讥诮门下

  大中元年,魏扶知礼闱,入贡院题诗曰:“梧桐叶落满庭阴,锁闭朱门试院深。曾是昔年辛苦地,不将今日负前心。”及榜出,为无名子削为五言诗讥之。《南部新书》

  先天中,王上客为侍御史,自以才望当在前行,忽除膳部员外郎,微有恨惋,吏部郎中张思咏曰:“有意嫌兵部,专心望考功。谁知脚踜蹬,几落省桥东。”盖膳部在省最东北隅也。

  赵璘仪质么陋,第名后赴姻礼,傧相以诗嘲之曰:“巡关虽傍樗蒲局,望月还登乞巧楼。第一莫教娇太过,缘人衣带上人头。”又曰:“不知元在鞍桥里,将谓空驮席帽归。”又曰:“火炉床上平躯立,便与夫人作镜台。”

  崔立言高退,隐茅山,善谑浪,为诗赠营妓敦庞者曰:“瓦棺寺里逢行迹,华岳山头露掌痕。不须惆怅愁难嫁,待与将书问岳神。”瓦棺寺有大佛迹,岳神大人。又醉中谑浙西廉使曰:“山夫留意向丹梯,连帅邀来出药畦。常见浙东夸镜水,镜湖元在浙江西。”并同上

  《太平广记》言杜牧为宣州幕,有酒妓肥大,牧之赠诗曰:“盘祖当时有远孙,尚令今日逞家门。一车白土将泥脸,十幅红绡补破裈。瓦棺寺里逢行迹,华岳山头见掌痕。不须啼哭愁难嫁,待与将书问岳神。”与此同,未知孰是。

  张唐卿进士第一人及第,期集于兴国寺,题壁云:“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有人续云:“君看姚晔并梁固,不得朝官未可知。”后果终于京官。《笔谈》

  惠崇诗自负有“河分冈势断,春入烧痕青”。时人或有疑讥其犯古者,嘲之曰:“河分冈势司空曙,春入烧痕刘长卿。不是师兄多古句,古人诗句似师兄。”《闲居诗话》

  元居中作宿守,郡有官妓小苏善歌舞,幼而聪慧,元守甚怜之。一日宴罢,令就座客关彦长求诗。关善诙谐,即当时名公也,得诗云:“昔日闻苏小,今朝见小苏。未知苏小貌,得似小苏无?”由是以此自负,相传以起声,士大夫从此作诗甚众。洎长大,数年间体丰修长,未免尚语此。苏子瞻出知湖州,亦来乞诗。苏书与之云:“舞腰窈窕,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宛转,声散半天风雨寒。”此石曼卿《古松》诗,遂为士大夫笑。《泗上录》

  曹唐、罗隐同时,才情不殊。罗曰:“唐有鬼诗。”或曰:“何也?”曰:“水底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唐曰:“罗有女子诗。”或曰:“何也?”曰:“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此盖罗《牡丹》诗也。卢瓌《抒情》

  贾岛狂狷行薄,执政恶之,故不与选。裴晋公于兴化作池亭,岛诗曰:“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蔷薇花谢秋风起,荆棘满庭公始知。”人皆恶其不逊。《古今诗话》

  胡旦秘监性褊躁,丧明,居襄阳,爱讥郡政。夏英公常师事之。及公贵达,胡尚以青衿视公。公出镇襄阳,时一造焉。一日谓公曰:“读书乎?”曰:“郡事少暇,比只作得一《燕雀诗》。”胡曰:“试举之。”曰:“燕雀纷纷出乱麻,汉江西畔使君家。空堂自恨无金弹,任尔啾啾到日斜。”自尔少戢。

  蔡君谟守福唐,会李太伯与陈烈于望海亭,以歌者侑酒,方举板一拍,陈惊怖越席,攀木逾垣而去。李作诗曰:“七闽山水掌中窥,乘兴登临到落晖。谁在画桥沽酒处,几多鸣橹趁潮归。晴来海色依希见,醉后乡心积渐微。山鸟不知红粉乐,一声檀板便惊飞。”盖讥其矫也。

  梅圣俞过扬州,宋公序送鹅,作诗谢云:“尝游凤池上,曾食凤池萍。乞与江湖客,从交养素翎。”公序得诗不怿。(并)同前

  乾符末,有客寓于广陵开元寺,不为僧所礼,以笔题门而去:“龛龙去东海,时日隐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僧众皆不能详之。独有沙弥能解,众问其由,则龛龙去矣有合字;时日隐矣有寺字;敬文不在苟字也;碎石入流沙卒字也。此不逊之言辱我曹也。众僧大悟。沙弥乃懿皇朝云皓供奉也。[《桂苑丛谈》]

