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南唐中主第六子,九六一年嗣位,史称南唐后主,徐州人。在位十五年。他即位后,尊崇宋朝,贪图享受,以求苟安。宋太祖开宝三年(975),宋军攻破金陵(今南京),他出降,被俘到汴京(今开封),封违命侯。据说他在生日七夕于寓中作乐,又作词有“小楼作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句子,宋太祖便用牵机药把他毒死。他在南唐写的词,反映宫廷的享受生活,风格柔靡。国亡后写的词,反映亡国之痛,题材扩大,意境深远,感情真挚,富有感染力,在唐末五代中具有极高的成就。

第一页

虞美人之一(春花秋叶何时了)
虞美人之二(风回小院庭芜绿)
乌夜啼之一(昨夜风兼雨)
乌夜啼之二(林花谢了春红)
乌夜啼之三(无言独上西楼)
一斛珠(晓妆初过)
子夜歌之一(人生愁恨何能免)

第二页
子夜歌之二(寻春须是先春早)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望江南之一(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望江南之二(多少恨断脸复横颐)
望江梅之一(闲梦远南国正芳春)
望江梅之二(闲梦远南国正清秋)
清平乐(别来春半)
采桑子之一(庭前春逐红英尽)
第三页
采桑子之二(辘轳金井梧桐晚)
喜迁莺(晓月堕)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长相思之一(云一緺)
长相思之二(一重山)
捣练子令之一(深院静)
捣练子令之二(云鬓乱)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第四页
菩萨蛮之一(花明月暗笼轻雾)
菩萨蛮之二(蓬莱院闭天台女)
菩萨蛮之三(铜簧韵脆锵寒竹)
阮郎归(东风吹水日衔山)
浪淘沙之一(往事只堪哀)
浪淘沙之二(帘外雨潺潺)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
谢新恩之一(金窗力困起还庸)
第五页
谢新恩之二(秦楼不见吹箫女)
谢新恩之三(樱花落尽阶前月)
谢新恩之四(庭空客散人归后)
谢新恩之五(樱花落尽春将困)
谢新恩之六(冉冉秋光留不住)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柳枝(风情渐老见春羞)
后庭花破子(玉树后庭前)
第六页
三台令(不寐倦长更)
渔父之一(浪花有意千重雪)
渔父之二(一櫂春风一叶舟)
开元乐(心事数茎白发)
青玉案(梵宫百尺同云护)
南歌子(云鬓裁新绿)
断句(别易会难无可奈)
诸家评论集
第七页 附录
附录一 李后主存目词
附录二 李后主诗存
附录三 李后主文存
附录四 李后主传记之一
附录五 李后主传记之二
附录七 李后主传记之三
附录八 本帖参校、引用书目
 

虞美人之一
(据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春花秋叶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校记
  [调名]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词苑英华本《尊前集》作“虞美人影”。宋泽元校本《草堂诗馀》、《啸馀谱》、《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感旧”。
  [春花]玄览斋本《花间集》作“春月”。
  [秋叶]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作“秋月”。
  [小楼]马令《南唐书》作“小园”。
  [东风]马令《南唐书》作“西风”。
  [回首]马令《南唐书》作“翘首”。
  [依然]《花庵词选》、《草堂诗馀》、《花草粹编》、玄览斋本《花间集》、《诗馀图谱》、《啸馀谱》作“应犹”。
  [只是]《草堂诗馀正集》“是”字下注:“一作‘怪’。”
  [问君]彊村本《尊前集》作“不知”。
  [能有]《草堂诗馀正集》作“却有”。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吕远本、侯文灿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作“都有”。陈钟秀校《草堂诗馀》、玄览斋本《花间集》作“还有”。
  [许多]吕远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作“几多”。
  [恰似]刘继曾笺本《南唐二主词》、彊村本《尊前集》、《啸馀谱》均作“恰是”。《诗馀图谱》作“却似”。

