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门

  鼓吹部中有拱辰管,即古人之叉手管也。太宗赐今名。边军捷回则连队抗声凯旋,乃古之遗音。其词往往皆市井鄙俚语。沈存中在鄜延时制十数曲,令士卒歌之,云:“先取西山十二州,别分子将到衙头。始看秦塞低如马,渐见黄河直北流。”“天威卷地过黄河,万里羌人尽扑歌。莫堰横山倒流水,从教西去作恩波。”“马尾胡琴随汉车,曲声犹自怨单于。彤弓莫射云中雁,归雁如今不寄书。”“旗队浑如锦绣堆,银装背傀打球回。先教净扫安西路,待向河源饮马来。”“灵武西凉不用围,番家总待纳王师。城中半是山西种,犹有当时干吃儿。”《古今诗话》

  乾祐中,国乐有米嘉荣、何戡,近有陈不谦,不谦之子意奴。三十年中,绝不闻善唱,盛以拍弹行于世。拍弹起于李可及,懿宗朝有恩泽,曲子《别赵十》《哭赵十》之名。刘梦得与米嘉荣诗云:“三朝供奉米嘉荣,能变新声作旧声。如今后辈欺前辈,好染髭须学后生。”又《自贬所归京闻何戡歌》云:“二十年来别帝京,重闻天乐不胜情。旧人唯有何戡在,更令殷勤唱《渭城》。”《卢氏杂记》

  《搢绅脞说》载《卢氏杂记》曰:“歌曲之妙,其来久矣。国乐有米嘉荣、何戡、田顺郎,妇人有永新娘、御史娘、柳青娘、张红娘,皆一时之妙也。近有陈不谦子意奴。三十年来绝不闻善歌者,盛以拍弹行于世。拍弹起于李可及,懿宗恩泽最厚,有《别赵十》《哭赵十》之名。”又与田顺郎诗曰:“清歌不是世间音,玉殿常闻称帝心。惟有顺郎皆学得,玉声尤出九重深。”与御史娘诗曰:“天下能歌御史娘,花前月底奉君王。九重深处无人见,独把新声传顺郎。”白公《听田顺歌》曰:“戛玉敲冰声未停,嫌云不过入青冥。安得黄金满衫袖,一时抛与断肠声。”[《卢氏杂说》]

  咸通中丞相姑臧公拜端揆日,自梁移镇淮海。郡寡胜游之地,且风亭月观,既以荒凉,于戏马台连玉钩道开创池沼,建亭台既毕,号曰赏心。浙右小校薛阳陶监押度支,运米入城,公喜其姓名,试询之,果是旧人。及问往日芦管之事,因朱崖、陆畅、元、白所撰歌篇一轴,公益喜之。以芦管于兹亭奏之。其管绝微,每一筚篥管中常容三管,声声如天际自然来,大佳之,亦赠一篇,略云:“虚心纤质雁衔余,凤吹龙吟定不如。”赠与甚丰,授其子牢湓倅。[《桂苑丛谈》]

  明皇乐工奔迫江潭间,于湘中采访使筵上唱云:“红豆生南国,秋来发几枝。赠公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又云:“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征人去日殷勤嘱,归雁来时数寄书。”皆摩诘所作也,至今梨园歌焉。坐中皆惨然,时明皇思幸蜀也。《云溪友议》

  《霓裳羽衣曲》,刘禹锡诗云:“三乡陌上望仙山,归作《霓裳羽衣曲》。”王建诗曰:“听风听水作《霓裳》。”乐天诗注云:“开元中西凉府节度使杨钦远造。”郑嵎《津阳门诗》注云:“叶法善常引明皇入月宫闻仙乐,及归但记其半,遂以笛写之。会钦远进《波罗门曲》与声调相符,遂以月中所传为散序,钦远所进为腔,号《霓裳羽衣曲》矣。”

  江南大理卿成文幼,精为词曲,尝作《谒金门》云:“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李璟闻之,召而谓之曰:“卿职在典刑,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文幼顿首。[《古今诗话》]

  江南冯延巳善为歌词,晏元献尤善,公所为歌词不减冯也。乐府《木兰花》句都是七言,晏诗云:“重头歌咏响璁琤,入破舞腰红乱旋。”重头、入破,皆弦管家语也。[《中山诗话》]