  《长沙六快诗》,致仕屯田王揆作也。六人谓帅周沆、漕赵良规、宪李硕、刘舜臣、倅朱景阳、许玄。诗略曰:“湖外风物奇,长沙信难续。衡峰排古青,湘水湛寒绿。舟楫通大江,车轮会平陆。昔贤官是邦,仁泽流丰沃,今贤官是邦,刳啖人脂肉。怀昔《甘棠》化,伤今猛虎毒。然此一郡内,所乐人才六:漕与二宪僚,守连两通属。高堂日暮会,深夜继以烛。帏幕皆绮纨,器皿尽金玉。歌喉若珠累,舞腰如素束。千态与万状,六人欢不足。因成《快活诗》,荐之尧舜目。”余数联猥不可录。揆与樊太博立里闬交素,俱老于故乡而林泉相依,以二疏自高。谤诗既出,捕樊以胁之。樊义薄无守,悉以游从之事卖之,以求苟免而希赏。狱具讟谤削籍,立以告发加秩,昂然拜命,略无三褫之羞。训词云:“为尔交者,不其难乎?”《湘山野录》

  皇甫松著《醉乡日月》三卷,自叙之云:“松,丞相奇章公表甥,然不荐举。”因襄阳大水,遂为《大水变》极言诽谤,有“夜入真珠室,朝游玳瑁宫”之句。丞相有爱姬名真珠。[《摭言》卷十]

  张曙、崔昭纬,中和间西川同举,相与谒日者问命,时曙自恃才名籍甚,人皆呼为将来状元,崔亦分居其下。无何,日者殊不顾曙,惟目崔曰:“将来万全及第。”曙有愠色,曰:“郎君亦及第,但崔家郎君拜相,当于此时过堂。”既而曙果以怆恤不终场,昭纬首冠,曙以诗刺之曰:“千里江山陪骥尾,五更风水失龙鳞。昨夜浣沙溪上雨,绿杨芳草为何人!”崔不平之。会夜饮,崔以巨觥饮张,拒之,崔曰:“但吃,待我作宰相,与你取状元。”张拂衣而出,因不叶。后七年,崔自内大廷拜,张于后三榜裴公下及第,果于崔公下过堂。并同上 [《唐摭言》卷十一]

  崔珏佐大魏公幕,与副车袁充不叶,公俱荐之于朝,崔拜芸阁校仇。纵舟江浒,会有客以丝桐诣公,公善之而迎珏至,公从容为客请一篇。珏方怀拂郁,因而发泄所蓄为诗:“七条弦上五音寒,此艺知音自古难。惟有河南房次律,始终怜得董亭兰。”公不怿,崔大惭恚。[《摭言》卷十一]

  元微之在浙东时,宾府有薛书记,饮酒醉,因争令,以酒器击伤微之,由是遂去幕,乃作《十离诗》为献。诗云:“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有人怜。无端咬着亲情脚,不得红丝毯上眠,”《犬离家》“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笔离手》“云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马离厩》“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更唤人。”《鹦鹉离笼》“出入朱门未忍抛,有人常爱语咬咬。衔泥秽污珊瑚簟,不得梁间更垒巢。”《燕离巢》“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都缘一点瑕相污,不得终宵在掌中。”《珠离掌》“戏跃莲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轮钩。无端摆断芙容朵,不得清波更一游。”《鱼离池》“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趁高晴。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而今臂上擎。”《鹰离韝》“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贞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出,不得垂阴覆玉堂。”《竹离亭》“铸泻黄金鉴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为遭无限尘蒙污,不得华堂上玉台。”《鉴离台》元公诗曰:“马上同携今日杯,湖边还拂去年梅。年年只是人空老,处处何曾花不开。歌咏每添诗酒兴,醉酣还命管弦来。樽前百事皆依旧,点检唯无薛秀才。”《摭言》 《鉴戒录》有薛涛上连帅《犬离家》《鱼离池》《鹦鹉离笼》《竹离丛》《珠离掌》五诗。谓薛书记,不知孰是。

  赵昌言为枢密副使,时陈仪与董俨俱为三司盐铁副使,胡旦知制诰院,尽同年生,俱少年,为一时之俊。梁颢又尝与同幕。五人者旦夕会饮于枢第,茶觞壶矢,未尝虚日。每乘醉,夜方归。金吾吏逐夜候马首声喏。仪以醉鞭指其吏曰:“金吾不惜夜,玉漏莫相催。”都人谚云:“陈三更,董半夜。”《玉壶清话》

  张文潜尝作《齐安行》,词甚不美,末云:“最愁三伏热如甑,北客十人九人病。百年坐死回中州,千金莫作齐安游。”而潘邠老,黄人也,为作解嘲云:“为邦虽陋勿雌黄,我曾侍立苏公旁。见公颜色不憔悴,不似贾谊来江湘。它州虽粗胜吾州,无此两公相继游。”《王直方诗话》

