诙谐门下

  兵部李内相涛,唐宗室子,自河阳令一举状登科,小字社翁,每于班行中多自名焉,其坦率如此。翰林月给内酝,兵部尝因春社寄翰林一绝云:“社翁今日没心情,为乏治聋酒一瓶。恼乱玉堂将欲遍,依希循到第三厅。”其笔札遒丽,自成一家之妙。俗传社日酒治耳聋,故有是句。[《古今诗话》]

  颜师古解霍去病“穿域蹋鞠”云:以皮为之,实以毛,蹴踏为戏也。颜时鞠乃如此,至后唐已不同。归氏子弟嘲皮日休曰:“八片尖斜砌作球,火灰撏了水中揉。一包闲气如常在,惹踢招拳卒未休。”

  仁宗朝试《山海天地之藏赋》,长沙进士陈说同进士出身,谒乡人胥偃内翰,因举其赋。胥曰:“赋颇佳,但其间贴故事少耳。”说归作诗曰:“紫宸较艺集英聪,作赋方知尚欠功。事内少它些子铁,殿前赢得一堆铜。黄绸被下夫人暖,青琐窗中学士空。寄语交朋须细认,主司头脑太冬烘。”

  卢延逊五举方登第,尝作诗云:“狐冲官道过,犬刺客门开。”租庸张相每诵之。又曰:“饿猫临鼠穴,馋犬舐鱼砧。”成中令激赏之。又曰:“栗爆烧毡破,猫跳触鼎翻。”王忠懿爱之。卢尝谓人曰:“平生投谒公卿,不意得猫儿狗子力也。”

  梅圣俞与谢氏世姻。师直小字锦衣奴,圣俞作诗戏之曰:“古锦裁诗句,班衣戏坐隅。木奴今正熟,肯效陆郎无?”师直方十岁,读诗而悟。

  石曼卿登第,有人讼科场,覆考落者数人,曼卿在焉。方兴国寺期集,符至,追所赐敕牒,余人皆泣而起,独曼卿解靴还使人,露体戴幞头,笑语终席。次日放黜者例受三班借职,曼卿作诗曰:“无才且作三班借,请俸争如录事参。从此免称乡贡进,且须走马东西南。”并同上

  王梵志诗曰,“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每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且为馅草,当使谁食之?为易其后两句云:“预先着酒浇,图教有滋味。”《东坡诗话》

  冯衮牧苏州日,多纵饮博,因大胜,以所得均与座客,吟云:“八尺台盘照面新,千金一掷斗精神。合是赌时须赌物,不堪回首乞闲人。”《雅言杂载》

  李绅相镇广陵,有少年甚疏简,来谒。晤对间言,白尚书先寄元相公诗云:“闷劝迂辛酒,闲吟短李诗。”且曰:“辛大性迂嗜酒丘度,李二十短而能诗。”少年,即丘度子也。谓李公曰:“小子每忆白廿二丈诗曰:‘闷劝平昔酒,闲吟廿丈诗。’”李曰:“辛大有此狂儿,吾敢不存旧乎?”《云溪友议》

  崔涯、张祜为一时狂友,好嘲谑。尝戏赠营妓曰:“虽得苏方木,犹贪玳瑁皮。怀胎十个月,生下昆仑儿。”又曰:“布袍披袄火烧毡,纸补箜篌麻接弦。更有一双皮屐子,纥梯纥榻出门前。”又嘲李端端云:“黄昏不语不知行,鼻似烟囱耳似铛。犹把象牙梳插鬓,昆仑山上月初生。”端端得此诗而惭,遂往见二子,再拜请曰:“端端祗候三郎六郎,伏望哀怜。”乃重为一绝云:“觅得骅骝备绣鞍,善和坊里取端端。扬州近日浑成错,一朵能行白牡丹。”前嘲乃解。又尝为杂嘲曰:“二年不到宋家东,阿母深居僻巷中。含泪向人羞不语,琵琶弦断倚屏风。”“日暮追来香阁中,百年心事一朝同。寒鸡鼓翼纱窗外,已觉恩情逐晓风。”又悼人诗云:“赤板桥西小竹篱,插花还似去年时。淡黄衫子都无了,肠断丁香画雀儿。”

  曹州酒纠云娘瘦瘠而善歌,李宣古嘲之曰:“何事实堪悲,云娘只首奇。瘦拳抛令急,长嘴出歌迟。只怕肩侵鬓,唯愁骨透皮。不须当户立,头上有钟馗。”

