将无功业,犹忆当时夜猎归。”

  贞元中,太府卿韦渠牟、金吾李齐运皆宠贵,荐人多得名位。时刘师老穆寂皆应科目,渠牟主穆寂,齐运主师老。会齐运对,顺宗嗟其羸弱,许以致仕而归,师老失据。无名子嘲曰:“太尉朝天升穆老,尚书倒地落刘师。”刘禹锡曰:“名场崄巇如此。”

  王文惠相府中病,尤好释氏,时有人作诗曰:“谁谓调元地,翻成养病坊。但见僧盈室,宁知火燎房。”

  卢肇、黄颇皆宜春人,颇富于财而肇苦贫,与颇同赴举,复同日登途。郡守独饯颇于邮亭而遣肇。明年肇状元登第归,郡守会肇看竞渡。肇即席作诗曰:“向道是龙刚不信,果然夺得锦标归。”太守大惭。

  韦蟾左丞至长乐驿,见李玚给事题名,因书其侧云:“渭水春山照眼明,希仁何事寡诗情?只应学得虞姬婿,书字才能纪姓名。”

  刘鲁风,江西投所知,为典谒所阻,因得一绝曰:“万卷书生刘鲁风,烟波千里谒文公。无钱乞与韩知客,名纸生毛不为通。”

  范鲁公质举进士,和相凝爱其程文,以自登第旧在十三人,谓鲁公曰:“公之词业,合在甲选,暂屈十三人传老夫衣钵可乎?”鲁公谢之,后果至宰相,亦且相继。门生有献诗者云:“从此庙堂添故事,登庸衣钵亦相传。”

  李郁尚书为荆南从事,有朝士寄书,字体殊恶,李寄诗曰:“华缄千里到荆门,章草纵横任意论。应笑锺张虚用力,却教羲献谩劳魂。惟堪爱惜为珍宝,不敢留传示子孙。深荷故人相爱处,天行时气许教吞。”言堪作符也。并同上

  北齐卢思道聘陈,设宴联句作诗,先唱者讥北人云:“榆生欲饱汉,草长正肥驴。”谓北人食榆,吴地无驴,故有此句。思道即续之曰:“共甑分炊饭,同铛各煮鱼。”谓南人无义,同炊异馔也。吴人愧之。《谭薮》

  洛阳有谭歌妇人杨苎萝,能辩言,有才思,杨凝式侍郎以侄女呼之,怜其聪慧也。时有僧云辨者,有文,善能讲经,善应对,若祀祝之辞,随名位高下对之三十字如宿思。少师尤重之。长寿二年五月,云辩讲对歌者,忽有蜘蛛于檐前垂丝而下,正对少师与云辩前。少师笑谓歌者曰:“试嘲得着,奉绢五匹。”歌者不思,应声嘲之,意不离蜘蛛戏之云辩,云辩体充肚大不能行。少师见诗绝倒,大叫:“和尚将绢五匹。”云辩惭且笑,与绢五匹。诗嘲蜘蛛曰:“吃得肚罂撑,寻丝绕寺行。空中设罗网,只待杀众生。”《洛阳旧闻》

  至和间,有数达官以诗知名,常慕乐天体多得于容易。曾有一联云:“有禄肥妻子,无恩及吏民。”有人戏之曰:“昨日通衢,遇一辎軿车载极重,羸牛甚苦,岂非足下妻子乎?”闻者传以为笑。《欧公诗话》

  向文简在延州,尝有诗云:“四时常有烟棚合,三月犹无菜甲生。”又有人《嘲同州》诗云:“三春花发惟樗树,二月莺啼是老鸦。”《杂志》

  徐州云水山人张天骥,不远千里见朱定国于钱塘,爱其中风物,遂欲徙家居焉。春尽思归,以诗戏之云:“羡公飘荡一孤舟,来作钱塘十日游。水洗禅心都眼净,山供诗笔总眉愁。雪中乘兴真聊尔,春尽思归都罢休。何事却寻朱处士,种鱼万尾桔千头。”《纪诗》

  闽人廖复,天禧二年求荐,天府下,挝鼓讼之,覆考再收,省试又下。湖人凌景阳因复讼之,亦再收高第,遂登科。士子作诗嘲复曰:“细思堪恨廖贤良,论中科名属景阳。啼得血流无用处,为他人作嫁衣裳。”朱定国《续归田录》

  景祐中,有轻薄子以古人二十字诗益成二十八字嘲诮曰:“仲昌‘故国三千里’,宗道‘深宫二十年’。殿院‘一声《河满子》’,龙图‘双泪落君前’。”龙图,王博文也,尝更大藩,镇开封府,知三司使。一日对上前,因叙扬历之久,不觉泪下。殿院,萧定基也,为殿中侍御史,与韩魏公、吴春卿、王君贶同发解。开封举人作《河满子曲》嘲之,因奏事,仁宗问之,令诵一遍。王宗道为诸王教授及讲书凡二十余年,不求进用。仲昌者,章郇公之仲从子,论科场不公,奏闻,牒归建州。当时以为虽用古人诗句,而切中一时之事,盛传以为笑乐。《东斋录》