  张子野郎中善歌词,常作《天仙子》云:“云破月来花弄影。”士大夫皆称之。子野初谒欧公,迎之坐,语曰:“好云破月来花弄影,恨相见之晚也。”有谓张子野曰:“人皆谓公为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之为张三影?”客不谕。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押卷花影;柳径无人,坠风絮无影:此平生得意句也。”

  林和靖工于诗文,善为词,尝作《点绛唇》云:“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乃草词尔,谓终篇无草字。[《古今诗话》]

  鼎州沧水驿有《菩萨蛮》云:“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梯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曾子宣家有《古风集》,此词乃太白作也。《古今诗话》

  古人饮酒,皆以舞相属。至于献寿樽者,往往亦舞。长沙王小举袖,云:“国小不足回旋。”唐太宗自起舞属群臣。古人淳质,舞以达欢欣,不必臻妙合度,故人人可为之。张燕公曰:“醉后欢更好,全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李白诗曰:“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寒。”今时舞者皆必欲曲尽奇妙,又耻效乐工艺,亦不复如古人常舞矣。《贡父诗话》

  《水调》第五遍五言调声最愁苦,故乐天诗曰:“五言一遍最辛勤,调少情多似有因。不会当时翻曲意,此时肠断为何人!”旧说《水调》《河传》,隋炀帝将幸江都宫时所制。曲成奏之,声韵悲切,炀帝喜之,乐工王令言闻而止之,谓其弟子曰:“不返矣。”后竟如其说。或诘其何知,曰:“《水调》《河传》但有去声。”《搢绅脞说》

  何满子,开元中犯罪系狱中撰此曲。白乐天云:沧州人姓何名满子,鞠狱者愍而为奏之,明皇弗许,竟坐。白乐天曰:“世称何满是人名,临就罪时曲始成。一曲回音并八叠,从头总是断肠声。”《脞说》

  商玲珑,余杭之歌者。白公守郡日与歌曰:“罢胡琴,掩瑶瑟,玲珑再拜当歌出。莫为使君不解歌,听唱黄鸡与白日。黄鸡催晓丑前鸣,白日催人酉后没。腰间红绶系未稳,照里朱颜看已失。玲珑玲珑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元微之在越州闻之,厚币来邀,乐天即时遣去,到越州住月余,使尽歌所唱之曲,即赏之。后遣之归,作诗送行兼寄乐天曰:“休遣玲珑唱我词,我词都是寄君诗。却向江边整回棹,月落潮平是去时。”[《脞说》]

  秦少游在处州,梦中作长短句曰:“山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  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杳不知南北。”后南迁北归,逗留藤州,终于光华亭。时方醉起,以玉盂汲泉欲饮,笑视而化。《冷斋夜话》

  《华亭船子和尚偈》曰:“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山谷改成长短句曰:“一波才动万波随,蓑笠一钩丝。金鳞正在深处,千尺也须垂。  吞又吐,信还疑,上钩迟。水寒江静,满目青山,载月明归。”

  东坡携妓谒大通禅师,大通愠色,坡作长短句曰:“师唱谁家曲?宗风有阿谁?借君拍板与门捶,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  溪女方偷眼,山僧已皱眉。莫嫌弥勒下生迟,不见老婆三五少年时。”僧仲殊和曰:“解舞《清平曲》,而今说向谁?红炉片雪上钳捶,打就金毛师子也堪疑。  已信身如梦,何须眼似眉?蟠桃已是结花迟,不向风前一笑待何时?”

  余登秋屏阁,浩然有归老之兴,作长短句寄意曰:“城里久偷闲,尘涴云山。此生已是再眠蚕。隔岸有山归去好,万壑千岩。  霜晓更凭栏,减尽晴岚。微云生处是茅庵。试问此行谁作伴?弥勒同龛。”

  东坡与少游饮别维扬,作《虞美人》词曰:“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  竹阴花圃曾同醉。酒未多于泪。谁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世传贺方回作也。

  余与渊材牛渚间见长短句曰:“牛渚天门险,限南北七英豪占。青烟雾敛,与闲人登览。  待月上潮平波滟滟,寒管孤吟新系缆,风满槛,历历数西州更点。”渊材恨不得腔,乃撰其谱,盖贺方回作也。并《冷斋夜话》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诗词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