  复州凌岩梦《桂州筵上赠胡子女诗》云:“自道风流不可扳,那堪蹙额更颓颜。眼睛深似湘江水,鼻孔高于华岳山。舞态岂能安掌上,歌声应不绕梁间。孟阳死后今千载,犹有家人觅往还。”并同上

  杨叔宝,强人也。尝为荆门幕,时虎伤人,杨就虎穴磨巨崖大刻《戒虎文》如韩文公《遣鳄鱼文》。其略曰:“呜呼尔彪,出境潜游。”改官于郁州,以书托知军赵定打《虎文》数本,书言岭俗庸犷,欲以化之,仍有诗曰:“日将先圣《诗》《书》教,暂作文翁守郁林。”守遣人打碑,次日本耆申:磨崖树下大虫咬杀打碑匠二人。荆门止以耆状报叔宝。《湘山野录》

  薛逢晚年厄于宦途,策羸赴朝。值新进士缀行而出,时进士团所由数十人,见逢行李萧然,前道曰:“回避新郎君。”逢冁然,即遣价语之曰:“报道莫贫相,阿婆三五少年时,也曾东涂西抹来。”《摭言》

  许孟容进士及第学究登科,时人嘲之曰:“锦袄子上着蓑衣。”

  张处士祜《柘枝诗》曰:“鸳鸯钿带抛何处,孔雀罗衫属阿谁?”乐天呼为问头诗。祜矛盾之曰:“鄙薄问头之诮,所不敢辞,然明公亦有《目连变》,《长恨歌》云:‘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都不见。’岂不是《目连变》耶?”并同上

  王中令既平蜀,捕余寇与伍队相远,饥甚,乃入一村寺中。僧醉甚箕踞,公怒欲斩之,僧应对不慑。公奇而释之,问求蔬食。云:“有肉无蔬。”公益奇之。馈以蒸豚头,食之甚美,公喜问僧:“止能饮酒食肉耶?为有它伎耶?”僧自言能诗,公令赋《蒸豚诗》,操笔立成,诗云:“嘴长毛短浅含膘,久向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更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贮,软熟真堪玉箸挑。若把膻根来代并,膻根只合吃藤条。”公大喜,与紫衣师号。乃蜀中诗僧。《百斛明珠》 [《冷斋夜话》卷二]

  韩玉汝治秦州尚严,去官,人语云:“宁逢暴虎,莫逢韩玉汝。”孙临滑稽,尤善对。或问曰:“莫逢韩玉汝当以何对?”临应声曰:“可怕李金吾。”天下以为口实。“可怕李金吾”,乃杜诗全句。同前

  石介作《三豪诗》略云:曼卿豪于诗,永叔豪于文,杜默师雄豪于歌。永叔亦谓默云:“赠之三豪篇,而我滥一名。”默之歌少见于世,初不知之,后闻其篇云:“学海波中老龙,夫子门前大虫。”皆此等语,甚矣,介之无识也。永叔不为嘲诮之者,此公恶争名且为介讳也。吾观杜默豪气,正是京东学究饮私酒,食瘴死牛肉,醉饱后而发之者也。作诗之狂争至于卢仝、马异极矣。若更求奇,便作杜默也。《志林》

  幼时,里人程建用、杨咨、家弟子由会草舍,天雨联句六言,程曰:“庭松偃盖如醉。”杨曰:“夏雨新凉似秋。”轼云:“有客高吟拥鼻。”子由云:“无人共吃馒头。”皆绝倒,已四十余年矣。同上

  聂宗义,建隆初为学官,河洛之师儒也,赵韩王尝拜之。郭忠恕使酒咏其姓玩之曰:“近贵全为聩,扳龙即是聋。虽然三个耳,其奈不成聪。”宗义应声答曰:“勿笑有三耳,全胜畜二心。”忠恕大惭。《云溪友议》 [《玉壶清话》卷二]

  赵成伯家宴,造之无由,辄欲效颦,而酒已尽,入夜不欲烦扰,戏作小诗求数酌而已。诗曰:“道士令严难继和,僧御帽小却空回。隔篱不欲邻公饮,抱瓮惟防吏部来。”

  赵成伯家有姝丽,仆忝乡人,不肯开樽,徒吟春雪,谨依元韵以当一笑云:“绣帘朱户未曾开,谁见杨花落镜台。试问高吟三十韵,何如低唱两三杯?莫嫌衰鬓聊相映,须得纤腰妙共回。知道文君共青琐,梁园赋客敢言才?”俗云,检验雪压秀才,衣带上有《雪诗》三十韵。又世传陶谷学士买得党太尉家故妓,过定陶,取雪水烹团茶,谓妓曰:“党太尉应不识此。”妓曰:“彼粗人,安有此景?但能以销金暖帐下浅斟低唱吃羊羔儿酒尔。”谷愧其言。答来句罪过之义,取贷而已。《玉局遗文》