  丁晋公与杨文公游处宴集,必有诙谐之语,复皆敏于应答。一日台谏攻文公,因晚俟晋公之门,方伏拜,晋公亟谓文公曰:“内翰拜时髭击地。”文公随声答曰:“相公坐处幕瞒天。”盖杨美髭髯而丁第方盛设帷幕,因互相讥也。《有宋佳话》

  太尉田重进起于戎行,晚年好道术,喜黄白。有拣停兵士张花项衣道服,以其项多雕篆,目之为花项。又引道士为同志,前后所用钱帛悉资之无少违,久而无成。忽一日云出采药,八月当成。晚大醉归,重进问尊师从来,饮何遽醉。花项微笑:其实不饮,昨日见一仙流。向西顶礼。重进问何人。花项恭肃低言即吕洞宾。谓曰:重进武人,好事如此,此人有寿,今已有微疾,田微染风痾,某当暂届少药疗之。田大喜曰:“重进粗人,何销神仙下降?”且曰:“何时至?”花项曰:“此月十五日夜三更必至。吕不欲多见人,望太尉于射亭张设,用好新裀褥,静室燃香,鲜果好酒。”后至五更,重进久患风,折腰艰难。重进方欲责花项虚诞,外报尊师门大开,囊箧般运已尽。重进惭恨,鸣指曰:“无良汉,无良汉!”自是不复信。时有无名人献诗一首以笑之,永兴军人尚能念诵。诗曰:“或作黄金或作银,热人好幸搏尖新。一朝狂惑田重进,半夜扳迎吕洞宾。呆汉出门时引领,黠儿得路已潜身。虽称两个无良汉,笑杀长安万万人。”《洛阳旧闻》

  湖南徐仲雅与李宏皋、刘昭禹齐名,所业百余卷并行于世。《耕夫谣》一首云:“张绪逞风流,王衍事轻薄。出门逢耕夫,颜色必不乐。肥肤如玉洁,力拗丝不折。半日无耕夫,此辈总饿杀。”《雅言杂载》

  周颛处士,洪儒奥学,偶不中第,旅浙西,从事欢饮,惟昧于章程,座中皆戏之,有赠诗曰:“龙津掉尾十年劳,声价当时斗月高。惟有红妆回舞手,似持霜刃向猿猱。”周和曰:“十载文场敢惮劳,宋都回鹢为风高。今朝甘伏花枝笑,任道樽前爱缚猱。”《南唐近事》

  庐山道士体貌魁伟,饮酒啖肉,居九天使者庙,有双鹤因风所飘,憩于庙庭。道士惊喜,自谓当赴上天命,令山童控而乘之,羽仪清弱,不胜其载,毛伤骨折而毙。翌日驯养者知,诉于公府。处士陈沆嘲之曰:“啖肉先生欲上升,黄云踏破紫云崩。龙腰鹤背无多力,传语麻姑借大鹏。”《南唐近事》

  李山甫诗名冠于当代,过乌江《题项羽庙》云:“为虏为王尽偶然,有何惭见渡江船。平分天下犹嫌少,可要行人赠纸钱?”又《赠宿将》云:“校猎燕山经几春,雕弓白羽不离身。年来马上浑无力,望见飞鸿指似人。”

  任谷富有经术,隐居于洛以俟召命。未降蒲轮,乃躬到京访知己,有朝官戏赠曰:“云间应讶雁书迟,自到京中探事宜。从此见山须合眼,被山相赚已多时。”后至补衮。[《幽闲鼓吹》]

  曹确、杨收、徐商、路岩同秉政,时有诗嘲之曰:“确确无余事,钱财总被收。商人都不管,货赂几时休?”《南部新书》

  方干为徐凝所器重,尝有诗云“押得新诗草里论”,反语云“村里老”,所以诮凝。《古今诗话》

  贾岛为长江簿,除一少年为代,而不欲赴。张蠙为诗刺之曰:“少年为理但公清,鸿渐行中是去程。莫恨长江为短簿,可能胜得贾先生?”《鉴戒录》

  晋宋以来,始置员外郎,掌省事,弥重其选,时议以比部郎中,虽品卑而望美。省中诸郎不自员外郎拜者,谓之“土山头”,言不历清资,便拜高品,有似长征兵士便授边远果毅。景云中,赵谦光自彭州司马入为大理正,迁户部郎中,不历员外郎。户部员外郎贺若涉曾戏之曰:“员外由来美,郎中望不优。谁知粉省里,翻作土山头?”谦光答曰:“锦帐随情设,金炉任意熏。惟愁员外置,不应列星文。”时人以为奇句。《雍洛灵异小录》

  陆海县渔人张仪于海上见铜莲花趺,送长安北寺,与大兴善寺阿育王金象大小正同。后有异僧云:“天竺阿育王象忽失所在,时有僧梦云:‘吾出河东,为高理所得。’僧在阿育王寺,故特远来寻理。”引僧入寺,僧故放光,僧云:“有圆光,寻之必至。”咸安年间,合浦人董崇之因采珠见海底有异光,取获圆光奏上。晋简文帝使施象上,宛然正同。台上有西域古书,胡僧求那跋摩识之,梵书也。云是阿育王第四女所造。隋文帝载入内道场,梁武帝太极殿寺遭火,东明观道士李荣戏咏曰:“道善何曾善,云兴又不兴。如来焚亦尽,唯有一群僧。”识者虽以荣诗为能,亦因减其声。《闲居诗话》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