集评
  陆游《避暑漫钞》
  李煜归朝后,郁郁不乐,见于词语。在赐第,七夕命故妓作乐,闻于外。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并坐之,遂被祸。
  陈师道《后山诗话》(《五代诗话》卷一引):
  王斿,平甫之子,尝云:今语例袭陈言,但能转移耳。世称秦词“愁如海”为新奇,不知李国主已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但以“江”为“海”耳。
  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七:
  诗家有以山喻愁者,李颀曰:“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李后主云:“问君都有几多愁,恰惟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也。贺方回云:“试问闲愁知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盖以三者比愁之多也,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意味更长。
  王楙《野客丛书》卷二十:
  《后山诗话》载王平甫子斿谓秦少游“愁如海”之句,出于江南李后主“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之意。仆谓李后主之意,又有所自。乐天诗曰:“欲识愁多少,高于滟澦堆。”刘禹锡诗曰:“蜀江春水拍山流,水流无限似侬愁。”得非祖此乎?则知好处前人皆已道过,后人但翻而用之耳。
  陈郁《藏一话腴》内篇卷上:
  太白曰:“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江南李主曰:“问君还有几多愁,却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略加融括,已觉精采。至寇莱公则谓:“愁情不断如春水。”少游云:“落红万点愁如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矣。
  徐士俊《古今词统》
  只一“又”字,宋元以来抄者无数,终不厌烦。
  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
  “归来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玉楼春》致语也;“问君能有几多愁,却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情语也。后主直是词手。
  董其昌《评注便读草堂诗馀》卷三:
  山谷羡后主此词,荆公云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尤为高妙。
  王士祯《花草蒙拾》
  钟隐入汴后,“春花秋月”诸词与“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一帖,同是千古情种,较长城公煞是可怜。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前篇:
  常语耳,以初见故佳,再学便滥矣。朱颜本是山河,因归宋不敢言耳。若直说山河改,反又浅也。结亦恰到好处。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就词而论,李、刘、秦诸家之以水喻愁,不若后主之“春江”九字,真伤心人语也。

虞美人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校记
  [题]《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词统》、《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春怨”。
  [尊前]《尊前集》、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均作“尊罍”。《古今诗馀醉》作“金罍”。
  [画楼]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画堂”。《词谱》作“画阑”。
  [任]《全唐诗·附词》、《词谱》作“禁”。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下:
  此亦在汴京忆旧乎?……华疏采会,哀音断绝。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八:
  此君“花明月暗”之外,复有“烛明香暗”。
  谭献《历代词选集评》
  二词(指此阙及“春花秋月”一阕)终当以神品目之。……后主之词,足当太白诗篇,高奇无匹。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五代词句多高浑,而次句“柳眼春相续”及《采桑子》之“九曲寒波不溯流”,琢句工练,略似南宋慢体。此词上下段结句,情文悱恻,凄韵欲流,如方干诗之佳句乘风欲去也。

乌夜啼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滴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校记
  [调名]《全唐诗·附词》作“锦堂春”。
  [漏滴]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漏断”。
  [一梦]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梦里”。

集评
  《词谱》卷六:
  《乌夜啼》,唐教坊曲名。《太和正音谱》注南吕宫,又大石调。宋欧阳修词,名《圣无忧》,赵令畦词句《锦堂春》。按郭茂倩《乐府诗集》,有清商曲《乌夜啼》,乃六朝及唐人古今体诗,与此不同。此盖借旧曲名,另翻新声也。

乌夜啼之二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燕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校记
  [调名]《乐府雅词》作“忆真妃”。《花草粹编》将此首归入《相见欢》,在李后主下注“乌夜啼”。
  [无奈]吕远本、萧江声抄本、侯文灿本《南唐二主词》作“常恨”。
  [寒雨]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作“寒重”。
  [晚来风]吴讷《百家词》旧抄本《南唐二主词》作“晓来风”。
  [留人醉]《乐府雅词》、《花草粹编》作“相留醉”。
  [自是]《乐府雅词》作“到了”。