  仆少好种松,过泗上,与杜子师出山中,子师求予种松法,欲之都梁山中,戏作二绝云:“露宿泥行草棘中,十年春雨养髯龙。如今尺五城南杜,欲问东坡学种松。”“君方扫雪收松子,我已开榛得伏苓。为问何如插杨柳,明年飞絮落浮萍?”同上

  元丰中,晁无咎诗极有声,无己以诗戏之曰:“闻道新文能入样,相州红缬鄂州花。”盖是时方尚相州缬鄂州花也。晁尧民子损之云。《王直方诗话》

  刘讽参军宿山驿,月明有女子数自屋后来,命酌庭中,歌曰:“明月清风,良宵会同。星河易翻,欢娱不终。绿樽翠杓,为君斟酌。今夕不饮,何时欢乐?”此《广记》所载诗也。山谷曰:“当是鬼中曹子建所作。”东坡亦以为然。又有一篇云:“玉户金缸,愿侍君王。邯郸宫中,金石丝簧。郑女卫姬,左右成行。纨绮缤纷,翠眉红妆。王欢转盼,为王歌舞。愿得君欢,长无灾苦。”苏公以为“邯郸宫中,金石丝簧”,此两句不唯人少能作,而知之者亦极难得耳。皆醉中为余书此。张文潜见坡谷论说鬼诗,忽曰:“旧时鬼作人语,如今人作鬼语。”二公大笑。

  高愈主簿云:“东坡云,世间事勿笑为易,惟读王祈大夫诗不笑为难。祈尝谓东坡云:有《竹诗》两句最为得意,曰:‘叶垂千口剑,干耸万条枪。’坡云:‘好则极好,则是十条竹竿一个叶儿也。’”

  以道云:“初见东坡词云:‘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退唇红。’便知此老须过海。”余问:“何耶?”以道曰:“只为古今人不曾道到此,须罚教远去。”

  吴贺迪吉者,抚州人,一日载酒来余家,并召刘夷季、洪龟父、饶次守辈。酒酣颇纷纷,龟父先归,作一绝题于余书室曰:“再为城南游,百花已狂飞。更堪逢恶客,骑马风中归。”次守既醒,作十七字和云:“当时为举首,满意望龙飞。而今已报罢,且归。”盖龟父是年自洪州首荐,自今上初即位无廷试也。

  山谷既饭素,在馆中时多食东华门碗脱蒸饼。后徙黔南,王定国寄之以诗云:“北海未常尊有酒,冯欢“欢”当作“讙”。——恶人谷珠楼注何止食无鱼。黔州碗脱无蒸饼,自合官称削校书。”

  张文潜在一时中人物最为魁伟,故陈无己有诗云:“张侯魁然腹如鼓,雷为饥声酒为雨。”又云:“要瘦君则肥。”山谷云:“六月火云蒸肉山。”又云:“虽肥如瓠壶。”而文潜卧病,秦少游又和其诗云:“平时带十围,颇复减臂环。”皆戏语也。

  刘季孙景文公,顷年王安石使对“念兹在兹,释兹在兹,名言兹在兹。”季孙对之以“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安石大笑。并同上

  往岁江行阻风,沿岸野步,望云岭而去,忽有兰若甚多,僧院睹客来皆扃门不纳。独有一院,大敞其户,见一僧翘足而眠,以手书空,顾客不介意。窃思曰:“书空有换鹅之能,翘足类坦腹之事。此必奇僧。”直入造之,僧虽强起,全不乐客。客不得已而问:“先达有诗曰;‘书空翘足睡,路险侧身行。’和尚其庶几乎?”僧曰:“贫道不知许事,适画房门振匙样。”客不辞而去。《桂苑丛谈》

  梁周翰在太宗朝为馆职,真宗即位,乃除知制诰。柳开赠诗曰:“九重城阙新天子,万卷诗书老舍人。”梁与朱昂、杨大年同在禁掖,大年年未满三十,而两公皆老,数见慢侮,不能堪。即好谓大年曰:“公毋侮我,此老亦将留与公耳。”朱闻之,背面摇手腋下谓梁曰:“莫与他。”大年之没不及五十也。《闲居诗话》