  王令逢原,广陵人,既见知于舒王,声誉赫然,时附丽之徒望风伺候,守牧冠盖日满其门,进誉献谄,初不及文字间也。逢原厌之,大署其门云:“纷纷闾巷士,看我复何为?来即令我烦,去即我不思。”意有知耻者,而干谒不衰。

  东坡号思聪诗为《水镜集》,又作序赠之云:“聪能为水镜,以一含万,则书与诗当益奇。吾将观焉,以为聪得道深之候。”及聪来京师,种种不进,有人戏之云:“水镜年来亦太昏。”

  张文潜作《大旱诗》云:“天边赵盾益可畏,水底武侯方醉眠。”时人以为几于“汤潯右军”也。并同上

  晋刘道真遭乱,于河侧牵船,见一老妪摇橹,道真嘲之曰:“女子何不调机弄杼,因甚旁河摇橹?”答曰:“丈夫不跨马挥鞭,因甚旁河牵船?”又尝与人草中同盘共饮,见一妪将两小儿过,并着青衣,嘲之曰:“青羊引双羔。”妇人曰:“两猪共一槽。”道真无以对。《因话录》

  唐宋国公瑀不解射,九月九日赐射,瑀箭俱不着垛,一无所获。欧阳询咏之曰:“急风吹缓箭,弱手驭强弓。欲高翻复下,应西还又东。十回俱着地,两度并擎空。借问谁为此,只应是宋公。”萧瑀封宋国公。后帝见此诗,谓瑀曰:“此乃四十字章疏也。”由是与询有隙。《太平广记》

  东皋子王勣字无功,有《杜康庙碑醉乡记》,备言酒德。广陵人刘虚白擢进士第,嗜酒,有诗云:“知道醉乡无户税,任他荒却下丹田。”世之嗜酒者,苟为仲尼之徒,得无为诰戒乎?《北梦琐言》

  李度,显德中举进士,攻诗,有“醉轻浮世事,老重故乡人”之句,人多诵之。王朴为枢密,以此一联荐于申文炳知举,遂擢为第三,人或嘲曰:“主司只选一联诗。”《玉壶清话》

  寇文公尝与张洎同省,一日作《庭雀诗》讥洎曰:“少年挟弹多狂逸,不用金丸用蜡丸。”盖讥洎顷在江南重围中而与李煜草诏内于蜡丸中追上江救兵之事也。洎不免强颜附之,后稍亲昵。同上

  龚彦和谪化州,持不杀戒,日夜礼佛,对客虮虱满衣领,不恤也。邹志完嘲曰:“衣领从教虱子缘,夜深拜得席儿穿。道乡活计君知否,饥即须餐困即眠。”《冷斋夜话》

  崔日用为御史中丞赐紫。是时佩鱼须有特恩,内宴,中宗命群臣撰词,曰:“台中鼠子直须谙,信足跳梁上壁龛。倚翻灯脂污张五,还来嚼带报韩三。莫浪语,其王相。大家必若赐金龟,卖却猫儿相报上。”中宗命以金鱼赐之。《本事诗》

  秦韬玉,京兆人,父为左千牛将军。韬玉有词藻,工长短歌,有《公子行》曰:“阶前莎绿毯不卷,银龟喷香挽不断。乱花织锦柳捻丝,妆点池台画屏展。主人功业传国初,六亲联络驰朝车。斗鸡走狗家世事,抱来皆佩黄金鱼。却笑儒生把书卷,学得颜回忍饥面。”为田令孜擢用,未几岁至丞郎。《摭言》

  陈文亮,闽人。少为浮屠,后入王氏幕下,终遇害。僧文彧有诗赠之曰:“闻学汤休长鬓髭,罢修禅颂不披缁。龙盂虎锡安何处?象简银鱼得几时!宗炳社抛云一榻,李膺门醉酒千卮。莫言谁管你闲事,今日尘中复是谁?”文亮为僧尝为诗云:“谁管你闲事,尘中自有人。”故文彧讥之也。及遇害,文彧复吊之云:“不知冥漠下,今似鹧鸪无?”为文亮尝《代迁客吟鹧鸪诗》云:“毛羽锦生光,江南是你乡。四山声欲合,迁客路犹长。相应隈丛竹,低飞近夕阳。就中汨罗岸,非细断人肠。”《雅言系述》

  王禹锡字元圭,行第十六,与东坡有姻。尝作《贺知县喜雨诗》云:“打叶雨拳随手重,吹凉风口逐人来。”自以为得意。东坡见之曰:“十六郎作诗,怎得如此不入规矩?”禹锡云:“盖是醉中所作。”异日又将一大轴呈坡,坡读之云:“尔复醉耶?”[《王直方诗话》]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