集评
  谭献《谭评〈词辨〉》卷二:
  前半阕濡染大笔。
  王国维《人间词话》
  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可谓颠倒黑白矣。“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

乌夜啼之三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深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校记
  [调名]《词的》、《花草粹编》作“相见欢”。《词谱》在调名下注:“南唐李煜有‘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句,更名‘秋夜月’、又名‘上西楼’,又名‘西楼子’。”《词的》、《草堂诗馀续集》、《古今诗馀醉》调下有题“离怀”,《清绮轩词选》调下有题“秋闺”。
  [别是]《花草粹编》作“别有”。

集评
  黄昇《花庵词选》卷一:
  此词最悽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
  徐士俊《古今词统》卷三:
  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别是”句甚深。
  茅映《词的》卷一
  绝无皇帝气,可人可人。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
  词之妙处,亦别是一般滋味。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后阕仅十八字,而肠回心倒,一片凄异之音,伤心人固别有怀抱。

考异
  此词《花庵词选》列为李后主作。而《花草粹编》引杨湜《古今词话》及《十国春秋》均认为孟昶作。

一斛珠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箇。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
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校记
  [调名]《词的》、《古今诗馀醉》、《古今词统》调下有题“咏佳人口”,
《历代诗馀》调下有题“咏美人口”,《清绮轩词选》调下有题“美人口”。
  [晓]《花草粹编》、《词的》、《诗馀图谱》、玄览斋本《花间集》、《古今词统》作“晚”。
  [沉]《醉翁趣外篇》作“浓”。
  [向人]《醉翁趣外篇》作“见人”。
  [暂]《醉翁趣外篇》作“渐”。
  [涴]《醉翁趣外篇》作“污”。
  [娇]《醉翁趣外篇》作“情”。
  [烂]《醉翁趣外篇》作“乱”。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馀别集》卷二:
  描画精细,似一篇小题绝好文字。……后主、炀帝辈,除却天子不为,使之作文士荡子,前无古,后无今。
  李渔《窥词管见》
  李后主《一斛珠》之结句云:“绣床斜倚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此词亦为人所竞赏。予曰:此倡楼妇倚门腔,梨园献丑态也。嚼红绒以唾郎,与倚市门而大嚼,唾枣核瓜子,以调路人者,其间不能以寸。优人演剧,每作此状,以发笑端,是深知其丑,而故意为之者也。不料填词之家,竟以此事谤美人,而后之读词者又止重情趣,不问妍媸,复相传为韵事,谬乎不谬乎?
  贺裳《皱水轩词筌》
  词家多翻诗意入词,虽名家不免。吾常爱李后主《一斛珠》末句云:“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杨孟载《春绣》绝句云:“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红绒唾碧窗。”此却翻词入诗,弥子瑕竞效颦于南子。
  陈廷焯《闲情集》卷一:
  风流秀曼,失人君之度矣。

考异
  此词误为欧阳修作,见《醉翁琴趣外篇》卷二。

子夜歌之一
(依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校记
  [调名]吕远本《南唐二主词》作“菩萨蛮”。《尊前集》作“子夜”。词苑英华本《尊前集》注:“即《菩萨蛮》。”
  [重]马令《南唐书》作“初”。
  [上]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云:“旧抄本作‘共’。”

集评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
  回首可怜歌舞地。……悠悠者天,此何人哉!
  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
  起句用翻笔,明知难免而我自消魂,愈觉埋愁无地。马令《南唐书》本注云:“后主《子夜歌》调,有凄然故国之思。”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延展阅读
    手工精选
    文章录入:云海逸鸿    责任编辑:云海逸鸿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e景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景苑文化”的作品,版权属于景苑文化,未经授权不得商用。已经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苑文化”。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景苑文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站为个人网站,为个人收藏性质,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具任何商业目的,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处理。※联系方式:yihong930@163.com
     
    返回诗辞歌赋栏目  进入专题