  晋郝隆为蛮府参军,三月三日作诗曰:“娵隅跃清池。”桓温问娵隅为何物。答曰:“蛮名鱼为娵隅。”桓曰:“何为作蛮语?”隆曰:“千里投公,始得一蛮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世说》

  卢家有子弟,年暮而犹为校书郎,晚娶崔氏女。崔有词翰,结缡之后,微有嫌色。卢因请诗以述怀为戏。崔立成曰:“不怨檀郎年纪大,不怨檀郎官职卑。自恨妾身生较晚,不见卢郎年少时。”《南部新书》

  李建勋镇临川日,九江帅周宗以书求日近器用仪注,或阙,欲辍临川者。李乘醉批一绝句云:“偶罢阿衡来典郡,固无闲物可应官。凭官为报周公道,莫作循州刺史看。”《南唐近事》

  李巽字仲权,累举不第,乡人侮曰:“李秀才应举,空去空回。不知甚时席帽得离身?”巽亦不校。登第后,乃遗乡人诗曰:“当年踪迹困泥尘,不意乘时亦化鳞。为报乡闾亲戚道,如今席帽已离身。”盖因国初犹袭唐,士子皆曳袍重戴,出则席帽自随。《青箱杂记》

  梅圣俞《河豚诗》曰:“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河豚于此时,贵不数鱼虾。”刘原甫戏曰:“郑都官有《鹧鸪诗》谓之郑鹧鸪,圣俞有《河豚诗》当呼为梅河豚也。”《古今诗话》

  《云台集》有郑谷《鹧鸪》全篇云:“暖戏烟芜锦翼齐,品流应得近山鸡。雨昏青草湖边过,花落黄陵庙里啼。游子每闻征袖湿,佳人才唱翠眉低。相呼相唤湘江阔,苦竹丛深春日西。”同上

  郑毅夫榜,明州人周师厚以名极低,只压得陈传一名,自赋诗曰:“举眼不堪观郑獬,回头犹喜得陈传。”朱定国《诗话》

  唐僧法轨形容短小,开讲于寺,与李荣议论,往来数番,僧旧作一诗咏李荣,于高坐上诵之云:“姓李应须礼,名荣又不荣。”李应声曰:“身长三尺半,头毛犹未生。”四坐伏其辩捷。《启颜录》

  经生多不省文章。尝一邑有两人同官,其一或举杜荀鹤诗称赞“也应无处避征徭”之句。其一难之曰:“此诗失矣,野鹰何尝有征徭乎?”举诗者解曰:“古人有言,岂有失也?必是当年科取翎毛耳。”《贡父诗话》

  颍州张龙图尝见州牒押字多团下拽一画。有人云:“押字有如蒸饼样。”张应声曰:“为官怜似面糊团。”有同人自言近年云:“须鬓恰如骢马色。”张曰:“文章依旧草驴鸣。”《雍洛灵异记》

  包贺多为鄙俗之句,至于“枯竹笋抽青橛子,石榴树挂小瓶儿”。又云:“雾是山巾子,船为水靸鞋。”又云:“棹摇船掠鬓,风动水捶胸。”虽好事者托以成之,亦空穴来风之意。

  王伸知永州,为人耽于酒色,其宴乐往往自早至暮不之止,忧制素冠,有素患六指者嘲之云:“鸳鸯未老头先白。”应声曰:“螃蟹才生足便多。”时人以为名对。

  崔橹酒后于虔州陆郎中坐上甚狂,以诗谢之曰:“醉时颠蹶醒时羞,曲蘖催人不自由。叵耐一双穷相眼,不堪花卉在前头。”

  闽人黄通累举不第,后该恩历官数任,年六十犹欲锁厅,或嘲之曰:“剩员主武艺,老妓舞《柘枝》。”

  李义府尝作诗曰:“镂月为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雪态,好取洛川归。”有枣强尉张怀庆好窃人文章,有诗曰:“生情‘镂月为歌扇’,出性‘裁云作舞衣’。照鉴‘自怜回雪态’,来时‘好取洛川归’。”时人诮之曰:“活剥张昌龄,生吞郭正一。”

  宋莒公判馆事,督诸馆职必至,而刁景纯数日不来,莒公使人邀之,加之诮让。王原叔改杜少陵《赠郑广文》诗云:“景纯过官舍,走马不曾下。蓦地称朝归,便遭官长骂。”

  “柳州柳太守,种柳柳江边。柳馆依然在,千株柳拂天。”后南中丞至黔南,人嘲之曰:“黔南南太守,南郡在云南。闲向南亭畔,南风变俗谈。”并同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